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散文 / 作者:寒江醉舟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48℃
朋友告诉我:武汉很大,集武昌、汉口、汉陽三大重镇于一身;武汉有很好的去处,黄鹤楼,东湖,归元寺,还有汉正街;武汉的天气很糟糕,热而且潮,是中国的大“火炉”。

不管怎样,这一回我都要去感同身受了。

2008年的9月6日晚5时,我们一家登上了温州至武昌的1586次列车,经过了遥远的14小时,于次日早晨7时抵达武昌。此番远行,一是送小女一荔去“武大”上学,二是顺便走一走诺大的武汉城。虽说长江边的黄鹤楼,武汉大学的“樱花园”早有耳闻,但武汉之于我,依然是那样陌生。记得从前上历史课偶尔读过一些诸如“京汉铁路大罢工”之类,但现如今也早已忘它个一干二净。

出了武昌站门,便有成群结队的“武大”生高举着“武汉大学”的牌子来接站。我们就乘了武大校车前往武大。路不远。下得车来,这些大二、大三的学生很是热情,又是帮忙搬运行李,又是指路新生报到,然后又带我们去“枫园”。武汉很大,“武大”也很大,什么的士,什么公交车,什么超市、酒店,什么银行、山庄,一概俱全,应有尽有,与我想象中的“武大”大相径庭。“枫园”坐落在美丽的珞珈山上,相对要宁静安谧一些。它是我女儿她们的宿舍所在,其间的植树大多枫树,故名“枫园”。据说,当年的那一部著名的青春电影《女大学生宿舍》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匆匆打理好女儿的宿舍,来自汉口的亲戚就要我们去汉口。亲戚林姓,是一荔的叔公,是孩子她妈的表叔,温州人,在汉口经营着一家服装厂,与港商合作做着自己的品牌。他告诉我,他挺忙,除了办厂,还在汉正街购置了一个店铺。看上去,叔公在武汉20年并没有白干。汉口距离武昌不算远,从武昌到汉陽,只隔了一条长江,从汉陽到汉口,只隔了一条汉江。

到汉口,一看表,已是正午时分,就去了老乡开的小酒店。叔公点了很多温州菜肴,当然,少不了本地非常出名的“武昌鱼”。不过,如此家乡菜在武汉似乎变了味。原来只知道湖南人和四川人是“辣君子”,想不到湖北人与之相比并不占下风。温州小酒店置身在武汉的天地里,便充满了浓浓的武汉味。

不消说,一餐饭下来,已是大汗淋漓,我们就急着要去找一家宾馆好好冲洗一番。我对叔公说,最好是汉江边的宾馆。他说,那就沿河大道106号“金海大酒店”吧。它位于晴川桥下,是汉正街腹地中唯一的一家二星级酒店。我们住的是八楼805。推窗望去,是苍茫的汉江水,晴川桥横卧其上,透露出几分庄严几分雄伟。门前一字排开的码头,停泊着无数整装待发的小货轮。

武汉古称“江夏”,东汉末年建城,很有些历史,它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汉口则在明初成镇,商业繁华,为我国古代四大名镇之一,1926年设汉口市,1949年三镇合并设武汉市。我们入住的这一带,至今还深刻地烙着历史的印迹,多少显得有些沧桑有些破败,尽管远处的挖掘机正不断喧响着迎面而来。

我们与叔公告别,不想打扰他更多的时间,同时也想自己能随心所欲四处走走。手捧着地图,去汉正街。俗话说:到武汉不到汉正街,等于白跑一趟。具有500多年的汉正街,南临汉水,东接长江,洋洋洒洒十公里,早在明末清初便是中国中部最大的货物集散地,呈现一派“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宵明”的繁荣商贸景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汉正街又在中国率先突破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开放小商品批发市场,以集纳百川归大海的气势,发挥起承东启西、引南接北和广纳四方商贾、吞吐九州货物的集散功能,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个体民营经济发展之路,赢得了“天下第一街”的美称,被人誉之为中国市场经济的“实验田”和改革开放的“风向标”。我们穿行在古老而喧闹的汉正街中,已深深体味到了汉口在整个武汉城的商贸中心地位。狭长的一条汉正街,商铺林立,市声喧嚣,好不热闹。武汉三镇,各自特点,浑然一体,武昌是“行政中心”与“大学城”,汉陽是“花园城市”,而汉口则是“商贸中心”。

女儿对汉正街不甚兴趣,她极力主张要上晴川桥,它是汉口与汉陽的连接线。站在高高的晴川桥上,放眼远望,一览武汉三镇优美的风光,别有一番风味。无奈时间一长,便有些受不了。风光虽好,闷热难耐。与杭州、温州甚至丽水等江南城市相比,武汉显得大气而雄浑,却缺失了一种江南的清秀与细腻。这雄浑的“浑”字,对于武汉真是入木三分。无论汉口,还是武昌、汉陽,这城市的上空总像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纱,挥之不去,长江的水面更显浓重,尽管天气晴好,却难见蓝天和白云。问及武汉人,说是经常如此。由此想,武汉的闷热或许与这“朦胧的纱”有关。

汉口自然还有更多的去处,比如江滩公园,比如江汉步行商业街,想到坐了整整一大夜车女儿的劳累,只好作罢。我真不知道,一荔要在武汉至少呆上四年,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适应这样的天气?

我还要说的是,武汉的方言还是非常有韵味的,曾经在《天下无贼》中就聆听到了著名的一句,好像是“贼头”葛优说的——“21世纪最贵的是什么?人才!”那腔那调,直到今天仍然萦绕于怀。有点歌唱的味道,有点浑,有点飘,怪不得有人说:武汉是浮在长江里、系在码头上的,它在三镇贩夫走卒的肩膀上晃荡,晃荡。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奔赴千年的约会(开端)
下一篇:大板的天空
相关专辑:写景状物游记情感世界精神家园情感美文江南议论文写人怀旧美文友情心情风景游记杂文人生乡愁亲情清代读书微型小说古风文章美文日赏校园散文思乡短篇小说励志修身男人女人抒情听雨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别让我们带着伤口
让对方看到心疼的句子—魔法玫瑰
凤凰的心思
能够走出失恋的文章 释放自己,释放失恋
神韵泸州
治愈失恋的文章—人生本无常,失恋又何妨
那一方山灵水动的秀色
动感之都──香港
栖霞牟氏庄园小记
义峰山之旅
神仙门户开翠微
冬天之美
瓦屋山半日游
东拉西扯话温江
初秋心情
灵山大佛
大板的天空
美丽石桥
苏州,见素抱朴逍遥游
尖山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