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生命在这里咏叹

散文 / 作者:蛮山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6℃
我在海南,在生命蓝绿二色*的咏叹中前行。

我喜欢咏叹的音乐,总为叹到最后一声的婉转、悠扬而沉醉。

在中国,人物风华依山川地脉有它的“一唱三叹”:青藏高原“叹”过,云贵高原“叹”,广西十万大山不甘寂寞,最后的余音袅袅发生在琼岛。岛上伸个巴掌似阻挡风流南下,但五指山也被韵律感染,流风余韵从指缝间穿过,挂在青椰树梢,晾在白沙海滩,融入湛蓝海水,这就有三亚的绮丽风光:上是几片流云、几束陽光;下有一湾碧水,带水腥的礁石如花螺、星贝被克隆、放大;众多的椰子树如伟男子颜面的美髯。至于人文的建树,就交给文人吧,于是三亚湾有了“鹿回头”和“海角天涯”。

去鹿回头。从天福源酒店动身,沿海岸走,前面塞车。临海的沙滩上零星长剑麻和荆棘,洼地上有墓碑,方石碑上镌伊斯兰文。马路两侧或蹲或站,有戴白筒帽的人群,双手捂面。见老人泪水纵横。导游说,是穆斯林的葬礼。很早以前,就有回民在岛上生活,奇怪的是回民总拣海滩埋葬亲人。

车行绿荫间,椰子树高过电线杆,风吹动树梢的椰子。车在山腰停下,再上山要爬坡或坐滑道车。山顶可眺望三亚湾全景:陆地只是浸在鱼缸中的几片水草,蓝海铺展到天际。山上有“鹿回头”的雕塑,少男少女伴着一只花鹿。故事源于黎族民间传说:青年阿黑追赶一只花鹿,追到三亚湾南边的珊瑚崖上,前面是茫茫海域,花鹿回头了,含情脉脉,化作美丽的少女,向阿黑走来。在云南,彝族民间故事“阿诗玛”中,男主人公也叫阿黑。所不同的是那位阿黑的心上人化作石岩,千呼万唤,生魂难返。鹿化姑娘和姑娘化石的故事实难比较,而后者,人性*的美被物化,被凝固、僵死,是悲剧;而前者,鹿摈弃兽性*后,向人性*复归,是喜剧。不管哪个民族的潜意识中,总以为幸福在人间。

没去天涯海角,却知道当年的的琼岛是“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异域蛮荒。“天涯海角”四字源于韩愈的《祭十二郎文》,在文中他哭诉同侄子韩老成死别生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后来转换成“海角天涯”。天何曾有涯,海何曾有角?看过图片,知道“天涯海角”无非是在大陆架矗立几块大礁石,登上礁石南望,天苍苍,海茫茫。中国人的登高情结往往同失落关连,贬官后有“城上高楼连大荒,海天秋水共茫茫”的愁思,远游有“乡关何处”的慨叹。我是高高兴兴的旅游,不必弄得自己或悲壮或悲怆?

我去冲浪。三亚有最蓝最净的海水,海浪擎起蓝色*的旗幡,如城如堵;又如灵性*化的巨物,有蹄有爪。它扑着抓着,它奔腾而来,哗然而去。人在浪尖上只是微小的一点。我看到,我的勇敢的同事们扑向海浪,矫健的身躯浪的峰峦上跳动,如生命的五线谱上最活跃的音符,他们在享受情绪上的高峰体验。

我去海口,走东线,经陵水、万宁、博鳌、琼海,三小时零二十分钟车程。东面是大海,西面是丘峦,目光右望,可在蓝波中游泳;也可左看,追随由近而远的青绿色*。眼皮下是刚插下的青秧,秧苗茁壮。海南岛的水稻一年三熟,水稻专家袁隆平专拣海南育秧,大概是选择这片土地旺盛的生命力。秧苗上的青绿色*升腾,布到山丘,染遍岗峦。丛山生椰植蕉,或栽松种竹,大片的绿色*纷繁、驳杂,在纠缠、叠映。高枝的绿色*滴向灌木,竹林间的青笋仰承绿意向上挺拔,绿藤绿蔓纠结其间,绿得凝蓝聚翠,奔青走碧。下起大雨,雨水从榕树须根,从油棕枝上,从芭蕉叶片落下,雨水也是绿的。高速公路边却见牵起的红幅:陵水一姓李的考生凭八百多分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捷报。经万泉河,沿途见现代化的建筑比比皆是,博鳌更显气象。

我在海口,品味过山竹和红毛丹,喝过椰子汁。听南腔北调的市声,有说海南话的,听到我说普通话,顿时也操起普通话,很流利。直奔“五公寺”,不去对不起海南的文化。

五公祠游人稀少,我在这了解到海南文化的传承。五公是唐的李德裕和宋的李纲、赵鼎、李光、胡铨。“天地几人才,置诸海外”。有他们在文化上的开启,海南的教化确立,学统绵延。继往开来的丘浚是学问大师,写出理学名著《大学衍义篇》,海瑞是骨鲠之臣。这种文化上的传承何等重要,苏东坡贬谪海南时,从其游学的士子就有一万多人。他贬到海南三年以后,有个姜唐佐受他的影响,中了举人:“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这在海南真是破天荒的事。自此以后好学之风扩散到穷乡僻壤,陵水那位姓李的考生考上清华等事,已是司空见惯。伫立在李德裕等五人的雕塑面前,肃然起敬之余,我也生出思考:

我倒认为,被贬到海南的李德裕、苏轼等人,应是人生一幸。他们在遭遇人情冷陌之时,海南这片热土接受了他们,群众热心足可融化心上的坚冰。而他们,身在海南,却心存朝阙,一面“青山似欲留人住”,另一面,李德裕却是“独上高楼望帝京”。苏轼有句:九死南荒身不悔,兹游奇绝冠平生。在他看来,海南毕竟是暂时的驻跸之地,而不是扎根之乡。说凑底,他们也可能没有参透海南这片土地上的生命意义。

海南不只是文化的羁旅,也是文化的归宿:鹿会回头,穆斯林愿让逝者倾听海涛的絮语。李德裕葬在海南,从此凭吊的人群不绝。文化绵延至今,生出多少奇葩异果。文化生命在这片土地上,值得长永地吟咏。

2004.8.11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长发的尴尬和梯田的辉煌
下一篇:赏山去鹰峰
相关专辑:清代乡愁哲理精神家园亲情伤感青春美文写景状物叙事思乡抒情读书情感美文议论文人生男人女人短篇小说美文摘抄美文日赏江南情感世界杂文校园小品文游记怀旧美文友情心情散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江南古民居——长乐
西湖美景
陕北风俗--窑洞门窗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 苦涩的眼泪打碎在
相约三叠岩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
柔情似水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我不是李清照
曦和楼记
水乡行
尖山韵
金龙公园游记
冰雪莫掩青山梦
黄昏·在军港
驼梁山游记
成长是一光年的盛夏
奔赴千年的约会(发展、高|潮、结局)
冬的气息(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