跟着课本游绍兴,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散文 / 作者:梦来轩主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43℃
“跟着课本游绍兴”,怀着崇敬的心情参观了鲁迅故里。但实地参观,却失望多于希望,不快多于喜悦。参观鲁迅祖居,周家祖上竟然出了“翰林”,当年的周家的确是大户人家,但我一想,这真的是周家的祖居么?还是别的什么大户人家的宅园硬生生地送与周家祖上呢?我是外地人,也无法进行考证。鲁迅并未在祖居呆过,老宅子与鲁迅其实没有多大关联,但中国人总是喜欢追本溯源的,何况鲁迅是文化名人呢?

走进鲁迅故居,也还是找不到什么真正令我感动的东西。我发现,好多东西都太假。最感兴趣的是百草园,而最是失望的也是百草园,太过平庸了,无非是一块石头,上书“百草园”,就没什么可吸引的了。鲁迅笔下的百草园是儿童的乐园,充满了勃勃生机,闪发着诱人的魅力。我还能背上那一段:“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菜畦还有,当然是新整出来的,可惜太没生趣,被游人糟蹋得不成样子。石井栏还在,可惜不光滑,绝不是鲁迅笔下的那口井,探头望井里一望,竟然里面还有许多矿泉水瓶子。皂荚树没看见,更休提高大,很普通的桑椹也未看见。鸣蝉声也许有,可惜游人声响太大,无法听到。黄蜂确实没有,叫天子早飞了。物亦不是,人已全非。

“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岭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这些充满着童话色*彩的景物就更休提见上一见了。我真的很失望。也许当年鲁迅在写百草园时写的太美,加上了自己的一些想象,所以今人也就无法再现了。我生气的是,就算是造假,为何不肯多用点心力,使假的看起来也象真的,我作为一个游人也会因此而感动的。

三味书屋,场景还能重现当年的情形。我同许多孩子一样,最感兴趣的就是当年鲁迅手刻的一个“早”字,很遗憾,只可以看到图片。当年鲁迅的座位还在静默在那个角落,我心生怀疑,这真的是鲁迅当年学习的地方么?随处可见的就是兜售商品的,譬如在“三味书屋”扇面上以姓名做诗,这很不错,我看到了不少以姓名题诗的还是所谓的书法家艺术家,至于姓名入诗,当年做七步诗的曹植也会自愧不如,这些艺术家基本上都是信手拈来,一挥而就。

走出三味书屋,弥漫在空中的,还有臭豆腐的气味,闻之虽臭,食之颇香。不知鲁迅泉下是否有知,他是否会感动于现在的一切。总而言之,我没有白来。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凭吊胭脂井
下一篇:行者笔迹
相关专辑:心情风景游记人生美文摘抄乡愁励志修身读书短篇小说微型小说写人写景状物青春美文伤感怀旧美文江南议论文听雨杂文叙事清代情感世界游记精神家园情感美文亲情小品文散文美文日赏哲理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陕北风俗--窑洞门窗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七):大理---
那片夕阳
听说,你曾找过我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冰雪莫掩青山梦
风光旖旎白水仙
东拉西扯话温江
滇 行 散 记
梦里云川
尖山韵
余秋雨,你不是政论高手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二)
乡村夏夜
与游泰山有关的思绪
似是自作多情—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十出九没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只当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幻想
雷湖素描
“畅想”火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