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依稀入梦遥

散文 / 作者:金石为开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7℃
“扇子崖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爬上崖顶的同事从山上下来,向我这样发感慨。这句话却引起我诸多联想,对我而言,这“一样”里有多少东西值得回味呢?有物是人非,“桃花依旧笑东风”的怅惘?也有黛玉怜春,流年似水,人去楼空的感叹。恰如这山涧里兀自喧哗的溪流,无日无夜,终年奔流,至于流向何方,到那里汇集,或许在半路就消失了,都难以诉说清楚。

8月29日上午,我们单位组织攀登扇子崖,这是我20年来第二次登扇子崖了。脚下依旧是20年前走过的青石板路,思绪却不由自主,时时飞回到20年前。

那是1987年晚秋的一个星期天,我们6位同学登上了泰山西麓陡峻高耸的扇子崖。那天清晨,我们趁着薄雾,简装徒步10余里地来到天外村。一过大众桥,遥望泰山一带白云缠绕在半腰,山尖云雾缭绕,飘飘渺渺。西边的扇子崖羞涩地裹着层淡淡的白纱,如童话中的仙境一般。此后20多年来,这朦胧的山幕时常在梦中出现,还有那些歌声穿越了时空,依稀在遥远的崖顶回荡。

那天,我们趟过泰山西溪,向西爬上陡坡,绕来转去,悄悄躲过检票口,开始了愉快的扇子崖之游。时值秋末,天,蓝的清澈透底。陽光,懒散地撒满山坡。白云,忽聚忽散,在辽阔的天庭追逐游戏。山上多是高大的橡树,橡树果子满坡随处可见,褐色*的叶子稀稀落落挂在枝头,突兀的枝桠高耸,几乎触摸得到半空浮荡的白云。野草枯黄,更显得松柏苍翠、挺直。耐寒的小花抓住暖秋的尾巴,绽放着最后的笑颜。由于我们没有按照常规路线上山,找不到路径,异常坎坷,只能沿着大体方向,在山坡上、丛林里艰难地攀爬。最前面带路的同学即要试探着脚下厚厚的枯草、落叶下,是否有陷坑,还要扒开周围的灌木,在漫无边际的树林里把握方向。攀上一块块巨大的山石,绕过一道道高耸的山岩。不久,细密的汗珠就在我们脸颊上闪起亮彩。风已不似清晨那么清凉,有力道,暖暖地抚摸着周身。累了,我们坐靠着高高的橡树休息,喘着粗气,脱下毛衣,抬头搜寻最佳路线。就在这时,一枝红叶从周围的褐色*与墨绿之间凸现出来,我不顾脚下顽石陡崖,磕磕绊绊,靠近了她。她是崖边一棵小橡树上唯一留存的叶片,那么矫情地在秋风中摇曳。她的出现,让我们精神振奋,我小心翼翼地把她请下橡树,旗帜一样高擎在手里,“上啊,坚持就是胜利!”那瞬间的形象,恰如战争中攻克敌人的碉堡,拿下对面的山头,吹起冲锋号时,振臂一挥的将军在高呼:“为了革命胜利,冲啊!”

“啊——呜——啊——”突然,山对面传来喊声,声音穿过峡谷,在山林上空飘荡。我们相识一笑,也不示弱,扯开喉咙唱起了山歌。歌声未歇,对面马上回敬过来。就这么一来一往,寂静的山林里热闹起来,脚下坎坷的山坡也变得顺畅起来。不到中午,我们就爬到了崖顶。浮云就在脚下,一道绝壁出现在眼前,左侧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汤同学惊吓得脸色*蜡黄,趴在陡壁上,寸步不敢前移。我手脚并用爬过陡壁,伸手慢慢牵着她往前挪动,惊险总算过去,我们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岩石上,面北休息。山上的薄雾慢慢散尽,松柏清楚的身影历历在目。对面的山崖下突然攀上来几个青年学生,我们恍然大悟,他们就是与我们隔山对歌的对手,此时面面相视,竟都装着浑然不晓的样子,急匆匆擦身而过,刚转过山崖,身后立刻响起哗然大笑,我们会意,也哄然而笑,笑声飞过山谷,一直传到远山久久回荡着。我们顺扇子崖北面的青桐涧下山。涧北高峰陡峭如屏障,粗壮的古藤攀援盘绕着陡峭的山岩,古松老干虬枝苍然直面青天,彰显着大自然所蕴含的无穷力量。

那次扇子崖之游的收获是意想不到的。20年里,无论春夏与秋冬,无论崇山峻岭,还是山峦土丘,我的足迹所到之处都没留下过那么深刻的记忆。我曾多次登上玉皇顶,感受过天街的风霜雨露;爬上过崂山,领略了青岛的碧海蓝天;游览了云台山,品味过幽静秀美的修武山水……而唯独那次扇子崖之游成为记忆里的永存,虽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却如飘向天际云层的一只风筝,尽管远远脱离了人们的视野,却一直被地面的线儿牵着,随时浮现。至于那一路上的景点、历史遗迹、优美的故事传说,都已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淡忘模糊了,而那些鲜活、灵动、激励我勇往直前的画面,却如那一直在我的床头招摇的鲜艳的红叶,虽在寒风四起的时候,渐渐飘零,却在记忆深处屡屡闪现,一次次催促我早日旧地重游,去重温梦境。

今天我终于又来攀登扇子崖了。背包里是单位集体承办的游览证,无需买票,更不会像20年前那样为了逃票,在山坡上东旋西转,四处碰壁。我们依旧要走过大众桥,踩着那同一条青石板路,沿着泰山西溪徒步而上。一路上但见溪水清澈见底,龙潭水库水深凝碧,宛如翡翠。满目青山叠翠,林深茂密。我和同事们说说笑笑,拾级而上,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身心得到彻底释放,神清气爽,心情舒畅。然而不到1个小时,我们几个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一个个腿笨脚沉,拔不动步子,喘息也粗重起来,只得坐在石阶上,感叹人到中年,岁月无情。抬头看前面,长寿桥位于黑龙潭北东百丈崖上,如一弯长虹横跨山溪。桥下一条瀑流如千尺白练飞入黑龙潭,正是“龙跃九霄云腾致雨,潭深千尺水不扬波”。从长寿桥向西行,还要爬过1500多级盘路,蜿蜒曲折经过约6•5里地才能到达扇子崖。揉揉酸胀的腿,心里打消了继续前行的念头,我们略施休息,登上长寿桥东的石阶,来到桥北的溪水里静坐了半天。

溪水清凉、清澈,哗哗欢唱着,旋起洁白的水花,戏耍着探进水里的岩石,无忧无虑地奔跑着。河底,沙石静卧,碧绿的水草在透明的细波里跳着柔曼的华尔兹。河两岸青山巍巍绵亘南北,绿树森森松涛生风。遗憾吗?仅仅时隔20年,却有天壤之别。还没有开始真正的攀登,在山脚下就偃旗息鼓,缴械投降了。曾经在梦境里反复出现的云雾、红叶,还有那飘荡的歌声,都失去了验证的机会。而登上崖顶的人们却失望地抱怨:扇子崖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哪有人知道我无奈的心绪。

夜来梦境里,我竟然又登上了扇子崖,一枝红叶在眼前摇晃,周围云雾茫茫,唯有歌声缥缈……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华山行
下一篇:归思谁识
相关专辑:短篇小说议论文抒情励志修身杂文青春美文乡愁心情伤感古风文章游记听雨校园精神家园写景状物写人人生微型小说哲理情感世界叙事散文亲情风景游记男人女人友情江南美文日赏怀旧美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灵山大佛
凤凰的心思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寻找满清:沈阳故宫游记
水泉溪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别让我们带着伤口
一种云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一)
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千年故事一袖舞
烟雨湘西凤凰城
凉水冲水库感怀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朝歌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初夏的白鹭林
久闻阳羡溪山好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长发的尴尬和梯田的辉煌
透过枫林看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