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不知归路

散文 / 作者:半尘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51℃
五岳寨,我们来了!一架摩托车,两个人,一百二十公里,四个小时,一路风尘我们终于走进了你的怀抱,也走进了我们的想像。这个大胆的想像除了爱冲动的我和不谙险恶的儿子,别人是难于做出来的。拥有自由自在,拥抱山清水秀,一架摩托车就已经足够。愈来愈稀落的村庄,愈来愈清澈的流水,愈来愈翠绿的山峦,愈来愈清新的空气,坡陡路弯,关山难越,不到终点我们是决不可能回头的。终于,五岳寨丛丛的山峦,我们进来了。

在一个饭店前安顿好胯下的钢铁战士,然后填饱我们的肚子,我们便急不可耐地钻进密密的山林中了。

山有水则有了灵气,水只有深藏于山中才能够保持纯洁。一路山道弯弯,山树幽幽,山溪水隐隐现现与我们为伴。空寂的山谷中,跌落的水声是不间断的旋律,不知来自于何处的鸟鸣,是最适宜的和声,我们抑制不住兴奋,吼叫心中的快意,却和不上它们的节拍。没有登顶的时候,别奢望看到山真正的面目,路旁的草草木木不但隔断了夏日的炎热和郁闷,也夺去了我们的短浅的目光,它们把我们的经历铺设得静谧幽深,那色*调让眼睛舒服,让心灵妥帖。

幽深之前是更幽深,新奇之上是更新奇。37岁的我,聊发少年的狂妄,13岁的儿子,迸发壮年的激*情,腿在发软呼吸在急促,可我们的精神一点也不疲惫。不可琢磨的山路的尽头,不可想像的山顶风光,牵引着我们向上向上。树渐渐稀疏了,视野不经意间开朗了,丛丛的野花自高处向我们扑下来,陽光是那么明亮,映照朵朵鲜花发出耀眼的光泽,措手不及,我们仿佛从黑白时代一下步入彩色*的世界。山顶就要到了,我们已经感受到山风的舒爽。快,快,征服的欲|望让我们挣最后的力气冲刺。

那是怎样的山顶啊!一片花的海洋,随山风正涌动五颜六色*的波浪。仿佛不是在海拔两千米的地方,是内蒙古的大草原,是落日下的海上,蜂飞蝶舞,迷恋使它们是否也不知身在何方?我们坐着,我们躺着,我们跑着,我们跳着,在花儿铺就的天地里,除了幸福我们一无所有。远处峰峦叠嶂,一座座或雄伟,或安详,或相峙,或相偎,更远更多都隐在淡蓝的天际不能辨别了。天空瓦蓝如洗,浮云洁净如纱,脚下的花海缤纷似锦。也许是劳累,也许是陶醉,儿子躺在花丛中睡着了。我忙着拍照,远处的山峦,眼前的野花,让我应接不暇。我慢慢也失去了热情,因为我想即使拥有千百G内存的相机,也容不下远远近近无限的风光。

初秋的陽光依然很烈,紫外线轻易穿过明净的天空,刺痛了裸露的皮肤。有几棵顽强生长在花海边缘的松树,可以遮荫。我唤醒睡卧在花丛的儿子,到松树下小憩。看似轻柔的山风,在树-阴-下才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劲道,片刻的功夫就让我俩周身发冷。不宜久留,美丽往往只可以短暂地欣赏。我羡慕刚刚爬上来的那几个背着大旅行包的人,他们从容地支起帐篷,摆置精巧的炉灶,他们要在这山顶上过夜,看日落日出,是呀,拥有财富的人真的可以拥有更多的美景啊!而行囊空空的我们,只好下山了。

为了领略更多的美景,我们选择了另一条下山的道路。下山要比上山容易的多,我们走得很轻快很惬意,还不时为了一株奇异的花草,为了一片丰美的树林,停下来拍照。高高低低的小径弯弯曲曲穿林过岭,一会就让我们辩不清东南西北了,好在一直向下去,我们想终有到底的时候。开始还有向上走的旅人,不知什么时候,路上竟然一个行人也碰不到了。时间算起来有些不对,上山我们也就花了两个小时,可现在两个小时已过,万丈深谷,依然在我们的眼下,看不到人影,听不到人声。已经把包里所有吃的装进了肚子,肚子还是没有满足。我们走走停停的频率在加快,一路陪伴的山溪水,维持着我们的体力。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依然没有盼望的柳暗花明。我的腿已经开始发颤,儿子的状态更是可想而知。崇山峻岭已经厌倦,高山流水秀木美花也提不起我们的兴趣了。秀色*并不可餐,我们此时感到人烟是多么亲切,食物是多么宝贵。意识到我们走错了道路,却回忆不起错在何处,莽莽大山的深处,心中涌起了一丝恐惧,却不敢透露给正在体验艰辛的儿子。山路是何等艰险,有一段竟从悬崖峭壁上穿过,抬头是山石狰狞,低头是万丈深渊,牵着儿子的手,走得战战兢兢。有路就有希望,是路就要走下去。四个小时之后,终于走进了一个宽阔的山谷,看到了耕种过的田地,看到了修葺过的水渠。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太陽已经东(此时,我们的方位感已经彻底颠覆了。)斜到山的后面,天光在变暗,总算在黑夜来临之前闻到了人的气息。

走出了这个山谷,一座白色*的四层大楼让我们惊奇,楼前横着一条平坦的水泥路。走到大楼的正面,才看到大楼上竖的牌子“中台山宾馆”,大楼刚刚竣工还没有装修使用,有几个穿着现代的人在楼前说话,他们跟前停着两辆轿车。很久没有见着人了,我没有犹豫就赶紧跑过来和他们答话。“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抬头看到我们,好像也惊奇,一个人回答:“这里是中台山,你是那里来的?”我说:“我们是从五岳寨来的,迷了道,这里距离五岳寨有多远?”他指着我们刚刚走来的方向说:“噢,五岳寨不远,翻过这座大山,那边就是。”我回望身后林立的大山,早已心生怯意,直到现在我还认为五岳寨和中台山是两个相邻的地方,追着问:“我是说走大路有多远?”他稍微思索了一下说:“百把十里路吧。”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今天是回不了五岳寨了,我问他这里有没有吃的能不能住宿,回答是没有吃的也不能住宿。我失望到了极点依然没有放弃,我就求他们能不能用他们的车把我们送到五岳寨,路费我出。他们说不能,天已经快黑了,他们也要赶回去,他们走的和五岳寨不是一个方向。不过他们告诉我,顺着水泥路向左走几百米,有一个村子。

水泥路看来是刚修的,还泛着青光,向左是上坡,向右是下坡。走在路上我才明白,路是顺着山谷修的,我们走进了一个更大的山谷,山谷狭长,前后望不到尽头,山连着山,谷套着谷,我们刚刚走出的那个山谷小的有些微不足道。山泉汇流在这里形成更大的溪流,流水淙淙,跳跃奔流,不知所终。典型的小山村,就在路旁,十几户人家,聚居在一个山坡上。高低错落的土坯瓦房上长着茂盛的茅草,儿子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台子上安置的光滑的石碾,儿子更加陌生,这样的村庄至少落后山外三四十年。有几个村里的人,穿着长袖大褂,木木地看着我们走来。我和儿子还穿着短袖的夏装,一阵风吹来,冷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这里的气候和山外不同,和五岳寨也不同。一间房子,立在那些人家的最前面,唯一的红砖墙很是扎眼,象是这个缺少颜色*的小村的招牌。半开的房门,隐约可见里面花花绿绿的东西,这是一家杂货铺无疑了。

我们推门而入,急慌慌的样子肯定吓着了里面的主人,一个中年妇女。她惊诧地望着我们,我急忙说:“我们找住的地方,这里有吗?”她打量了我们一番才说话,她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们迷路了,走到了这里,回不去了。”她说:“你们是从山那边来的吧?”我说:“是呀,今天上了五岳寨,下来却到了这里。”她说:“这不希罕,经常有人迷路到这里,你们运气不错,没有被困在山里过夜,现在晚上可冷的很啦。”我心里说,迷了路还能说运气好?到了现在,也只好走一步说一步了。我说:“那就麻烦你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好吗?”她说:“这个现成,就住到我家里,迷路的人住过好几次了,被褥都是干净的,不过你们得交点钱,一人一天二十块。我现在就带你们看看,觉得不好你们再找别的地方。”我哪里还顾及价钱和条件,虽然我身上的钱已经不多,晚上有我们父子睡觉的窝此时是最重要的了。我赶紧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给了她,顺便问她:“有没有吃的呀?”其实,杂货铺有的是饼干方便面之类的食品,可都蒙着厚厚的灰尘,疲乏早已胜过了饥饿,所以我没什么食欲,但正在长身体的儿子可不能不顾。而她并没有给我们推荐货架上的那些东西,她说:“二十块钱包括吃饭,看你们是饿坏了,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说完,就给我找了钱,领着我们出了杂货铺,也不关门,向村里走去。

走在坑洼不平的街巷,两旁土灰色*的房子在暗淡光线下让人的心里有些低沉,隔着低矮的院墙,看到院落里有开得正艳的西番莲和月季,不由得有温暖的感觉自心中升起,毕竟走进了一家一户正常生活的人群中了。中年妇女和院落里的人们一边打着招呼,一边七拐八绕。我们进了一个院门,三间正屋已经有了年头,而厢房是新起来的,看来是和那个杂货铺是一起盖的。正屋的门槛上,坐着一个拄着拐杖的白发婆婆。中年妇女叫白发婆婆:“妈,今天有客人来住,永清回来了没有?”婆婆说:“刚回来,在屋里。”中年妇女就喊:“永清,出来招呼一下客人,我去做饭。”屋里应了一声。

我向婆婆问好,让儿子叫婆婆“奶奶”,婆婆说:“噢吆,看多懂事的孩子呀!我家小童比你大,也是这么懂事。”从没有开灯的屋子里出来一个人,身材健壮,相貌堂堂,一开口就让人看出了他的豁达,他拉住我儿子的手,说:“多好的小子呀,来来,进屋歇着来,外边风凉。妈,你也进屋吧,孩子刚走几天你就想啦?”看来他就是叫永清的,中年妇女的丈夫,婆婆的儿子。进了屋,开了灯,看到屋里的摆设和这屋子一样陈旧,正是这种色*调让我感到温馨而安全。我们围坐在屋子中间的地桌旁,我和儿子的面前各放了一碗冒着热气的水,永清说:“喝点热水,暖暖身子。”我双手捧着大碗,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度了。婆婆还在唠叨:“我家小童在县城上中学,一年就回来两趟,搞得家里冷清的很......”

我问这是什么地方,永清说这个村的名字就叫中台山,他问:“你们是石家庄的?”我说:“是的。”他说:“你们怎么来这里旅游来了,这里刚刚要开发,还没有建好,你们来的太早了。”我说我们不是来这里的,我们上五岳寨游玩,迷了路,就来到了这里。永清笑了,说:“五岳寨和中台山虽然只隔着几座山,却分属两了县,那边是灵寿,我们这是平山。我们每天挖药材,两边经常跑来跑去。”我很惊讶,问他:“那这里到五岳寨到底有多远呢?”永清说:“应该说你们今天还真能走,五岳寨到这里翻山越岭估计也得四十多里山路呢!新修的公路可以到五岳寨,不过起码也有八十里地。”我问:“有班车过五岳寨吗?”他说:“没有,每天只有一趟去县城的班车,你们在县城倒车就可以回石家庄了。”我说:“不行,我们的摩托车还在五岳寨呢!必须回五岳寨。”永清说:“那你们明天还是翻山过去吧,你们和我一起上山,我可以送你们一程。”婆婆坐在我们边上半天没有说话,这时突然大声对永清说:“那样怎么能行?今天看人家已经快累垮了,明天还能爬山吗?大人没事,这么好的孩子非累出毛病来不可!再说,山里那么多岔道,你让人家再迷路呀!”其实永清一说爬山我也心存怯意,山已经让我产生了恐惧。我说:“有没有别的办法?”永清说:“那我就骑摩托车把你送到五岳寨,孩子坐班车回石家庄。”然后对我儿子说:“倒车很简单的,到终点下车就能看见去石家庄的班车,我送过我们家的小童,没有问题。”这时,婆婆突然很激动,简直要举起拐杖来打永清,说:“好好的父俩你要拆散,你也能想出这注意?那么远的道还倒车,孩子丢了怎么办?”永清委屈的说:“我也不想那样,可去五岳寨的路不太好走,摩托车驮俩人怕有危险。”婆婆说:“谁也别想把人家父子拆开!我给你说,不管怎样,明天你必须把他们送到五岳寨。”永清说好好好,一脸的愁苦。其实我的心里更是愁苦万分。

饭上来了,是手擀腌肉面。由于心中有事,我还是没有食欲,吃了没半碗就吃不下去了。永清说:“饭不好吃吗?”我摇了摇头。他又说:“你是不是想喝酒?有酒呢,我陪你喝。”我还是摇头,说:“可能是累的过头了,所以不想吃东西。”他们一家人看着我都显出无能为力的样子,这腌肉面应该是他们能做的最好的饭食了。我家儿子可不知忧愁,那么大的碗,胡噜胡噜一碗进肚,把我剩的那多半碗也吃了,打着饱嗝发着感叹:“真好吃呀!”惹得大家又都笑起来了。我们睡在新盖的厢房,厢房里的墙很白,一个宽阔的土炕占了半个屋子,上面很厚的被褥已经放下来了。因为很冷,我们没有磨蹭,进屋就钻进了被窝。永清又来了一趟。我说这被子真厚,他说这里海拔很高,早晚温差大,一年四季都离不开被子。永清来的目的是告诉我尽可放心睡觉,他明天一定会把我们送回五岳寨的,不行再找一个人骑摩托车,不过耽误人家工夫得付钱。我说你就看着办吧,只是我的钱不多了。永清点了点头就走了。

我是一个容易失眠的人,兴奋过度或者心中有事都会让我彻夜难眠。回想今天的历程,一半是精彩,一半是沮丧。听窗外,流水溅落的声音滔滔不绝,触发我的思绪也没有一刻消停。想起给家人打个电话,手机却一点信号也没有,即使有信号,说什么呢?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有谁听说过中台山这个地方?以我现在的心情,报一声平安将会透露怎样的语气?今夜会让他们着什么样的急?明天再说吧,会怎样不得而知。看窗外,无月的夜空星星从没有如此稠密和明亮,久违的流星从窗口滑过,又滑过,猜不出明天吉凶的预示。毕竟身在陌生的地方,除了身边熟睡的儿子,别人和我没有任何的亲情。此时此地,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思念。

觉得刚迷糊着,就听见急促的敲门声。睁开眼,天竟然已经蒙蒙亮了。听见永清在门外叫我们起来吃饭,钻在被窝里的儿子嘟囔着:“这么早啊!”客随主便,也许人家还有事情要做,不会专门伺候我们。我们开门出来,门外仿佛更换了一个季节,气温想像不到的低,俩人都冻得缩着脖子瑟瑟发抖。永清就站在院子里,两手提两件厚衣服,笑眯眯看我们走出来,说:“快穿上,别嫌弃这衣裳土,暖和。”我们那里还顾及衣服的式样,恨不得把身体都包起来。估计都是永清的旧衣服,儿子穿起来肥大的象唱戏的,我穿起来就象一个十足的老头,可我们一点也不觉得可笑。我们用热水洗过脸之后才缓过劲来。永清说城里人都习惯睡懒觉,他每天上山采药跑的路远,所以起的都早。我这才注意到房檐下凉干的那些花花草草,窗台上竟然还有一株在电视上才见过的巨大的灵芝。永清说他们几乎全部的生活来源都靠采药,不过这里就要成旅游区了,那时挣钱就用不着上山采药了。热热的小米北瓜饭让我有了些食欲,不过心情依然沉重。永清问我体重多少斤,我有些莫名其妙,告诉他一百三十多点,问我儿子的体重,告诉他不到九十斤。他稍微思考了一下,说:“没问题,我的摩托车载你们俩人是没有问题的。吃完饭我们就走。”

我们在水泥路上坐上了永清的摩托车,感觉摩托车没问题,我的心才放了下来。没有想到,白发婆婆和永清的妻子一路从村里把我们送出来,我和她们道别的情形,仿佛是我走了一家至亲的亲戚或者是拜访了一位亲密的朋友。摩托车走起来了,并没有点火,沿着水泥路的坡度越来越快向下滑去。一个转弯,小山村便再也看不见了。

水泥路很平整,与那道水流并行。水流弯弯曲曲,路也弯弯曲曲,水流一直向下,路也一直向下。摩托车根本不需要点火,永清用刹车控制着摩托车的速度,转过一个山角,又是一个山角,流水不见了,只有深不见底的沟壑。风声在耳旁呼啸,我们在山谷里盘旋滑翔。这是惊险刺激的滑翔,去五岳寨的路上,我已经领教了大弯大坡的山间公路,但如此的坡度和弯度简直让我不可思议,即使我这样的摩托车老手都为之胆寒。太陽从西边的山夹露出来了,映照两旁山坡上的树林或鹅黄或墨绿,这连绵的山啊,它们神秘万千又冷酷无情,我想我们即使落下山崖粉身碎骨,它们也决不会动容。那些山一会在我们左边,一会在我们右边,但最终都到我们身后去了。前方的视野越来越宽,不是路,是青天,是远山。路在脚下,在我们身边的山崖下,象是一条飘落的丝带,在初升的陽光下熠熠发光。继续降落,已经看到有村庄从我们身边掠过了,我们就要走出这山谷了。回望来的路,走过的山谷到底有多深,越过的高山究竟有多高,真的让人难于琢磨。永清告诉我,一路下坡是因为五岳寨主峰虽然很高,山脚的海拔却还不到一千米,而中台山的海拔一千五百米还多。

山不是那么拥挤了,路总算平坦的多了,摩托车发动起来了。村落很多了,但我不知身在何处,因为太陽还是可笑的挂在西方。又转过几道弯,又越过几道梁,终于走到了我们曾经走过的道路上了。我的脑子突然一个急转弯,走上了正轨,方位清楚了,心中所有的郁闷跟着也都烟消云散。空气暖烘烘的,风吹在身上是那么清爽,那巍峨的刚刚还让我恐惧的山峰,此时涌起的是对它们无限的敬畏。进了五岳寨旅游区,远远就看见我的摩托车还在饭店前的空地上好好的停着。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感谢永清,我觉得在城市里感谢人的方式用在永清这里都不合适。这次出行,除了秀美的风景,意外的收获对我更加宝贵。我能够到达五岳寨,那么我也能够到达中台山。下次,目标就定在中台山,再次去看望永清一家人,应该是永清最希望得到的感谢吧。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水泉溪
下一篇:新会开平参观记
相关专辑:风景游记情感美文读书哲理怀旧美文乡愁校园美文摘抄杂文短篇小说叙事微型小说情感世界古风文章精神家园男人女人写景状物励志修身心情友情江南游记青春美文散文思乡写人听雨小品文抒情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时光距离
分手后的伤感说说—暗恋,喜欢你,让我懂
表达心情失落的句子 我不是李清照
武汉三日:第二日——汉阳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六):西双版纳之
初秋心情
梦断贵妃园
信仰的疑惑及其他
第三只眼看永州(下)
乱了的美丽时光
大 连 游 记
华 南 行 散 记
关于失恋的文章—八个经典问题解析
大板的天空
乌镇,低头便见水中天
驼梁山游记
动感之都──香港
武汉的江湖楼阁
神仙门户开翠微
丘处机的太虚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