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 候 梦 园

散文 / 作者:心游万仞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7℃
晚,从清泥蛙桥出来,忽听街对面传来陈楚生的《有没有人告诉你》,真人版,很动听。循声穿过长长的过街通道,见一流浪艺人,电吉他、神情专注投入。前一纸,上书“请支持流浪艺术――有音乐,流浪亦不孤独”。心里一颤:背把吉他,流浪天涯,不也正是我年少的梦想?到如今,我还有梦吗?亦或仍在梦里?

年少时看过一部电影,相信大多数人没印象,叫《大明星》,叙一舞者的上下求索,印象最深的是女主角在大连的一处风景如画的海边,于悬崖之上,脚系蹦绳,纵身一跃,如飞鸟般扑向大海。水天皆青色*的唯美,在过来这20年中恍恍忽忽,就象不是真的,但一直不能割舍和忘记。多次来大连,几次三番的寻找这个地方,最接近的一次是2007年下半年沿滨海路步行近3个小时到达北大桥,但仍然是郁郁而返。今天同学近50人从滨海路匆匆忙忙经过,竟然不期而至!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新鲜得带着腥味的海风,张开双臂,如同不远处海面上洁白的风帆,扑向天空和大海。荡起时纵声长啸,20年梦园!

20年啊,回首往事,有过多少遗憾。我们大多都有过无数这样的经历:一件事结束了,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来――要是上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怎样怎样,可往往事与愿违。机会一次次失去,梦想一次次破灭,让人只能自我安慰的说:缺陷也是一种美。但我不这么认为――北戴河三点半起床,欲观日出,遇大雾;但在小小的兴城,却幸运的遇到了这时节很少见的星空,赤脚于海滩燃起篝火,歌唱、狂舞、纵饮。失之东偶,收之桑榆。对旅行也罢,对梦想也罢,人生大抵如此。

一路走来,山海关雄踞天下,第一关威名远播;辽沈战役博物馆以全景的方式记录了林彪等的雄图大略;电沽炮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到头来呢?曾在山海关内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袁宗焕死无全尸,一将功成万骨皆枯;东北平原的庄稼仍是春花秋实,车行过去,一望无际,葱绿而无语;旅顺口上仅存数只海鸟,翩翩飞过,漂亮的海水中养殖着紫菜、珍珠、海参。倒是寂寂无名的葫芦岛安安静静,在赞美中影绰着风姿。是玩笑?亦是历史。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时必定为你关上了一扇门。我等小人物,没有他们的伟业,更应该笑看明月春风。

环渤海。原想海是我胸襟,此番必有荡涤我心之处。但八天里一直没有。即使车从我魂牵梦绕的大连燕子窝前经过而未停下,我心里竟也没有遗憾。是我老了,没了激*情?不。

今天的我仍冒着十几度的水下海击浪;我仍然在东临碣石边感受到了秦始皇一统天下的广阔胸襟;我仍然在东北豪爽的主人的笑声中心甘情愿地闷下一杯杯从来不沾的白酒;我们仍从天津滨海新区的崛起中感受到了城市的生机勃勃的脉动。在接近不惑的时候,我们不是没了激*情,而是开始享受睿智。

这个世界里有许多麦田的守侯者,他们都把摘到麦田里最大的那颗麦穗当作自己的目标。他们把人生当作一场等候,婴儿等候成长的乐趣,青年等候经历激*情,老人等候享受睿智。等候包含了人们对美的全部理解。勇者等候日出,智者等候日落;母亲等候婴儿的第一声啼哭,男孩等候女友灿烂的笑容;旅行者等候路的尽头的灯光,耕田者等候屋顶的袅袅炊烟。等候就像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有过的梦,美好、无法琢磨、令人抓狂却又无法割舍。不是吗?年少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等候一个命中注定的人。我们屏住呼吸,日日翘首夜夜梦回,有他是谁?有谁是她?冥冥之中,有谁是你的守护天使?

人说天气好的时候从飞机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渤海和黄海的分界线,渤海黄,黄海清。我们的飞机飞过时天气很好,但我们没有看到这分界线,也许在有人看来又添一憾,但我们见到了海上漂亮的、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海岛,这又是怎样的幸运?入世深者方能修成出世,学会园梦的人才会等到梦园。

更令人欣喜的是,我们仍能踏歌寻来。于是待流浪歌者唱罢,我颌首,微笑,鼓掌,为别人,也为我自己。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神女游记
下一篇:落雨天气,寻梦心情
相关专辑:美文摘抄校园精神家园议论文听雨散文风景游记青春美文游记情感美文心情伤感叙事微型小说励志修身乡愁情感世界男人女人思乡抒情古风文章读书江南人生友情写人哲理美文日赏小品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长发的尴尬和梯田的辉煌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青春,留在日记本里
天堂红霞
梦断贵妃园
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城四家子古城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一个失恋的女生写
圆梦东灵山
凉水冲水库感怀
烟雨卢家洲
西湖美景
嵩山少林
天柱山游记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秀美东湖
奔赴千年的约会(开端)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 苦涩的眼泪打碎在
曾经以为天长地久,其实只是萍水相逢—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