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尴尬和梯田的辉煌

散文 / 作者:蛮山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7℃
进山,看树林,看竹林,看如长绳舞动般七弯八拐的山路。路,通向陌生、也通往熟悉之处。沿途是干栏式农舍,广西有,湖南有,贵州也有,三省交界处更多,规格大略相同:高两层,底层养牛,养家畜,楼上住人;瓦顶,木板为壁,屋檐下架栏。

同车的一对叽呱不停,引人注目,老夫少妻,男人是老外,女的是南宁人。女人很开朗,告诉我们,她将出国定居,临走前老公执意要游桂林。问起,她老公是西班牙人。我随口哼起“斗牛士之歌”。老外欣喜,大呼“安得路西亚”,当即在头的两侧竖起食指充牛犄角,引发一片笑声。

我们快到黄洛瑶寨,据说,这是上了吉斯尼纪录的长发村。去寨子要跨河,小河干涸,河床坦露,现大片石块,石块被磨去棱角,腆着圆凸的一面晒太陽。河水随意流淌,遇阻隔,就渗,渗出河滩上两道湿痕。过铁索桥,沿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上下下,在高低错落的屋舍间穿行,看耕牛蜷伏在楼底嚼草,看雄鸡飞上草垛打鸣。一路行来,战战兢兢,时刻得留心脚下,免得踩到牛屎、猪粪。不时有瘪嘴老太太上前推销银饰,做工极精巧,只是含银量不可高估;也卖手袋,编织的图案有些民族特色*。

我们被吆喝到一间大屋,边看表演边喝茶。茶叫油茶,喝三碗;记得在云南洱海的游船上,有白族姑娘送上类似的茶,叫“三道茶”。台上表演舞蹈,也是西南民族大致差不多的舞蹈。七八个姑娘青布缠头,着水红衫,银饰周身,舞台上一字排开,手摆摆,脚翩翩,似乎完成某种仪式。跳舞用的导具照例有扇子,有伞。跳过,闹过,拿出保留节目:展示女子长发。只见七八个年长的女同胞,多是婶娘级别,纷纷解开缠头露出长发,就当是晾晒荞麦挂面,乌丝飘飘,绿云扰扰,最长的头发竟有210公分,怪不得上了吉尼斯。有人讲解:红瑶妇女十三岁开始蓄发,一生中,只在十六岁时剪一次头发。上台表演的瑶婶们发辫通常有三绺,一绺是一直留在头上的直发,一绺是成*人时剪下的发辫,还有一绺是平时梳头时掉下来的头发。

我想,将一生中的头发纤毫不遗地保留,是工程。“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细数数,一束头发或是一根发丝都寄予“缘”或“愁”,这三绺发丝掺和着孩提时、成年后、成婚后多少记忆。而三绺头发用青布“打包”、贮藏,更是工程。记忆之思越长久越具意义,这正如深藏于酒窖中的美酒,年代越久越浓郁……

此时,我生纳闷,也生怪诞的想法:如果若干年前,“前”到女人“三寸金莲”时代,让女人纷纷解裹脚布,展示裹成粽子一般的小脚,算不算旅游资源?如果某个民族有纹身的传统,从头“纹”到脚,让纹身的哥儿们光腚展出,也算旅游资源?再一想,又说服自己:旅游嘛,有民俗特色*就行,何必吹毛求疵?只是,一瓶窖藏的美酒,屡次启封开瓶,其味道,无论如何浓郁不起来。

身边坐的西班牙男士却看得过瘾,手中的数码相机拍个不停。不时叫好,他的南宁老婆并不捧场。或许,他以为瑶婶们晾发如同西班牙本土的斗牛,有观赏性*。正思索时,表演结束,我们被送出寨子,却又尴尬。门口站两排瑶家妇女,“包藏祸心”,轮番在男游客屁股上掐一把,据说是对哪位有意思,下手就重。我早有防备,自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更不容掐。西班牙男士却被掐得哇哇大叫,捂着屁股起跳,动作何等夸张。也好,也好,闹剧总算结束,我们告别山寨。

又是盘旋公路,上山如燃盘香,从外圈绕到顶层中心;路窄,会车都困难。小河不见了,有小溪傍山流淌。却见梯田,层层叠上去,如建宝塔。对面的山间,又现干栏式的屋舍,这“干栏”二字,依民俗学家林河的说法:从古音韵上考证,“干”即“黔”,即“粳”,粳稻之“粳”;“栏”即房屋。“干栏”,即种稻人的房屋,有别于帐篷、窑洞或北方民族的“口袋房”。怪不得屋檐下有木栏,栏,用来晾晒成把的稻谷。

我们下车,游览龙脊梯田,不断地爬山,干手净脚地登山也累,却见当地的山民挑着、背着物品上山,比我们轻松。路边有些摊点,卖鸡蛋、玉米,更多的是卖干货:红辣椒和罗汉果;也有旅游产品。路边小店里有位青年女子伏案雕刻,手指上粘贴药用胶布,她凿刻一尊木雕,木棰稳重地落在钢凿上,很认真。游客群中不少老外,扛摄像槍,握数码相机,淌汗如降雨、喘气如排风,却在不断拍摄沿途风景。

山顶,有八面来风,更有八方景致:目力所极,有山,少见尖峰翘石;有岭,缺乏巍峨耸陡。多的是梯田,一片片,从高处俯视,如沙滩上的河蚌,如弓如弧的田埂,是河蚌上的隐纹。虽是春深,秧苗刚刚插下,田土仍见泥色*,料想,一到金秋,蚌上花纹将泛七彩。梯田重重叠叠,因山势而成垅成亩,有新月形,有蝶翼型,有螺钿型,有瓜纹型,有游龙型,将埂基贮土的柔度发挥到极致。导游介绍,梯田自元代开发,到今天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七百多年,我们的先民为营建这方家园会出多少汗水。黔民--粳民--种稻的民族,他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垦殖精神,他们的农艺,成就了这一座座劳动伟力的金字塔。

西班牙男士登上山顶,衬衫湿透,抽出一张又一张纸巾揩汗,揩过,纸巾成煮在锅中的蚕茧。他要喘气,要喝水,要坐下来享受清风,却被南宁女子催促:“拍呀,你快拍呀!”他起看,身边的“老中”、“老外”都为眼下的气象叹为观止,马上端起“数码”。

我在思索……

也许,人们叹服埃及的金字塔,但那是奴隶们为法老王服役的遗址,建塔时谁会心甘情愿?也许,人们要探访南美方形的祭坛,筑坛时,玛雅人对苍天的敬畏定是诚惶诚恐。眼前这如塔林般的梯田,开垦之初到现在,并不受“农业学大赛”、“血战狼窝掌”之类口号的鼓动和要挟,而是先民们自由的劳动意志的体现,所以成就辉煌。

“自由”同“受制约”,“劳动”的概念不同,劳动成果也不同。

我们对事物的审美,则是自由的!

2008.6.15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雷湖素描
下一篇:海南--生命在这里咏叹
相关专辑:亲情怀旧美文伤感哲理抒情短篇小说情感美文清代人生情感世界微型小说心情古风文章散文游记叙事精神家园美文日赏风景游记男人女人写景状物江南乡愁青春美文小品文美文摘抄读书听雨校园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苏州,见素抱朴逍遥游
跟着课本游绍兴,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千年故事一袖舞
乌镇,低头便见水中天
失恋后的痛苦文章 哲理笑话
道不尽人间冷暖,解刨现实生活中爱情—能
神韵泸州
寒山一带伤心碧(外一篇)
余秋雨,你不是政论高手
赏山去鹰峰
夏日雨后的栖霞乡村
奔赴千年的约会(发展、高|潮、结局)
城四家子古城
秀美东湖
曦和楼记
武汉三日:第二日——汉阳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神仙门户开翠微
花间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