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莫掩青山梦

散文 / 作者:蛮山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6℃
桌上有笔,砚池如有墨,会画的或想来一番笔墨酣畅;我不会画,冥想时神思乱蹿,却会蹿到武陵源的山水间。人依山水还是山水依人,搞不清;人将山水当作依托,当成承载,却是最近才有的感受。“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虽是古训,但折射出乐水乐山的人对于“智”和“仁”的道德境界追求,有时朦胧,有时清晰,山山水水指引我们“望峰息心”或“窥谷忘返”。

今年春节假期长,收拾行李,去武陵源。

火车经过常德,天已亮,车窗外细雪纷扬。屋脊披着雪,菜畦播着雪,山坡积着雪,沿途的风景只是这般,不禁想起武陵源的雪景会如何?早十多年我去过两次,一次是春天,一次是秋季。那春景,那秋景,让人入梦,似乎也让山入梦。

春上,山在酣眠中,偶有罡风穿过,山以林涛与之呼应,细听,有节律,是山的鼾声。山坐着入睡,几座山聚在一起,栽瞌睡时头一偏,峰与峰相碰,不醒,依旧睡。梦中的山是肃穆的,当群山沉睡,会容忍飞鸟栖宿峰颠,鸟群放肆,又吃又拉,粪便中遗下松籽的硬壳,春上种子从硬壳中挤出,长成峰颠上青翠的华盖,山醒来,当是返老还童,欣喜新发如黛。溪涧中的蝌蚪也做梦,有的梦中为鱼,有鳍有尾,身子一扭,肚皮变红,成了娃娃鱼,藏身在宝峰湖和黄龙洞。也有的仍是跳不出物品的种类,梦中尾巴不要了,长成巨蛙,大过石蛤,大过牛蛙,可鼓气,身体鼓得像车轮,十里画廊的荒滩上和金鞭溪的溪涧中石如蛙蹲,或是蝌蚪梦中变得。

秋天,武陵源梦境来得纤巧。山坡有银杏,斜晖洒在银杏上,杏黄的叶片翩啊翩,像蝴蝶。不知是银杏叶做梦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化作银杏叶。

只是没见过武陵源的冬天。

我们在张家界下火车,下午来到索溪峪。天空仍飘雪末,雪絮贴在山崖上,灰灰暗暗,像擦不干净的黑板。晚饭后逛街,冷风雪霰往领口里钻。两边的店铺有成箱的水果卖,从外地运来的,当地能充当水果出售的只有红皮的水萝卜。有的店铺当街制作姜糖,像兰州人制作拉面,拉出很长的丝,亮晶晶,如蜘蛛网。凝固后的姜糖切成棋子大一颗颗,姜黄|色*。又见到卖雪枣,雪枣以芋头粉为原料,油炸过,裹上一层糖粉,形状如土豆。当即买下两斤。回宾馆大家分吃,一口咬去很酥松,但没嚼劲。我吃东西喜欢有嚼劲的,如兰州拉面,总要有点质感好。

第二天一早,导游不无歉意地说:五十年不遇的大雪压断了电缆线,黄龙洞去不了,黄石寨也去不了,只能带你们上袁家界、十里画廊和金鞭溪。五十年不遇的大雪让同伴获得满足感:人不逢时我逢时。袁家界就袁家界吧,我们踏雪上路。

车轮栓着铁链,辗过积雪路面,融雪橙黄,汇成泥流,在路面流淌。车顺着盘旋山路前进,车窗外看群峰灰白,像画师在宣纸上起草的几处墨痕。看近处,树枝裹上冰壳,风吹过,树舞动,抖下雪抖下冰。到达袁家界,迎面石壁危崖,仰着脑袋才能看到石壁的顶点。自然景观中激发我们情绪的是高|潮和高峰,潮水之高不过数丈,只此一处高峰,就有数百丈。导游说,上峰顶要乘电梯,电梯可升高至326米处,是亚洲之最。我们就乘电梯,来到峰顶,去看"天下第一桥"。出电梯口见绵白世界,苍枝翠干全被压弯了腰,一路上,听到头顶的树枝被压折的嘎崩声,断枝横在路上,等人清扫。远望处,披雪的山林如雪浪,但海面上,浪是起伏的,有韵律,有波动线;这里山林承载的"雪浪",只是略作姿态的定格,少了腾挪之势、起舞之姿,只像日本画师东山魁夷描在屏风上的静物。

见到的“天下第一桥”其实是两座山峰倾斜相接,有触点,稍加修葺就成“桥”。我们站在"桥"对面的山坳,见桥下云雾升腾,如一盆米汤,也浓,也酽,照不出桥影。平时见到的石桥有桥拱,水上水中,拱、影合成一圆,桥有石质的稳定,影有摇晃的流光,趣味盎然,这里却没有。走上桥,如走坦途,绝没有登天都、上华山之险。再下山看五十年难遇的冰雪世界,就不觉得奇、险、峭、绝了。

下午游十里画廊,顺着河沟走,看顶雪的山峰如撑起的帐篷,或出航的风帆,总觉单调。也有的峰峦圆凸,好看些,像雪枣。又有的山峰显出点轮廓,却如姜糖。导游在介绍:这是“采药老人”,这是“关公读书”,这是“情人相会”,我们就从帐篷、风帆,雪枣、姜糖上去辨认,去感受。不过,觉得与平日里看到过的峭拔挺峻山峰相去甚远。

为什么一定要看五十年不遇的雪景?

不觉又想起春秋两个季节间的武陵源。

春天,地气回暖,漫山葛叶蕨苗,乌紫的藤萝牵须走蔓,山间热闹了,兽走鸟唱。晴空只在须臾,乌云骤然而至,天的老脸变得狰狞,猛然发出一道闪电,劈向陡峭的山崖,山不语,只用袒露的身体承受闪电的欺凌。不止一处,处处有闪电雷霆的肆虐,无数道闪电如着火的鞭子,抽打众多赤膊汉子的身体。雷的吼声如最粗鲁的詈骂,一连串的恐吓、威胁、奸笑,抛向群山。仿佛一艘硕大无比的奴隶船,群峰如甲板上被捆缚的奴隶,奴隶的反抗先是沉默和不屈。云青岩、黄石寨等处山峰就是这样。山林间的动物则不然,哗然骇然,会蹦的,蹦到峰顶,能蹿的,蹿到山腰。投影于峰,有了峰的灵气;赋形于山,有了山的生机:但看索溪峪的山脊,如庙堂瓦甍上盘踞的走兽。

山雨来得泼辣,劈头盖脑,狂号猛哭。溪水暴涨,侵崖突岸,雨水浸泡过的石岩岩脚松动,让急涨的山水几摇几撼,方桌大的石头从岩身剥落,滚落山溪后磕磕绊绊,溪水能将巨石推出老远。隔年的老叶枯枝,在溪水中纠缠如鸟窝,攒集如刺猬,漂漂荡荡。更有山顶、山坡的被砍去柯枝的木材,顺着山溪,如飙如箭,来势汹汹,嫌前方的巨石碍路,咚地撞在石头上,巨石又滚远几尺。见到这些,如对一场鏖战作壁上观,那是擂木滚石的攻坚,那是神鬼奇兵的陷阵。

武陵源,土家族人世代在此蕃息蕃长。传说中有科斗毛人兄弟,都是些身高体壮,蛮悍勇毅的汉子,他们抡刀持矛,弯弓搭箭,个个是好猎手。之后有覃厚王和向王天子,是些宁输人头,不输志气的壮士,一声吆喝就能集合部落,反抗暴政。他们牺牲后坚躯不倒,也许化作了青峰。

秋天的那个早上,我走在山路上,薄雾如纱,眼前如见硝烟。尖峭的峰,削立的山,映着初陽,山棱发亮,如冷兵器陈列,刀槍剑戟闪寒光。树杪高挑着绛赭红黄,如片片飘舞的旗帜。举目四望,疑是闯入军帐:山如汉子:藤萝披拂的,是须髯飘飘的宿将;腆露山体的,是虎背熊腰的军汉;石峰上草木不长的,如酋长跟前赤裸的侍卫。岭有棱坎,如人有皱纹,山有石褶,如人有胡须。绛赭的断壁、青色*的悬崖,如金质的、镔铁的铠甲。数峰罗列,俨然军事会议,最高的那座山如统帅升堂坐帐。山活了,活得壮观。地球上,论起纵向的伟壮,什么也比不上山,撼树尚不易,撼山难上难,山有厚重的质感。论刚直,也没有什么比得过山,林则徐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他承认了山的刚性*。以后,我去过“神兵聚会”、“杨家将天波府”等景点,更感受武陵诸山的雄风。

回到眼前,却只是白雪包裹的群山,雪枣?姜糖?山的本色*,山的质感,全被捆扎被覆盖,哪处去找山的本色*,哪处去找山的灵动?凝固的僵持的山已失去元气。真要领略冰雪,远可去极地,近可去哈尔滨,何必来此武陵陵源?"捆扎"或是前卫艺术的一种形式,但山是不能捆扎的。不可想象穿着羽绒服表演艺术体操,也不可想象穿着潜水服作高台跳水。

我思念武陵源本质的山,本色*的山。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一个人的旅程
下一篇:中秋之夜,异乡望月
相关专辑:短篇小说小品文伤感思乡精神家园散文清代杂文怀旧美文江南情感世界情感美文微型小说风景游记校园人生游记乡愁听雨心情美文日赏友情叙事抒情青春美文读书男人女人哲理古风文章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请珍惜给你正能量的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释放自己,释放失恋
千年故事一袖舞
嵩山少林
风光旖旎白水仙
登泰山而小天下
柔情似水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有种思念不是爱情
初夏的白鹭林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
说很久以前 写很久以后 失恋的句子
闲游大城山散记
治愈失恋的文章 慢慢的失恋
烟雨湘西凤凰城
曾经以为天长地久,其实只是萍水相逢—如
青春,留在日记本里
灵山大佛
秀美东湖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史上最经典的失恋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