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水冲水库感怀

散文 / 作者:朱文科 / 时间:2009-10-09 00:00:00 / 33℃
凉水冲,顾名思义,是一个清凉的山冲。凉水冲水库,就藏在这风景如画的山冲里,多年以来,我一直心向往之。

机会总算来了。2008年6月最后一个周末,耒陽市作家协会应凉水冲水库管理所之邀,组织了一次采风活动,我有幸一睹凉水真面目。那特有的丰韵,至今令人眷恋不已。

采风活动由耒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作协主席陈徐德带队。同行的除了我们作协主席团六位领导外,还有十几名会员。说来也巧,那天上午出发时,天空突然飘起一阵细雨,洗掉了连日来的闷热。车窗外,远山近野,显得格外的空濛幽邃,云烟漂渺,田野弥漫着葱绿的色*彩和香甜的气息。真是人未到,凉意先临啊。

凉水冲水库位于本市三都镇与东湖乡交界的山,离市区有四十多公里。由于都是宽阔的水泥路,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这里盛产煤炭,碧绿的山岭一座挨着一座。凉水冲水库就建在一条长约五公里、宽不过两三百米的狭长山谷。五十米高的大坝上,“凉水冲水库”几个大字赫然入目,都找不到别的水库挺流行的一些标语:“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农业学大赛,工业学大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爱怀旧探古的我,未免有些失望。一旁的文友李佐宣说,这坝身以前是有文革标语的,可能是因为前年的7•15特大洪灾,凉水冲水库大坝受损严重,在整修中把标语弄掉了。

不过,我的失望很快就被好客的主人的灿烂笑容驱走了。我们刚到坝上,水库管理所所长李兴云带领一班工作人员走出大院相迎。大院建在大坝右侧的山岭上,主楼是一幢四层楼的水泥平房,窗明几净,掩映在绿树林中。两只母狗温情地躺在草坪,悉心为几条幼狗喂-乳-。看见我们进来,狗们一点不惊慌,只是吐着粉红色*的舌头,琥珀样的眼睛放出诧异的光。美女记者易红霞机灵举起摄像机,抓拍下这个可爱的镜头。

来到接待室,主人早把瓜果、瓜籽、花生之类的零食准备在桌面。我们作协副主席伍闻懿是水利局的工会主席,还是共青团湖南省委《年轻人》杂志社的董事长。他介绍,管理所为了迎接我们这帮才子佳人的到来,今天一大早,专门派人到山外的三都圩上买了一担新鲜的肉、菜,还特地在办公室和宿舍安装了空调。主人想留我们过夜多玩一天呢。这份热情委实让人感动。

凉风习习,草木青青,野花耀耀。漫步在宏伟而开阔的大坝上,我不禁被劳动人民的智慧所折服。在那个贫穷而狂热的动乱年代,我们的人民凭着一股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肩挑背负,用勤劳的双手修建成一座座水库,一个个池塘,一条条水渠,战胜了旱魔的威胁。仅耒陽,就有欧陽海灌区和凉水冲、关王塘、太平三座中型水库,以及数百座小型水库。凉水冲水库1966年冬动工,历时三年,共动用上万劳动力,完成土石方534.22万立方米,总库容1238万立方米,灌溉着三都、上架、龙塘、夏塘、东湖等五个乡镇5万余亩农田,解决了十万人饮水问题。倚立在坝上,我眼前浮现出一幅红旗飘飘、人头攒动、挥汗如雨的壮观场面。这人类智慧与大自然共同构造的结晶,如此和谐统一,令人惊叹不已。这样的奇迹,不用说在那个没有机械的落后时代,就是在科技现代化的今天也是不可想象的。君不见,在广阔的农村,许多水库年久失修,大量被损毁的干渠、渡糟都得不到彻底修复。凉水冲水库途径我老家上架乡的干渠就始终没有恢复到原来的灌溉能力。经费缺口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劳动力缺乏。青壮年基本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在乡村的老人、孩子、妇女,连自家田上都顾不上耕耘,哪有精力去修水库水渠呢?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我无法想象,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农业大国,这么多农田荒芜,将来没了粮食,国人口袋里装的花花票子再多,又如何能填饱肚子?

李所长叫来一只柴油机船,载我们到波光粼粼的湖面泛游。久未坐船的凡凡与蒋能清的儿子一起欢呼雀跃,惊得几条鱼儿跃出水面半尺高。“哇,好大的鱼啊。”王小贞和周玉婷同时叫起来。梁春根副主席是摄影师,早在码头架起相机,咔嚓咔嚓拍起照来。大家争相摆着姿势,伸出手势,生怕不上镜,浪费了这番好景致。

船儿突突地向水库中央驶去。平静如镜的水面,倒影着高空的云朵和四周的青云,把湖山天影融为纯净的一体。这水色*是墨绿的,绿翡翠的率,凝碧晶莹,宛如含羞的少女,戴着墨镜,遮掩了丰富的心灵世界。这水质是清凉的,像早春消融的冰水,尽管经历了夏的炙烤,依旧清清爽爽,赶走了暑气。凉风吹拂,微波荡漾,惊起十几只白鹭在水面疾奔,使人突然想起李清照的词“争渡争渡,惊起一摊鸥鹭”。只可惜“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无缘与这位伟大的爱国词人相逢。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泛舟湖面,水波的荡漾声,宛如恋人们的喁喁情话,轻微得无法听清,而那细碎涟漪,仿佛一匹拆缎折出的皱纹,格外绚丽悦目。只可惜天公不作美。要是在晴天,金色*的陽光洒在水面上,那一把把碎金,定然是熠熠生辉。抬头再看看四周,圆圆的山头活脱一个个黛绿色*的大馒头,夹着淡淡的花香,甜甜的鸟语,让每一个游客恨不得一把抓起,统统塞进肚子里去。

船儿突突前行,远方兀地出现一幢低矮民房。我们以为到了尽头,谁知一个大拐弯,湖面更加宽阔了。到处可以看见悠哉乐哉在浅水层撒欢的大小鱼儿。在宣传部工作的伍洁琼叹息道,要是找几根钓杆来钓鱼,多么开心啊。我说,是啊是啊,最好就让老钓来钓。大家都笑了。老钓本名段文明,因在论坛上用老钓之名开了个“老钓说事”专栏,专门抨击社会不正之风,名气大振。老百姓高兴,一些官员不悦。上次汶川大地震,举国哀悼三日,耒陽市委不顾中央指示精神,照例召开表彰大会,现场披红挂彩,歌乐阵阵,老钓就将此事在网上披露出来,结果被所在单位辞聘。一时间,赞誉者有之,夸他是一位有正义感的好青年;惋惜者有之,因为管闲事,多好的工作弄丢了;批评者有之,说老钓不顾全局,缺乏政治敏感性*,在捅耒陽的乱子。伍闻懿就不赞成老钓的做法。他打个比方,说一缸水本来是黑的,你滴几滴清水根本改变不了黑的本质。大家就问老钓后悔不?他说他一点不后悔,今后会继续揭露社会-阴-暗面。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与胆识,尽管他的声音无法改变官场存在的fu败,但还是有积极意义的。这就像在酷暑,尽管喝几杯凉水改变不了高温的现实,但总会让人神清气爽一下。我们这个社会,不是凉水多了,而是太少了,如果多出现几个老钓,多洒些凉水,才能让更多的官员保持清醒。

谈笑之间,船儿已驶到水库尽头,这里已是东湖乡境内了。两座山峰紧挨在一起,肩与肩之间的缺口,便成了绵绵不断的水源。这里有多股清泉涌出。据说最大一股泉水常年稳定在每秒0.35立方米,哪怕是在百年未遇的大干旱时节,这泉水未曾干涸过、断流过。岸上青松积翠,郁郁葱葱,飞禽走兽出没其间。“山光悦鸟性*,倒影空人心。”掏一捧冰凉的山泉入口,顿觉口中泛甜,泌人心脾。人生在世,本质是浮躁的,若能经常喝点凉水,必定能做到神清气顺,虚怀若谷,达到一种超然脱俗、心平如镜的境界。而这个社会多点凉水,这个国家多点凉水,就能有效制止狂热和气燥,促进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这,不正是自古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之一吗?

踏上归途,欲离难舍的我再次回眸凉水冲的山水胜景,心里默默祝福,祝愿她早日得到充分有效地开发,变成蔡伦故里又一处旅游胜地,让这一方凉水更好地福泽世人。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耒陽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湘南文学》杂志执行主编)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新会开平参观记
下一篇:炎炎夏之信宜漂流记
相关专辑:微型小说怀旧美文清代校园散文人生美文摘抄读书美文日赏青春美文小品文议论文古风文章短篇小说风景游记写人写景状物思乡抒情励志修身精神家园听雨伤感男人女人江南游记情感世界乡愁情感美文
相关阅读
排行
李咏女儿为什么叫法图麦 回族的法麦图什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与籽白色的鸟蓝色的湖——写给T.S生命的追问自己的夜晚可以预约的雪山之想(三题)干菜岁月

最热
余秋雨,你不是政论高手
失恋后让人心碎的文章 失恋是给自己一个
灵山大佛
那瞬间的温柔 关于失恋的文章
写给失恋的自己日志 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一种云
静静的等候,凄凉的 miss you
冰雪莫掩青山梦
凭吊胭脂井
魂萦孟良崮
第三只眼看永州(下)
驼梁山游记
行者笔迹
初恋、暗恋、热恋、痴恋、苦恋、失恋。。
“畅想”火焰山
花间词
寒山一带伤心碧(外一篇)
能让人瞬间就哭的散文 香烟爱上火柴
行走在美丽的彩云之南(三):天下第一奇
说很久以前 写很久以后 失恋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