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江湖楼阁

散文 / 作者:扬子和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46℃
武汉是我经常路过的城市,以前从来没有认真读过。今年似乎有特别的兴趣,和同学一起,整行装,奔武汉,玩了一周。回来仔细琢磨,居然是江·湖·楼·阁·样样具全。

滨江长廊

万里长江,奔腾向东,中游与最大支流汉江相汇于武汉。武汉得水独优,令世人称羡。但祸福相依,水患的威胁也时常困扰着武汉。在年复一年的防汛抢险战斗中,江滩也就成了战场。那昔日荒芜遍野,杂乱无章的武汉江滩,如今变成了集城市防洪,景观,旅游,休闲,健身为一体,以绿色*为基调,亲水为主题,地域文化为底蕴,人与自然和谐,城市与江河相融的风景长廊,成为镶嵌在长江中游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这颗明珠位于长江中下游,武汉段的北岸,上起武汉客运港,下至丹水池,全长七公里。它与沿江大道景观相邻,与龙王庙景点相连,与江汉路步行街相接,与黄鹤楼相望,与百舸争流相映。与上海外滩相比,汉口江滩要雄浑开阔许多。

四月的江滩,芳草萋萋,花红柳绿,乐园景台,游人如织。漫天的风筝在陽光下飞舞,吹着徐徐的江风,看着浩瀚的烟波,那份美丽的心情如花儿般渐渐绽放。风景因人的创造而变得神奇,人因风景的陶冶而变得滋润。我的同学是文革知青招工来武汉的,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十余年,俨然是典型的武汉人了,他们亲身经历着武汉的变化,也是感慨万千呀!

湖光山色*

一泓湖水对于一座城市的意义是难以言喻的。比如西湖对于杭州,可以说杭州正是凭借西湖的名声而飞扬起来的。武汉的东湖当然没有西湖那么美丽,那么有故事。但是,在这喧闹的城市里卧着这一环清清的湖水,实在是这个城市的福分。

东湖位于武昌区的东郊,是一个敞水湖,它濒临长江,经青山港与长江相连,在江湖之间有一道河泥淤积的自然堤。堤内靠湖这一面,原是一片淤积凹地,每当长江汛期,水位高于地面时,凹地积水无法外汇,于是湖面逐年扩大,以至形成现在的东湖。它原来是受长江水位涨落的天然湖,由于青山岗武丰闸建成,就变成由人工控制的内陆湖了。其湖面约33公里,是杭州西湖的5倍多,而且湖岸曲折。南面层峦叠翠,山拥水抱,东西两边丘陵起伏,绵沿数里。我们去了寓言园,这是以中国古代语言故事为题材的雕塑园,不是很精致,行吟阁还可以,雄健俏丽,颇富民族风韵,阁前立屈原全身塑像,高有3.6米,造型端庄凝重,屈原翘首问天,款款欲步。是啊,三户亡秦称大国,离骚一曲恨悠悠…….

磨山新景区是很重要的景点,磨山在东湖的东岸,三面环水,六峰相连,山水相依,素有“十里长糊,八里磨山”之称。山北有以楚文化为内涵的游览区,山南有以湖水地区植物为主的十三个植物园,西部山头有朱德为东湖题词的朱碑亭。朱德是我们十分敬仰的领袖,我无数次的读过他写的《回忆我的母亲》这篇文章,朴实智慧的总司令是我们精神的高地!在此我情不自禁写下了这样四句:东湖偕手共悠悠,笑语当年赴国仇,仰读朱碑瞰碧水,应称无愧奠风流。

转身再看湖光山色*,鸟语花香,这真是宇宙的精灵,是大自然赋予人们美妙的文章和乐章!

江南一楼

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是武昌城的同龄人。三国时,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筑城为守,建楼以了望,到现在已经有1700多年了。当年孙权建楼,虽然是由于军事需要而不是“以壮景观”,但王象之《舆地记胜》一书中说:“黄鹤楼自南朝以著”可见,黄鹤楼早已成为风景名胜了。

世界上并没有黄鹤这种东西,为什么起名黄鹤楼呢?有人说是由于仙人王子安曾乘黄鹤来过这里的缘故;也有人说是由于仙人费袆曾架黄鹤在这里休息的缘故。这类传说,总不过因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而来的,无需考证了。

黄鹤楼既然历史悠久,经历的灾难自然也多。许多年来,建了毁,毁了建,不知多少次了。最后一次是光绪十年,也就是1884年被火烧毁了。一百年来,“黄鹤一去不复返”只留下荒烟蔓草,使人凭吊。上世纪五十年代“一桥飞架南北”黄鹤楼故址,正值大桥通过,便化入人间长虹,不再可寻了。我曾伫立桥头回顾,只见烟雨苍苍,江雾茫茫,不禁有点惆怅。

“三楚风云传盛事,千古江山独此楼”新建的黄鹤楼,地址移到了蛇山西坡的高观山。地势更高了,楼也显得更雄伟了。从江岚朦朦之中远远望去,几乎让人凝是海上的仙境楼阁,走近一看,金壁辉煌,炫人眼目。楼形是四边套八边形,谓之“四面八方”,高有五层,翘檐重叠,黄瓦明天,使人感到一种方正错杂而又飘逸潇洒之美。绕楼一看。四面如一,抬头瞻仰,“黄鹤楼”三个大字,雄浑遒劲,气势磅礴。

一进大厅,好高大,好开阔,令人心胸为之一爽,迎面壁上,磁镶彩画,上面画的是白云黄鹤,发人幽思。画前的高高朱柱上,悬挂着张之洞长长的旧对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尽古今愁。”这对联很有气魄,把古往今来,联画柱楼有机的融为一体。在三楼的整个墙壁上也满是磁面彩画,但不再是景物而是历代诗人群像。第一幅绘有陆游,范成大,岳飞,第二幅上绘有宋之问,顾况,贾岛,孟浩然,李白,崔灏,王维,第三幅上绘有刘禹锡,白居易,杜牧,原来这些诗人都曾咏过黄鹤楼。各人身边还缀有他们的诗句,看这些诗人各具神思的脸上还似乎洋溢着他们诗中的感情。难得呀!黄鹤楼有五层,壁画琳琅,楹联满柱。一片文风艺气,洋溢充沸。每层楼厅之外,都有回廊,可纵览武汉景物。回廊外错杂的翘檐下面,系着风铃,铮纵之声兀成天籁,天阔云低,铃声悠悠,真不知此身已在何处了……..

古人说:“黄鹤之胜,在于其制。”也就是说,黄鹤楼的形制出奇壮观。我看到历代的黄鹤楼的模型,图片,觉得哪座也比不上今天的雄伟,更不必说楼中文物。楼外有铸铜黄鹤造型,胜像宝塔,牌坊,轩廓,亭阁等一批辅助建筑,将主楼烘托得更加壮丽。黄鹤楼所在的高观山,现在已整个辟为公园,更不是任何一座黄鹤楼可以媲美的了。江山佳境,今独揽胜。黄鹤楼虽然古老,我想思古还真不如赏今呀!

晴川之阁

从黄鹤楼过长江大桥,龟山东端禹功矶上有晴川阁。提到晴川阁,人们都会联想到唐代诗人崔灏的名句“晴川历历汉陽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崔灏诗中的晴川不是指晴川阁,而晴川阁绝对是因为崔灏的诗才有的。始建晴川阁是明代嘉靖年间汉陽太守范子箴,这已是崔灏题诗千年之后的事了。

晴川阁从明代始建之后,屡毁屡建。现在的晴川阁是在原址按同治三年即1864年重建,光绪年间修复的。基本保持原来的飞甍层轩,依山临江,红柱绿栋,混茫空阔的雄姿,倒是阁的背后,矗立起一座别具一景的武汉电视塔,阁的右边建起的几十层高的晴川饭店,在历史的脚印之间,烙上了时代的印痕。

登上晴川阁那朱檐碧廓的搂头,从回廊上依栏眺望,大江如带,莽莽苍苍,重楼交错,佳气葱茏。此山,此水,哺育了多少中华儿女,酣写了多少光辉史页!孙权挥雄兵灭黄祖,不就在这里吗?王浚烧铁锁破江夏,不也在这里么?武昌首义的英雄,江岸罢工的烈士…大江东去,何曾稍息?过回廊,进阁厅,厅中有辛亥革命军的史迹图片,这些不也是在晴川阁下龙腾虎跃的英雄豪杰么!

晴川阁不像隔江对峙的黄鹤楼那样层楼重叠,高耸云天,它是两层高的歇山顶楼。站在电视塔的旋转厅上俯视,晴川阁只是掩映在万绿丛中的一点红,点缀着山川。它不和黄鹤楼争巍峨,却自有它恢廓宏大的风范。当我们从晴川阁和黄鹤楼二者不同的风格气度去欣赏时,千万别忘了它们互补共济的对衬美。

武汉有幸。青山秀水,孕育了武汉丰厚的历史文化;政策机遇,开创了武汉崭新的发展空间。祝福,武汉!

2008年7月宜昌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闲游大城山散记
下一篇:东拉西扯话温江
相关专辑:怀旧美文男人女人散文校园议论文美文摘抄写人伤感思乡听雨短篇小说风景游记美文日赏叙事人生心情精神家园抒情小品文清代游记情感美文江南友情微型小说杂文青春美文乡愁哲理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陕北风俗--窑洞门窗
江南古民居——长乐
闲游大城山散记
曾经以为天长地久,其实只是萍水相逢—如
关于失恋的文章 认真看 别说话 想一想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释放自己,释放失恋
浪漫天崖
初秋心情
穿越映秀的死亡之路
归思谁识
冰雪莫掩青山梦
风景这边,独好
明月山揽胜
西湖美景
失恋后的痛苦文章 哲理笑话
心态收获命运 治愈失恋的文章
失恋的朋友看看—痛到心碎的句子
青春,留在日记本里
华 南 行 散 记
嘉荫堂,传承的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