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萦孟良崮

散文 / 作者:梦里如烟客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40℃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部响彻大江南北的电影——《南征北战》,几乎让所有的中国人知道了沂蒙山区那个原名不见经传的,海拔不足六百米的孟良崮,知道了那个狼狈不堪犹如困兽般在临死前曾向其援军歇斯底里地哀求:“看在党国的面子上,就拉兄弟一把吧!”的原国民党号称铁军的新编第74师,且全是美械装备的师长——张灵甫。

近日,偶然在电视上看了一部新拍摄的电视连续剧《日出》,便骤然又勾起了我儿时对孟良崮战役的有关记忆。这记忆犹如深藏于我灵魂深入的甘霖,焦渴的心田早已幻化成一种永久的期待与渴盼,如梦,似烟,似云,如雾,始终萦绕在我的身旁,牵绊着我的灵魂,让我在转辗反侧中最终决定:今生今世,一定要到孟良崮走一走,看一看。

正值08年的盛夏,虽赤日炎炎,烈日当空,但我最终还是冒着酷暑来到了从儿时就一直让我梦绕魂萦,日思夜想的孟良崮。

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就坐落孟良崮山麓下的烈士陵园。纪念馆前有一蹲用红色*花岗岩雕成的陈毅和粟裕的塑像,两位将帅雕像的身后是昂首嘶鸣的战马。从他们那驰骋疆场的威武英姿中,依然能感知到两位将帅当年在指挥千军万马向敌军冲杀时的气度与从容。走进纪念馆,首先映进眼帘的便是那门厅正面由中央三代领导集体核心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为孟良崮战役所题的词以及孟良崮战役的大型沙盘。看过伟人的题词,穿过门厅就是战役厅,支前厅,英烈厅和双拥厅。每到一处,都能在心中默默地感受到当年我人民解放军浴血疆场的场景;感受到沂蒙人民踊跃支前的先进事迹;感受到英烈们那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的永存。

从纪念馆出来,已经差不多中午了。望着面前海拔不过六百米高的孟良崮主峰,我一边从塑料袋里把来时准备的午餐往外拿,一边急急地拾级而上。可就在此时,飞扬的思绪不知怎的却一下子定格在了孟良崮的那个崮字上。我想:当地人为什么要把这些逶迤连绵的山峦一个个叫做崮呢?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也为了好乘车往峰顶去,我便来到一位开电瓶车的姓王的师傅面前,一边笑容可掬地向王师傅打探乘坐电瓶车到峰顶的价钱,一边向他寻问为什么当地人要把山叫做崮。

开电瓶车的王师傅倒也是个爽朗的人,见我满是狐疑地向他提问,就用手一边指着附近所有的山峦给我看,一边用浓浓的乡音笑着告诉我说,这里的山之所以叫崮,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山的特征与其它地方山的特征有着极大的区别,你看,它们根本不像其它地方的山那样或绵延平缓,或高大雄伟,这里的山一般来说差不多全是四周陡峭,山顶平缓,你仔细看看,这里的山是不是具圆和方的特点?也正是这些原因我们当地人才不把这些山叫做山而是统统把它们叫做崮的。

我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从崮下面小餐馆里带上来的,当地有名的小吃——煎饼(烙馍)卷大葱,一边仔细倾听着开电瓶车的王师傅对我讲那些有关崮的来历。当王师傅向我讲完这些时,我已经美美的把两张薄薄的煎饼(烙馍)卷着大葱和着面酱匆匆地送进了自己的胃里。大葱的辛辣让我唏嘘着嘴一边轻揉着噙满泪花的双眼,一边蹬上王师傅的电瓶车,然后就急不可耐地催促王师傅赶快往孟良崮峰顶上去。

通往孟良崮峰顶的盘山公路犹如时隐时现的玉带在蓊郁苍翠的丛林中将整个孟良崮来回缠绕。我坐在王师傅的电瓶车上,处于极度兴奋之中的我一边欣赏着四围的风景,一边聆听王师傅为我讲述着那些有关孟良崮的来历和传说。王师傅告诉我说,其实这个崮原来并不叫孟良崮而是叫鹰狼崮。在北宋的时候,当时有一个随同杨家将南征北战的名将叫孟良,只因他曾在此除暴安良,开仓济民,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所以当孟良走后,为纪念这位英雄,我们当地的老百姓才把鹰狼崮改成了孟良崮的。

顺着蜿蜒的盘山公路,迎着急速扑面的凉爽山风,穿过浓荫的刺槐林和松林,很快便来到了孟良崮峰顶。

孟良崮峰顶是一片约5000平方米且坦荡的开阔地,开阔地中那如茵的碧草连同那葳蕤的丛林犹如我久别的恋人,相逢的惊喜竟让她们毫无羞赧地一下子把我赫然揽于怀中。

陶醉在对孟良崮那种久盼和期待中的我,就那么久久地伫立在纪念碑前,肃然起敬的心境犹如此时山林中的涛声起此彼伏。此时此刻的我是多么像一位去麦加朝圣的基督教信徒啊!望着耸入蓝天的碑碣,怀着一种对仙逝的英灵们的虔诚和敬畏,在极其庄严和神圣中,我最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而伸手去触摸了一下上面镌刻着伟人诗词且用白色*花岗岩做成的碑碣。当我的手刚刚触摸到那碑碣时,一种陽光洒在碑碣上的温暖与花岗岩自身的凉意,竟有如那些长眠于崮下的2800多名解放军战土的灵魂一样,倏然间便从我的掌心流遍了我的全身并深深久居于我的灵魂深处。

触摸着今人为孟良崮这场战役塑下的三把犹如利剑般直插云天的碑碣,祈祷着那些长眠于崮下的在我心中如上帝一样的英灵,默诵着陈毅元帅1947年5月写就的那首: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的诗句,我的眼前竟不由又浮现出当年由陈毅和粟裕指挥的我华东野战军与国民党号称“王牌军”的整编第74师激战的场境。

1947年5月,正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季节,也正是沂蒙地区的村民们准备收获夏季的季节。就在这个季节,我人民解放军根据全国的形势,瞅准战机,毅然决然地在孟良崮方圆不足六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吹响了消灭国民党整编74师3万余人的号角。

回想起当年那轰轰的炮火;那弥漫的硝烟;那震天的喊杀;那惨烈的痛哭;那战马惊恐的嘶叫与悲鸣;那遍地的尸首以及那如小溪般把漫山遍野碧绿的小草都染成红色*的鲜血,在“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与苍凉中,依然能看到我人民解放军为正义,为民主,为全国劳苦大众的解放,留下的那一幅惊天地泣鬼神和志在必得横刀立马疆场的动人画面!

透过浓绿的丛林,凝视着从万壑中冉冉逸出的氤氲的雾岚,倾听着林间蝉的鸣叫,一方面感知着雾岚带着野蒿藜艾的淡淡清香从我脸颊上轻轻拂过的惬意,一方面享受着雾岚在酷暑中给我带来的那种让人无法形容的清爽。

虽说孟良崮没有泰山的雄伟与高大;没有黄山的奇绝与飘逸;没有华山的峻险与空灵,但它一如其它众多横亘在沂蒙原野上普普通通的山峦一样,有着自己的刚毅与坚强;有着自己的虚怀与若谷;有着自己的传奇与悲壮。

孟良崮啊!你多么像一头温良厚道的母牛,而那些紧紧依偎在你身边的山峦不正是你养育出来的温顺可爱的牛犊吗?我想大声地向你扣问:是你和你的子孙们共同用你们那无私的永远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犹如奶水般的山泉滋润和养育着世世代代生活在你身边的沂蒙人民吗?

望着那满山葳蕤的丛林,聆听着山风从林稍上跑过后留下的如海的涛声,我仿佛觉得那苍翠的松柏就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孟良崮战役中死去的2800多名官兵灵魂的化身;那如海的涛声就是我人民解放军在阵前喊杀和向敌军吹响的进军号角的缩影和真实写照。

站在孟良崮的峰顶,遥望着高远且湛蓝湛蓝的天空,无论是谁都会从中感知到那悠然飘浮在空中的朵朵白云,一定是在为我们那些长眠于崮下的英灵们默默祈祷,一定是在为我们的先烈们默默的祝福。

长眠于崮下的英灵啊!你们是世人心中的英雄,你们是世人心中的上帝,就让我用松的枝条,花的红蕊,草的绿叶,在这炎热的酷暑中为你们编织出一顶顶永不枯萎和褪色*的绿色*军冒吧!就让这一顶顶军帽在世人对你们的梦绕魂萦中为你们遮风,为你们避雨吧!

2008年8月27日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江南古民居——长乐
下一篇:栖霞牟氏庄园小记
相关专辑:情感美文叙事游记听雨江南读书人生乡愁亲情伤感哲理情感世界抒情杂文清代写人友情男人女人散文风景游记思乡微型小说青春美文美文日赏励志修身校园精神家园怀旧美文写景状物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第三只眼看永州(下)
那一片山灵水动的秀色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痛到心碎的句子—最爱的人结婚了,伴娘竟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请珍惜给你正能量的
冰雪莫掩青山梦
山歌,自在阳朔化了诗
朝歌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六):西双版纳之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五):天然的氧吧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我不是李清照
寻找满清:沈阳故宫游记
十堰美丽的郊外
关于失恋的文章 你可以傻,但是不可以放
烟雨湘西凤凰城
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赏山去鹰峰
走进钓源
港澳旅记:前奏
天堂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