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思谁识

散文 / 作者:水乡客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7℃
听很多人说到旅行,都喜欢到陌生的地方去,看陌生的光景,因为美好的风景总会让人陶醉,更不必去在意会在那里留下怎样的足迹,而我却独喜欢到那些熟悉的地方去,总觉得人还是要活得有情调一些的,在没有记忆的地方停留,纵然会被它的新鲜所吸引,也只会是空白的感动,闭上眼,想像在这样一个地方行走,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处景,都能在脑海中寻找到一个耽搁了很久的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着另一个自已,在某个时间,跟某些人,演绎着一些或悲或喜的风月,无关风景美丽不美丽,心海里都会漫上一股莫名的感动。

假日里突然想到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余家村了,那个我曾一度在心底唤做故乡的地方,每每想起,心里总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激动,童年时父母背井离乡奋斗在外,我便在这个偏僻的村落里长大,跟着年迈的外公外婆,还有一群无忧无虑的伙伴们,记忆中那时的天总是那么蓝,草总是那么青,我们也总是那么天真,后来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我们带着悲恸离去,便很少再到那个地方去了,纵然是去了,也只是串串门,歇下脚便会急着离开,前日里和姐姐偶然谈到一些小时候的事,突然很想去看看那里的风景,想把那些个泥土的院落村庄通通的走上一遍,如果可以,再在老屋院子里的青石板上看上一夜的星星。

于是便一个人背着背包徒步出游,看着沿途的蓝天山水,在山角上攀爬着前往,几个回程便见到了记忆中的老屋,记忆可以朦胧,但老屋却总是清晰的,在山角上看着老屋的泥墙赤瓦,竟至于有一点的近乡情怯,老屋承载了太多的风雨,比以前更发的老了,许多地方都已有了坍塌的痕迹,舅舅家也早已迁到新居,老屋便这样的被耽置起来了。

推开破旧的木门,院落里繁茂的荒草让我想到鲁迅先生的百草园,很心疼的拔开一些,却终至于停止,拔尽丛生的杂草,也拔不完老屋的荒凉。老屋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但它的每一个角落都能让我清晰的记起在这里生活过的每一个片段,夏夜里,外公外婆就是坐在院子里的天井旁,手拿着蒲扇,给我们讲灏翰星海里那些遥远的故事,他们瘦俏的膝盖上,都有我躺过的余温;院子中间的那块大青石上,外婆总是坐在那里用梳子理她日渐苍白脱落的长发,外公常常在一旁心疼的看着,那是多么深沉的伉俪情深,而那时我们私下窃笑外婆头发的凋零,又是怎样不解风月无情的悲哀;我还记得为了给我们做好吃的洋芋饭,外公是怎样的把手指磨出血花;为了让怕热的我们睡的安稳,外婆是怎样疲惫的为我们彻夜摇扇;我更记得外公逝去时我不懂事的没有哭葬的遗憾,外婆去世时我不顾一切的撞着坟土的悲伤;外婆去世前的痛苦呻吟,外公临终前的哽咽嘱托……每一个角落里都埋葬着多少或悲或喜的回忆,每一段回忆里又有多少个让我痛哭此生的理由!

想到这里,泪水早已湿尽了脸庞,突又想到路途中一遍遍念着的“但为山水,不言归思”的言语,艰难的将自已拉回现实,迈出老屋,看记忆中朦胧错落着的风景,枯滕,老树,小桥,古屋……那么多的许久都未曾注目过的景致,以为自已想不起来的却都一如潮水般的涌入思绪,只觉得时间越远,那重峦迭障的记忆帷幔越是清晰,似那遮不住的遥思绵绵。在草地上默默徘徊,眺望远方渺渺的山峦,看群山姿情卖弄它的神秘诡谲,想到昔日便是一起在这山上收集柴火,采可口的蘑菇,心里倏忽涌上一阵的失落,草也常绿,水亦常清,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在这个荒烟渺渺的小村带走什么,青山还是默默,流水仍旧悠悠,飞鸟也还是翱翔自在着来去,似乎一却都未曾变化,荒村亦仍旧烟雨,我于烟雨离去,又为烟雨归来,可归来后却是满眼寂寞茫茫,仿若过往的一切,都成虚无。

老屋的对面是一座遍满青松绿竹的高山,山角傍着一条弯廷曲折的小溪,小溪的尽头是一脉荒草乱石的碎支,不知在何处又将汇流,又会流向哪里。记忆中我曾结伴去探寻小溪的源头,却终止步于一片崇山峻岭,也许源头就是那千古不枯的荒山流云,弥漫,渗透,而成泉流,今天我饮的这捧泉水,也许便是由唐朝某个黄昏的那片流云中渗落而来,而那个黄昏,李白正在江边高歌长醉,那白衣似雪的一波清影在水中飘逸成诗,又或许是在某个春天,柳永醉醒后滴落的一滴残酒,不然这江边怎么有这么多杨柳,这泉水又怎么如此令人心醉!

风起旷野,和着流水撞击山石发出的脆响,将我水中的倒影震成一波零碎,那一刻,我仿佛看到自已化身成水,宛如梁祝化蝶一般,轻盈地,轻盈地,托着落花,托着那片山,那片云,拖着那个归来的梦,拖着老屋一不经意投下的清影……

夜暮轻垂,村落零星的灯火亮起,浣衣的少女,劳作的村夫都成群的走向各自的居所,这个原本就很萧条的村庄静的让人心惊,独留我一人孤立江边,绵延的江水缠绕着在我眼底流过,故人,山水,昏鸦,落日……,都没有因我的到来而稍做停留,哪怕是打马而过的一BIE都不曾留下,山仍脉脉,水仍悠悠,故方依然是故乡,远方也仍旧是远方,只是本该是归人的我却已成了过客,不由轻问,渺渺山野,我的归宿又在哪里?回答我的,只有一片潺潺的流水之声,伴着深山空灵的绝晌,消逝在茫然……

转身,向那个熟悉的老屋走去,走在寂寞悠长的小道之上,走在遍地苍夷的古巷之中,心绪突然悸动不已,记得我曾撑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走遍这村落,稀稀落落的泥土屋,青石巷,它的沉浑清韵宛如一页画下的烟波江南,古老而青幽,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可是雨苍中那个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么?只可惜诗中有人,境中却无雨,七月的流萤飞火,终究承载不了我易碎的丝雨轻梦。

走完一段芳草凄迷的羊肠小径,我便再次看到了记忆中烟柳繁华的山中茶亭,风雨或骄陽之下,我常在柳林下的茶亭中休憩,记得亭主是个好客的老儒,而今那烟柳繁华的小亭却是满目苍凉,记忆中白发苍苍的亭主也不知去了哪里,白发苍苍的亭主虽然形迹已渺,但他龟裂了的笑貌容颜和如水的故事,却依旧流淌在我未曾褪色*的思念里。

回到老屋,忙活了一天的邻舍们早已睡去,老人们偶尔和风传来的虚弱鼾声传递生命日逝衰老的节韵,在小院中的青石板上缓缓躺下,看萤火虫儿闪动着光芒在月色*中舞动朦胧,听夜虫儿此起彼伏的低鸣如溪流般交汇成诗,只是随之流淌的,还有我渐渐逝去的流年以及我无人能解的归思。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山水依稀入梦遥
下一篇:梦里云川
相关专辑:写人微型小说心情读书哲理风景游记青春美文江南短篇小说男人女人情感美文古风文章杂文励志修身美文摘抄小品文怀旧美文听雨情感世界散文精神家园思乡美文日赏议论文写景状物友情校园游记抒情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武汉三日:第三日——武昌
动感之都──香港
初秋心情
神仙门户开翠微
跟着课本游绍兴,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凉水冲水库感怀
水乡行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一生痛错放你的手
归思谁识
一种云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三):天下第一奇
苇荡青青,湖水悠悠
北京,我的爱
千年故事一袖舞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丘处机的太虚宫
不能沉受的爱—关于失恋的文章
西湖美景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冬天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