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沩仰宗,智慧的沩山人

散文 / 作者:蛮山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9℃
希腊有神话,有哲人。爱琴海沿岸的城邦,哲人宽袍赤足,两手抱胸前,徜徉于游廊,身体保持距离,思想发生碰撞,口水铺天盖地:争辩、雄辩、诡辩,舌剑唇槍,难分伯仲。这一来,辩出逻辑,辩出哲学,哲人们受后人顶礼膜拜。崇洋者“言必称希腊”。

我乡有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大小和尚,大和尚讲故事让小和尚听。

山在湖南宁乡境内,沩山;庙是密印寺;“千年密印万佛寺,五祖分灯第一家”,建寺的灵佑,仰山开创了禅宗中的沩仰宗。

探访密印寺之前,我们先探附近的千佛洞。

沩山一带,地形如平铺的荔枝壳,青山丛耸,却不高峙;低凹处有田有垅,有河有塘。陽光下,水泊反射片片炽亮。车行经田垅,绕过水泊,跳踉前进。终于要爬坡了,探首窗外,见山下斑斑点点的屋舍:瓦屋。人、狗如荔枝壳上的蚂蚁,牛如大黑蚂蚁,车如瓢虫。这一侧见山坡,坡上草莽丛生,夺目的是高挑的杜鹃花,花开紫艳,近看,紫花滋润,却平淡。

来到千佛洞,见四周群山围拱,经指点,知道洞在青灰色*的山崖下,要入洞,须乘坐木筏。近前,果有足球场大小的清潭,潭边栓木筏。上木筏,筏动,潭水依然平静,映出人影。问撑筏的青年,潭水有几深?他拔出近两丈的筏篙说:管它水浅水深,人影总在水上漂。

竹筏在洞前停泊,我们弯腰走进洞中,头顶承受洞顶滴落的渗水,提醒已入清凉世界。导游是当地女孩子,开始讲解:指着洞中的悬石说,这是唐三藏当年取经时留下的白马。细看,叉起的马耳,纷披的马鬃,具有马头的轮廓,躯体却见不到。她又举起手中的微型电筒,将一束红光投射到洞壁,说,这是张牙舞爪的四海龙王。再细看,洞壁上确有石痕,作匍匐状,作游走状,作腾挪状。导游指石为马,我们信;映壁写龙,我们也信。

洞中有暗河,又坐船,再登岸。换位导游,一位伶牙俐齿的姑娘。这下热闹了,她马上让我们意识到已陷入“佛军团”的包围中。前看是佛,卧佛、坐佛;后看也是佛,须眉佛,弥勒佛;这边有佛祖坐禅、如来布道,那边有观音挥杨柳、济公发酒疯。她手中微型电筒发出的光斑投向哪里,我们的目光马上扫向哪里。不止目光急急匆匆,心力也疲于奔命:我们要马上从印象中、从记忆中牵扯出各色*“佛爷”的形象,以补充当下的“眼见不虚”。同伴不耐烦,说:看来看去不就是一堆石头?导游说:你从石头上看出故事,就是本事。我庆幸,幸亏是千佛洞,若是万佛洞,不是让人心神交瘁?

脱离千佛洞,前往密印寺。

实说,我对佛太少虔诚,虽不欺师灭祖,但少恭敬之辞,以为佛太正统,太庄严,太拘谨;再有,佛国少了人间气象,不激不争,无谐无趣。有一佛例外—济公活佛。后来读“景德燃灯录”,对密印寺感兴趣,对建寺的和尚更产生兴趣。别的且不论,单说开山祖师灵佑同仰山,通过“面试”的故事,就发人深省。

先有百丈祥师对灵佑的启发式教学:

—灵佑二十三岁到江西参拜百丈大智禅师。百丈让他拨动炉中,看有没有火;灵佑说:没有火。百丈亲自从炉中拨出火星,说:“这不是火?”灵佑省悟。

后有百丈出的判断题:

—当百丈想推荐弟子去经营沩山的佛界事业,他想到灵佑,于是面试。

百丈指作净瓶问:“不叫它净瓶,你叫它什么?”

灵佑一脚踢倒净瓶。百丈大笑,让灵佑作为领军人物去了沩山。

在沩山开辟事业并不轻松,沩山荒凉,无人烟,猴子多,灵佑经常以野果充饥。也许,百丈以净瓶喻建寺播道的艰难险阻,灵佑踢倒净瓶正是表明要让困难靠边站。灵佑深得解题要领!

仰山本名慧寂和尚,来到沩山后,想成为灵佑的弟子,同样接受面试:

—灵佑问:“你是有主沙弥,还是无主沙弥?”

慧寂说:“有主。”

灵佑问:“主在什么地方?”

慧寂不言语,从西边走到东边站着。

灵佑默许他的回答。以后他成了禅师仰山。

车上,读资料:唐宪宗元和二年(807),高僧灵祜禅师来沩山开法,经宰相裴休奏请朝廷御赐“密印禅寺”门额,建立了这座寺庙。

记得元和十年,白居易写作诗歌《琵琶行》,那是在建寺九年之后,诗中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想:灵佑、仰山以及后来的僧众,他们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了,来到荒山野岭,算不算“沦落天涯”?他们的相逢,基于什么样的感情基础?

眼看,密印寺到了。它不是深山古刹,虽有青山为后屏,前景却很宽阔。广场上插些杏黄旗幡,被微风鼓动,幡上可见到“千年密印万佛寺,五祖分灯第一家”。寺有很高的门坊,简朴,不雕龙,不写凤,不驻青狮、白象、貔貅。寺就是寺,简朴为密印寺造就庄严。门坊有联:法雨来衡岳,宗风启仰山。“法雨”,指的是灵佑,下联说的是他与仰山衣钵相传。广场空旷,没有人推销香烛,此处菩萨反腐倡廉。

入寺,左右有两幢青灰色*的砖楼,一为钟楼,一为鼓楼,不曾髹漆,没有描金抹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楼影伴着暮鼓晨钟的余韵,消融在晚雾和晨曦中。不可忽略寺中的禅机;禅机就是生机:苍松展枝,如虬龙扭体;绿竹挺干,如猛士持戈。纷纷飘洒的银杏叶,是我佛拈花时的笑容滚落;被微风鼓动的枫叶聒噪,是众僧悟道时欣喜的击掌。

我们参拜“密印禅寺”大殿。大殿巍峨,绝不豪华,赭墙褐瓦,色*泽粗糙如老衲,形状却像覆地的铜钟。唯一的装饰是挑檐下有一排窗,一个接一个挨着的窗棂如老僧胸前的颗颗念珠。跨过尺多高的门槛进入大殿,见如来,见普贤,见文殊广法菩萨,一尊尊法相庄严。看四壁,却是上万佛龛,弄得满墙“菩萨玛赛克”,—千手观音是艺术个性*的张扬;千手(应为两千)千观音,只是艺术类型的摹写,美不起来的,更何况上万。

我的心思不在求神拜佛。只想找灵佑、仰山的蛛丝马迹。只看到千僧锅,只看到油盐石。锅要煮一千僧人的饭,这样的锅大概不止一口。据说密印寺僧人最多时有三千,凭什么能聚集三千人?油盐石旁有说明,建寺初期,一老尼看到施工的工匠体力不持,是饮食缺油少盐的缘故。老尼于麻石上凿两孔,一孔出油,一孔出盐。至今,几立方米的麻石上两孔犹存。可见当年建寺的艰难。

大殿西侧,有龙王井,井作圆形,龙头泄水,有碑,书“井泉龙王”四字。井畔有专供游客喝水的勺,一勺井水入口,凉津浸润周身,更让头脑清醒:

志同道合,应是灵佑和仰山以及众僧人建寺的共同点?何为志?何为道?

志者,智也。灵佑、仰山,追求智慧的发掘和弘扬。同希腊哲人不同,灵佑等智慧的激发不依靠辩论,不是逻辑语词、三段论等的推演,而是一种“心悟”,一种意象思维。因此百丈拨火以启灵佑,灵佑踢倒净瓶回答百丈,仰山(智通)以由西到东的行走以示心中有主。这种意象思维突破了学历层次的界域,让平常人能“终日凡夫,终日道法”:禅宗,沩仰宗,平民的哲学。灵佑、仰山,了不起的哲人。道者,践行之路,如建寺工程就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没有踢倒净瓶的决心和努力,是无济于事的。

……管它水浅水深,人影总在水上漂。

……你从石头上看出故事,就是本事。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寻找满清:沈阳故宫游记
下一篇:水泉溪
相关专辑:议论文情感美文清代友情江南怀旧美文写人思乡读书叙事情感世界小品文美文日赏校园乡愁写景状物微型小说散文美文摘抄短篇小说听雨游记心情伤感抒情男人女人励志修身古风文章杂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初恋、暗恋、热恋、痴恋、苦恋、失恋。。
天堂红霞
且歌且走
等 候 梦 园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东北大烟泡
梦里云川
栖霞牟氏庄园小记
成长是一光年的盛夏
城四家子古城
秦皇岛游览拾零
登泰山而小天下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有种思念不是爱情
嘉荫堂,传承的旧梦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七):大理---
武汉三日:第一日——汉口
路已尽头,该转弯了—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我不是李清照
北京,我的爱
走进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