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少林

散文 / 作者:王九文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9℃
北方的山不如南方,缺少温柔。风沙勾勒出的线条粗旷单调。裸露的石头显示什么?山因寺而名闻。寺,少林寺。

车到了景区。有换乘的那种小的观光拖人车,很是便利。想着要去闻名古今中外的寺院。心里有些忐忑。想安静下来,就选择步行。或者只有一步一步踩过,才能表示真正来过。古代有苦行僧,或者只有苦,行,才有僧。怀着虔诚的心我在苦行。

古穆的钟声,苍老的树,还有略显残缺的碑,字迹依稀,再加上香火的味道。一种风气,少林风气。或者是你会明晓佛,禅。这都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片净土,有时候舍不得去玷污。

我还是先去二祖庵,听说那里更古老。坐在索道上,缓缓抬高。看着自己离开了土地,高过树木,突然明白为什么神仙佛祖都会腾云驾雾。当你腾云驾雾了,你也就成仙成佛了。人像个婴儿,在摇篮里被柔和的佛乐沐涤。若草,若木,若风,若云。什么富贵名利皆烟散,一切转眼空淡。当你离开地面你就会发现,死并不是可怕的,人担忧的只是怕死了后造成的失去。离开土地,就变的没有分量,死去就会失去所有欲|望的牵挂。人太在乎自己,在乎自己有没有分量,欲|望的占有也是为了一种证明。所以佛家总讲究六根清净,无牵无挂,或许这个道理。

我要出家。他们都说少林寺比较好,收入高,比白领还好。我想我要找的是清净。二祖庵或许还是好的选择。到了少室山,算命的一直缠着唠叨。我说没有钱,既然是命,何必去算。他说不要钱的,缘分。我想或许真的缘分,于是抽了签。是青龙,我简直想笑,让朋友听了肯定要奚落一番。他说我是做生意的,以后活到80,将来有一个儿子,又说祖坟什么方向?我说我一介浪子,60岁足矣,只想当和尚,那里会有什么儿子?他一听我要做和尚,也不在乎我认为他刚才的是扯淡。喜上眉梢的说,我是庙里的居士,介绍你去少林寺。我也有些乐意。于是他拿出个记功薄。要留下姓名和金钱数额。我想给他点钱,他又嫌少。说台湾的老总一次给多少。我没有再搭理他。富人嫌你穷,那是他有资本。穷人嫌你穷,那是狗眼看人低。

进入二祖庵,很破旧的院落,倒合我的口味。右边一口井,一个和尚打水然后卖给游人,说是什么圣水,很神奇,神秘的意思。或许喝了也可以成佛。未为可知。进入殿里右边一张桌子,后面一个胖和尚,好象也是这里的老大。跟一位游人说了半天,那人走开了。见我一直看着他,就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下,多亏我不是女人。我过去看他桌子上的东西。很大的本子,红色*的,也是一个记功薄。他说捐点吧。我说没钱。他说舍得,有舍才有得啊。我忍不住笑着说,舍既是得,得既是舍,是故无舍无得,何谓舍?何谓得?他竟然没有明白。

我爬到山顶,又发现另一山更高。没有再去攀。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真的是一山比一山高。或许《易经》里说的好,亢龙有悔。站的太高了未必好事,高处不胜寒呀。

在山顶我想起酒与道。李白登山肯定携了酒,杯酒浮白,壮怀飘逸,生亦何欢?死亦何悲?酒,让他突破现实的禁锢,所以他一定先是酒仙,而后才是诗仙。也可见文人的脆弱。我没有带酒,所以没有作诗。不知是幸亦不幸?酒这玩意是一种境界,也是道。有茶道,也应该有酒道。正常的人不喜欢酒鬼,而酒鬼最喜欢酒鬼。其中妙处,只有道中人明晓。有时候你不喝酒就已经醉了,而有时候你想喝醉,却偏偏很清醒。这或许是一种道。在这里应该说是禅。道,或者禅,或者其他的说法都是一回事。大道惟一,万事同源,万物同理。到了一定境界,就会什么也不明白,同时什么也会明白。《老子》五千言,皆为空谈。佛家也讲四大皆空。总之,道,不要去谈,谈总是愚人的观点。“道可道,非常道”,老子开篇就说了,这些东西不能去说,只能悟。或许,语言的局限本身就是对道的拘束。所以,背诵经书的人永远无法得道。今天在旅馆正好看了河南卫视的《倚天屠龙记》。有一片段很喜欢,张三丰授张无忌太极剑,张无忌的回答是,忘记了一小半。接着是,忘记了一大半。最后是,全部忘记了。于是,他也练成了太极剑,他也参悟了。总之,明白我上面说的是废话,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从索道上下来,从天上下来,这是一种很妙的感觉。或许到了上面是一种错误,但这种来回确实是难得的值得。缓缓的,伴者佛音,可以看见天下,可以真的明白人,真的想这样子永远下去,像个婴儿。但,脚沾了地,依然是尘埃。这就是人得宿命。什么仙与佛,永远都是童话或者传说。

想找个静的地方,找一个人说话。总是觉得应该在一个寺庙,遇到一位老和尚,一起喝茶,一起扯淡,然后忘记许多东西。但到现在才发现,我们对寺庙与和尚的定义,一直来源于影片或者书中。现实中的今天,他们已经不是应该的他们。今天我们对佛的理解还像昨天,但今天我们对寺庙与和尚的认识已经错误的太久。或许时代已经不同,高度文明的今天,物欲丰盛,作为和尚的人也应该适时应世。

一个普通的人想出家竟是件困难得事情。有人说少林是皇家寺院,没有关系进不去的,也有说我年龄有些大,也有说我没有文凭,也有许多寺里的工作者说不知道。言而总之,当和尚是件收益颇丰的工作。和尚们拿着大把的钞票,为所欲为。他们可以喝酒赌|博。他们可以抱着女人说,色*即使空。他们太在乎的是票子上零的个数,而不是零的内容。佛祖在庙里就算是金塑的,也不如画在票子上珍贵。少林的金字招牌,欺骗的是更多的香火钱。钱来得容易也就去的快。那么多的香火,恐怕可以焚毁了整个嵩山。一个人不管是修道或者成佛,终归是人,终归有七情六欲。更何况他们身体健壮,年轻旺盛,满脑子里想的不是经本,不是佛祖。谁让佛祖长得不够性*感?所以,一个人不论怎样的放纵,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永远不能丢掉灵魂。钱,利器也,或成或灭,善恶一念。

走回的路上,我一直在怀疑自己太过敏了。我看到的或许只是皮毛,或许北方的山都是败絮其外。或许我与佛无缘。那里还是不去的好。多少人在逃避?觅一方净土在何方?脚步到达的地方都有尘埃,自有净土一方在心中。随便在街头,路边,桥下...,每一个人,谁知道?

大道无形,佛在心中,茫茫人海无处可去。无处不可去。谁知道?道也罢,禅也罢,谁知道?人永远不会知道。很简单的事情,总要很深奥的去自圆其说,然后再得道。什么就是什么。怎样就怎样。谁知道?哪里来得那么多道理。一万个人自圆其说的谎言,第一万零一个人就得认为是道理。要不你怎么去活着。看《道德经》千万不要看注释。一万个人应该有一万个注释。其中谁也不错,谁也不对,这就是道,无道方为道。

车过了玄奘故里,没有去。宁愿是自己错了,不要让你伤心。是我亵渎了佛,那就天打雷劈吧,下辈子做鬼永不超生。我本亡人,亡既是生,生既是亡,何生何亡?何欢何悲?谁知道?

车过了洛河,我看那水。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赏山去鹰峰
下一篇:仙都行
相关专辑:抒情美文摘抄人生古风文章伤感怀旧美文叙事微型小说哲理思乡情感美文写景状物青春美文写人情感世界杂文男人女人小品文游记校园读书议论文亲情乡愁友情散文短篇小说风景游记励志修身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似是自作多情—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美丽石桥
走进钓源
山水依稀入梦遥
时光距离
余秋雨,你不是政论高手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岩壁上的“芭蕾”
如果那是一个梦,我宁愿常睡不醒
苏州,见素抱朴逍遥游
川西行之二
栖霞牟氏庄园小记
山村即景
忘却失恋—关于失恋的文章
中秋之夜,异乡望月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五):天然的氧吧
智慧的沩仰宗,智慧的沩山人
尖山韵
且歌且走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世间最美丽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