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壁上的“芭蕾”

散文 / 作者:易华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60℃
贵州省紫云苗族布族自治县有条格凸河,著名的格凸“蜘蛛人”就在这里生活与延续着。

如果不是亲临,很难想象格凸河“蜘蛛人”是如何在燕子洞高达100余米的洞内四壁上如履平地的,甚至从一侧陡壁经洞顶翻转至另一侧陡壁,其惊心动魄的景象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岩壁上打跟斗

去看蜘蛛人表演,要乘船顺河而下,进入一个犹如东方凯旋门一样,可以装下40层楼房的格凸燕子洞。洞里有数十万只燕子不停地从洞里飞出飞进。“蜘蛛人”的表演就在洞的两面绝壁上进行。

我们的船在洞左边的绝壁下停了下来。我们的目光随着艄公手指的地方寻去,只见有两位身穿红色*衣服的“蜘蛛人”,在洞顶的绝壁上向上移动,就像两只精灵,在绝壁上运动自如,身轻如燕。不经意间,走在前面的“蜘蛛人”,从绝壁上翻了下来,同船的人不约而同地惊叫起来,我下意识地用双手蒙住了双眼,不敢再看。当我转过神来,原来是虚惊一场,只见他单手面对我们吊在绝壁上,用另一只手向我们致意。他回身再次行走在绝壁上,一会儿,他俩就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我们悬着一颗跳动的心,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仰望着两个红点移动的地方,希望他们早些出现。也许那地方是一个小洞,一会儿又见他们在向上移动了。因为太高,我们已经看不清楚他俩是怎样走过的。攀过光滑的绝壁,一会儿他们就到达了洞顶的最高处,挥动着小红旗向我们致意。末了,他们又原路从绝壁上走下来了。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去的时候,头在身体的上半部,在观察路线的时候是很清晰的。当退下来的时候,不可能头朝下,脚在上,也许就看不到脚下的落脚点在哪儿,就不敢去踩,可他们比上去还要快,如履平川。

108米高的绝壁,一个来回仅用了14分钟。

不同寻常的“蜘蛛人”

你那里能知道,这两个“蜘蛛人”都是身强力的小伙子。他(她们)一位是披着长发的姑娘,另一位则是腿有残疾的跛子。

女“蜘蛛人”,名叫罗平,24岁,是老“蜘蛛人”罗发科的女儿,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罗发科说,女儿从小胆就大,记得罗平13岁那年,他领着女儿到格凸河燕子洞内100多米高的绝壁上去掏燕子粪做肥料。罗发科叮嘱女儿在绝壁下面等他。他便像往常一样迅速爬到了绝壁上,他正在起劲地拾着燕子粪时,突然感觉背后有些异样,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立在他背后,顿时吓了他一大跳,仔细看时,那个人影正怪笑着看着他。原来,女儿偷偷跟在他背后攀上了绝壁。此后,罗发科对女儿另眼相看,不时教她一些攀岩要领。

跛子,叫黄小宝,是老“蜘蛛人”罗发科的大徒弟,今年40岁。黄小宝3岁时,患过小儿麻痹,两条腿已经萎缩。12岁时,罗发科收他做了徒弟。黄小宝是全村有名的贫困户,他除了自身残疾外,妻子是长期的精神病患者,还要养活3个孩子。那时学攀岩,主要是为了收集岩壁上的燕子粪和硝石。燕子粪用于种地,硝石可以做炸药,而这些正是八九十年代最好挣钱的副业。黄小宝攀岩主要依靠两臂的力量,他的一只左脚只起到支撑的作用。仔细观看黄小宝的双手关节,已经变形突起,手指布满厚茧,有如鹰爪。由于攀爬崖壁和无论放置悬棺或是后来的掏燕子粪的难度都很大,因此,要求“蜘蛛人”的身体必须健壮,不过黄小宝却是特例,但经过20多年坚持不懈的磨砺,他已成为优秀的“蜘蛛人”。

攀岩绝技代代传

罗发科,苗族,现年62岁,攀岩绝技已祖传六代。

很久以前,格凸河的苗族先民将死者葬于悬崖绝壁上的山洞中,为此,就得有专人练成攀岩绝技,并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如今,在格凸河只有三四人继承了先辈们的这一绝技,他们就是身怀六辈家传攀岩奇功的罗发科和第七代传人——罗发科的女儿罗平和腿有残疾的徒弟黄小宝,据说还有两人,我没有见到。罗发科12岁随父亲正式学攀岩,是兄弟4人中唯一学会的。随着格凸河风景区的开发,苗族“蜘蛛人”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人前往参观。

攀岩秘诀在那里

专业的攀岩运动员要借助专业设备:安全绳、锁套等,包括岩石锥,费很大力气才能爬上悬崖峭壁。当地苗族“蜘蛛人”并不借助安全绳,却能在悬崖峭壁上上下自如,他们的绝技是怎么练就的呢?在与罗发科交谈中,他透露了四点攀岩秘诀,其一是学功夫之初要爬上爬下同步学。要上两步退两步,才能继续向上学爬;其二是“认路”。手抓之处,脚蹬之点要记住,上能上得去,下能下得来。久而久之,每一处攀过的山岩在他们心中自有一条“路”;其三是不同的岩石形状用不同的身法。或手扒、或脚蹬、或头顶,总之要找到最合理的着力点;其四是身上出汗时绝对要停止攀岩。当问及学习攀岩的人要有什么特殊的身体素质时。罗发科说只要在高处向下看时眼不花,他说的应该是指血压正常的人。攀岩人对世人惊叹的绝技似乎轻描淡写,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绝技绝非纸上谈兵,说了你也学不会。

关于格凸攀岩的故事

在攀岩人身上,还有种种寻宝的故事。格凸河一带的绝壁上有很多常人不能到达洞穴,因为有了攀岩人,这些洞穴就成了人们藏金放宝的地方。于是,便有种种寻宝故事的版本开始流传。据说,当年罗发科的父亲急病突死,众人说其父家传的种种宝贝和一生累积的财富一定藏在某个山洞内。而罗发科只笑指燕子洞旁边的耳桶山绝壁上一洞穴说,只在其中得到一柄宝剑和一把刀。罗发科至今探遍格凸、长顺一带人不能至的险洞,至于旁人所说的金银财宝,他只笑着摇头,并不申辩,让人浮想联翩。这些也许和格凸的众多谜团一样无以可考。

据说,燕子洞顶上的洞里,长有一种植物,当地叫“涟涟药”,将其磨成粉,弹到姑娘的身上,这姑娘就永远都不会变心了,会与你成家立业,但这种药要自己到洞里采来的才灵,贫穷的格凸人,就打起了这穷主意找老婆,想去练这攀岩的功夫,上到山洞采药,然而又有几个能行呢?

蜘蛛人的发现

话得从格凸河的开发说起。那是五年的事了。那时是我负责格凸河的开发。有一天,长年在格凸河上摆渡的老黄,老黄把我送进燕子洞调研,高大的燕子洞,迎面吹来了习习的风,老黄一边撑船一边担起了导游的重任。顺着老黄手指的地方仰面而观,看到洞两面那一百多米高的悬崖上零零散散地残存着竹竿或篾条。我问老黄,为什么会有那些东西。老黄笑了笑,说那是格丼人上到绝壁上掏燕子屎来做肥料,路不走,做竹竿搭路罢了。我以为那是过去的事了,没有再追问下去。

又过了几天,我又进了燕子洞,发现一位穿着破烂的中年人坐在半岩上,满面愁容。我问老黄,他在那里干啥,老黄说,他叫罗发科,是个攀岩人,想来掏燕子屎,可是景区开发了,不准再掏燕子屎嘛?我说是的,要是燕子都被我们吓跑了,燕子洞就没看法了。我用相机快速拍了一张罗发科坐在半岩上的像,就是多看他一眼的勇气者没有,怕他在我的眼出事,我担当不起,就就当没有看见一样离开了燕子洞。

事后几天,我老想一个问题,就想叫老黄把能上到绝壁上掏燕子屎的人找来,我想看个究竟,安全系数有多大,能否成为一个表演项目。可又不敢云冒这个险,这个事一放再放。始终没有对老黄开口。可事总是有意和无意的打听攀岩人的事。

那天我去了,老黄把我送进燕子洞,就指着右边的壁岩上说:“你们看,黄小宝不在哪里。”我怕出事,就问老黄,是他自己来的还是你叫他来的。老黄说:“我还没找着他,他就自己来了”。我对老黄说:“那就看看吧。”

我对老黄说“叫他攀容易攀的地方。”老黄把小船划到左边绝壁下,又把小船拴在礁石上。就说苗话告诉黄小保。黄小保回答说他攀最难的。我捏着一把汗冒看完了黄小保的表演。

当他又顺着悬崖一步一步地下到洞底平台上时我们的心才落了下来。在平台上走动时见他一拐一跛。我焦急地问老黄,“他是不是受了伤”。老黄嘿嘿一笑,“不是的,不是的,他原本就是这样,是一个跛子。”天呀!世界居然有这样的奇才,我敢说他就是世界上一流的攀岩高手了,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比。

黄小保下来后,我详细询问了关于安全的事,同时得呼那天绝壁上坐的那个是黄小保的师付。后来我又找到罗发科,了解安全情况,心中有数后,我想把格凸人的这一绝技,推向市场。

蜘蛛人的推出阻力重重

要把这样一个高风险的节目推出来谈何容易,大家都怕出了事把自己扯进去丢乌纱帽了,没人支持我。格凸河要有大的发展,就要有有别一其它景区的看点,我着好了最坏想思准备,有人来旅游时,就偷偷叫他表演,因此引来了好多客人。

记得,市里邀请中央电视台《一路顺风》到安顺拍《走进安顺》,来到格凸拍片,县领导就不准上这一节目。怎么办,机会难得。我心想,这个节目一定要上,不为我的乌纱,就为格凸的发展,不成功变成仁。当中央电视台进燕子洞拍摄时,罗发科和黄小宝,早上到了半岩先藏起来了。我见时机以到,给了他两一个暗示,顾意叫了一声,攀岩的在那里。同行的领导见了一阵惊讶,问是不是我安排的。我说不是,是他门自己上去的。快要出洞的摄像师们叫船员赶紧划回去,寻找最佳位置,抓拍了师徒二人徒手攀岩的绝技。然而《走进安顺》传题播出后,还是没有格凸河蜘蛛人攀岩的镜头。

再后来,还是我们自己组织拍摄的格凸风光片播出后,罗发科和黄小宝一鸣惊人。格凸旅游的文化品位同时得到提升,攀岩成了格凸旅游的一张王牌。后来,我给省旅游局的付迎春副局长汇报到此事时,我们聊到美国影片上的蜘蛛侠,得之启示,我将格凸的攀岩人,给命名为格凸蜘蛛人。

可是县市领导都不准上这个节目,县市安办一到安全检查时,都要下文不准进行表演。有我签字,为此,市安办还下了红头文件。我给领导汇报,但是没有谁原意听我说。请他们看一下蜘蛛人的表演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人愿意看。记得在龙宫开会时,当时分管旅游的领导拿着市安办的红头文件问我:“咋办?”我说:“没事的,不管他们的,没有百分之百安全把握,我是不敢上的。”领导说:“你说行,我就支持你!”蜘蛛人的表演就这样顶着各种压力,默默地进行着。后来有一个市委的老领导看了蜘蛛人的表演后,当然是赞扬过后悄悄地对我说:“你何苦呢,万一出了事你……”他没有把话下去,但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他是对我的关心。不过我当时说了一句:“不为我自己,只为格凸河。”看得出他对我的回达是不满意的。

说实话,那开回到家里,我是一夜没有睡着,一直想着老领导说的话。

在不断的攀岩表演过程中,领导们慢慢的默认了,格凸河首游式后的第二年,我策划了首届本格凸河攀岩比寨,现在已经办成了全国性*的攀岩比寨了。

不过,直到我离开格凸河,虽然没能升官发财,但原来的乌沙帽还是保了。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天柱山游记
下一篇:洛杉矶——天使坠落在彼岸
相关专辑:清代游记青春美文人生微型小说精神家园风景游记小品文抒情怀旧美文叙事伤感情感世界心情男人女人写人亲情情感美文写景状物江南议论文美文摘抄校园读书哲理思乡杂文散文励志修身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梦断贵妃园
峡谷风情
乌镇,低头便见水中天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三):天下第一奇
德国见闻
秦登临渊阁
神韵泸州
那一方山灵水动的秀色
不再是别人的城市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七):大理---
行者笔迹
东拉西扯话温江
天堂红霞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一个失恋的女生写
庐山桃花源遐想
雷湖素描
走进钓源
神仙门户开翠微
十堰美丽的郊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