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泉溪

散文 / 作者:半尘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47℃
近一段时期以来,心里很是烦乱。

在心境中,自己一直是一个不愿长大的孩子,即使到中年到老年也不希望俗世的蝇营狗苟侵蚀我的灵魂,我认为我眼中的世界是美好的,那些自做聪明的伎俩只不过是一些人一时被灰尘蒙住了眼睛,等流过眼泪后自然会把世界的原貌看得分明。可是,我近来发现我错了,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价值,仅仅是为了生存的需要,我正在一分一分地被污染。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周围的空气乌烟瘴气,除非我闭上眼睛放弃呼吸。总有不安分的鱼,搅起水底的泥沙,好象这样自己就安全了,却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我们同在一个泥潭之中,我拯救不了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在浑水中淌久了,好些鱼已经不再知道水原来的模样,他们自由自在。但我却难于习惯,我时时还在想念清澈透明的日子,哪怕一缕水波让我稍息片刻也好。

“十.一”的长假眼看要来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个清净地方,过滤一下我心中的杂质。这应该是一个奢侈的想法,谁都过“十.一”,名山大川早已被人的俗气践踏得面目全非,到那时更成了那些鱼们表演的舞台。在一版一版的旅游专刊上,就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不起眼的地方,“水泉溪”三个水汪汪的字眼吸引住我的目光。就是它了,我出行的理想的目的地。

水泉溪在深山之中。城镇渐行渐小,村落渐行渐稀,正如我心中暗暗的期待。山是大山的开头,水是秀水的铺垫。公路伴着河流在山间盘来盘去,在我认为要到尽头的时候,转一个弯又向远处而去。车窗外的环境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每一个画面散发着我多年未曾感受的质朴的气息,此时,即使随便把我扔在公路旁的某个山脚或者河边,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在我的心里已经无所谓的时候,车停下来了,那个叫水泉溪的地方到了。在局促的车里,根本不知道周围的山有多高,现在突然就站在山的跟前了,山高耸着高耸着,引领着我的视线一直向上,毫不费力就使我的头高高仰起来了。听到了水声,毫不做作毫不夸张的水声,自石上流过又跌入水潭的自然的水声。空气是清凉的,好象有一种质感,挥一下手臂就可能引起波动,深呼吸一口就可能带着营养,极富氧气含量的空气马上使我兴奋起来了,长途奔波的疲惫早已无影无踪。

沿着跳跃的溪水,一条缓缓的坡道一直通向山谷的深处。我们一路走着,看到对面的山坡上溪水旁,竟然有一小片一小片的庄稼,那些庄稼种的可以说是七零八落,也可以说是见缝插针,有庄稼就必定有人家,终于看到了和那些庄稼的姿态完全一样的人家,多数是低矮的土房,或者三两家一起或者干脆就一家孤零零地隐在绿树之间。有的人家刚起的是砖房,挂着“农家旅馆”的条幅,房子红红绿绿刚刚粉刷过,人站在门口,也不招呼揽客,只是对着过往的游客憨笑。家庭旅馆农家饭,正好满足了我这样的淳朴至上的虚伪人的要求,也照顾了某些需要摆谱耍大牌的人的自尊,这应该是zheng府鼓励的旅游区赞助的,要不他们是绝对学不会做这些赚钱的买卖的。但多数的人家还是灰头土脑,老人自顾在院子里编着箩筐,年轻人唱着歌在可怜的土地上收获,穿着体面的我们从他们的眼前走过,看不出他们有任何自卑的表情,他们依然照常过着清贫的生活,这是也许是他们难于改变的习惯。

勿容置疑,最清冽的溪水总是发自于最高的山峰,水泉溪也不例外。临出行我就做好了爬山的准备,可真没有想到水泉溪的山不但高,而且深。长长的山谷终于到了尽头,坡道变成了台阶,溪水变成了瀑布,遮天蔽日的丛丛山林扑面而来,欲摧的山石峭壁横亘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开始登高了。山太高了,仰头也不见得望到它们的顶端,况且有茂密的树木遮蔽。那些山脚的树木,可能因为对大山过多的敬仰,竞相占据高一点的空间,以至于棵棵发育得纤细挺拔,即使在平原地带虬枝错节的槐树,在此地也是一支笔直的树干冲向青天,真可谓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树木,什么样的社会造就什么样的人呀!攀过一块巨石,再穿过一片树林,虽然气喘吁吁,但周身清凉的山风还不至于让人汗流浃背。不需要带水,一只水瓶足矣,随便那里都可以灌到过滤了千万遍的甘甜的山泉水。我们刚刚登上一座山峰,还没有来得及欢呼,就被眼前的另一座更高的山峰震慑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座山峰呀?林海苍茫之中凸显着挺拔俊美之态,使人无法停下已显僵硬的腿脚。咬咬牙再行一程,不马上投入它的怀抱肯定会后悔的!

忘记了时间却难于忘记饥饿,当我们想起要吃东西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回去的班车下午四点发车,如果当天要赶回去的话,此时吃完东西应该立刻下山了。可是水泉溪景区的主峰,别说登上去,我们见都没有见到呢!前面有两条道,指示牌很明确:上山,下山。景区想的很周到,下山绝不重复上山的原路,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下山的路,“还不就是山山水水,再上也是如此。”他们说。确实,除了山水树木再上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了,但我总觉得这样回去太过匆匆,明天一到恐怕这些山水就会变成虚幻的不真实的记忆。看导游图,上山的路不远,标明还有一个自然村,有可以落脚的家庭旅馆。于是我决定就在这山上住上一天,休整一下,以便明天早早出发,征服那座最高的山峰。

在群山之中,海拔一千五百米左右的地方能有人家可以说是奇迹。那是山与山交接的地方,一个狭长的山谷,自山上淌下的溪水滋润了它两旁的条条土地,也就养活了十几户的人家。村落的名字叫做苇地塔,从字面上就可以想见溪水边原是丛丛野生的芦苇,现在芦苇几乎已经在此绝迹,这些人不知在这深山之中繁衍了多少代了。他们也许一年也不曾走出过大山一次,可他们现在每天都要和这些山外来的人打交道了。有两个家庭旅馆,统一的床铺,统一的布置,一看便知道他们是景区开发者苦心安排的。这些家庭旅馆虽然简陋,但还干净,明显区别于普通的山居人家,但山居的特色*却依然保留,院中间都有果树。我住的那一家的院子很小,有两棵苹果树,正是硕果累累的时节,在果香飘飘的树下饮茶喝水,真是别有一番滋味。那个下午,我没有继续向上攀登,而是在农家小院喝了一下午的茶。

小院建在山腰的一个面南的平台上,不需要院墙,只在屋子的前面围了一道山木的栅栏,栏杆下面便是幽深的山谷。凭着栏杆,顺着山谷,目光可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有一层一层深深浅浅的山,最远的瓦蓝,近一些的黢黑,离的最近的是青劲。暮色*渐渐在山间弥散开来,远处的山慢慢在天边溶化,近处的山则显得更加庄重肃穆。当夜幕终于降临的时候,半轮明月刚好就在中天,我右首的那座大山在月光的辉映下,轮廓更加分明,它隐藏了白日里的凶险,成了一道黑色*的屏风。我习惯早睡早起,况且白日的劳累此时侵袭着我,我很快就进屋睡觉了。

我是被鸡叫喊醒的,凌晨四点的窗棂泛着蓝光,透过窗棂的一格空隙,一颗硕大的星星和我对视着。我已无睡意,一个人披衣出屋,借着灿烂的星光在山间小径随便溜达。月亮早已无影无踪了,天上的整个世界属于星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稠密的星星,或许山中的天实在太小了,才使它们拥挤着,喧闹着。每一颗星星都一样明亮,以至于它们的大小都不太明显了,在平时声名显赫的北斗七星,我竟然无法分辨它们其中的任何一颗。夜风拂着我的面颊,带着山间清泉的凉意或轻或重,淙淙的水声随风或近或远或强或弱,山还在睡着,山中的人家也还在睡着。想喧嚣的人群中城市里,天上的星星无不是暗弱的可怜的,我不经意打了一个冷战,在如此辉煌的星空下突然感到自己是那么孤单。

骨子里的野心使我一吃过早饭,便踏上了征服最高山峰的征程。台阶越来越陡峭,很多的地方必须要手脚并用。根本不知道身在山的何处,更别指望看到那座山峰的模样,我一味地向上攀登,已经无暇顾及周围的风景。在穿过一片幽深的松林,又攀过那个狰狞的山嘴以后,清爽强劲的山风吹起了我的衣襟,眼前豁然开朗,这应该就是山顶了。山顶上没有树木,有一块巨石矗立在那里,被山风磨砺得光滑白亮。我按捺不住征服的快感,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巨石,四下眺望。但我的快感马上就消退了,眼见四周层峦叠嶂山势汹汹,自己脚下的这个所谓的最高峰算得了什么!那连绵的群山一波一波无穷无尽,别说远处在视野的尽头若隐若现的,就是在近处随处就有高出这里的山峰。我费尽周折登临的这个山头,只不过是群山里的泥丸天地中的芥子!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的目光是何等短浅,征服?只是对我一个肥皂泡般的鼓励,对于大千世界来说确实没有丝毫的意义。此时,我只有震撼只有欣赏,这是真正的山的气质,它们携手证明着存在的伟大,任再高明的画家,也仅可以画出其中的一角,绝不可能画出它们的全部。

心中装得下大海的人才敢于看海,心中装得下大山的人才敢于看山。回程的路上,我暗喜我的心中已经装下了一个小小的水泉溪。那涓涓的轻流明净的空气,定能滤去那些侵蚀我的杂质,那包容万千的群山,也定能使我的胸怀开阔至永远。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智慧的沩仰宗,智慧的沩山人
下一篇:沉醉不知归路
相关专辑:人生伤感短篇小说心情古风文章精神家园微型小说写景状物风景游记听雨清代怀旧美文叙事写人励志修身亲情杂文男人女人散文情感世界议论文校园乡愁读书小品文哲理友情抒情美文摘抄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朝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
走在路上(四)===三寸足寸量湘西之一
十出九没
让人哭的失恋伤感文章—失恋不等于失败
水泉溪
藤桥游记
寻找满清:沈阳故宫游记
新会开平参观记
海南--生命在这里咏叹
翠柏红墙武侯祠
畅游陶洲湖(游记)
聆听水墨江南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我不是李清照
智慧的沩仰宗,智慧的沩山人
行走笔记:四都.摘李或者杀猪
神仙门户开翠微
初夏的白鹭林
武汉三日:第二日——汉阳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史上最经典的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