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聆虫鸣

秋虫叫的紧了。

午夜梦回,雨声淅沥,落在雨搭上,汇聚成滴,时断时续的滴落着,噼啪有声,仿如空谷的磬音,在暗夜里回响。清脆,空濛。

可这雨,却遮不住喧嚣的虫鸣。

楼下的草丛里,虫声盈耳。吱吱——,唧唧——,啾啾——,唧唧啾啾,各种虫声密织成网,组成了秋夜的大合唱。它和这雨争喧夺势,抢了秋夜的风头。

四围是这样的安静,唯有虫鸣,给夜填充着无限的生机。

秋虫在告别这个季节时,做最后的歌唱,等待着来年的再现。

自春以来,我努力的倾听着,企图在喧闹的小城里,听到虫儿的鸣叫,听到青蛙的叫声,听到蝉儿的低鸣,可是这些天籁之音,总是迟迟,再迟迟的来临。

最终没有在小区旁的环城河里,听到青蛙的鸣唱。

记得2007年,家刚搬来的那个夏天,夜半蛙鸣,聒噪于耳,月光下临,穿窗而入。每当半夜醒来,听着蛙声,看着皎月,如入仙境,我真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么一个好住处。可是,这两年,蛙声少了,今年,蛙鸣竟消失了。

我努力地扑捉着这动听的天籁之音,只得到城郊,到乡下去寻找。

蝉鸣也来的太迟,我等了一夏。只是到了入秋,那些寒蝉才凄切的悲鸣了几天,总觉得声不竭,力不足,听了有几许失望。

是城河里的水受到污染了?是楼群的崛起,使树木减少了?还是其它原因,让这些自然之音远离了我们?

值得庆幸的是,那些虫儿躲在泥土里,得以存活。让这小城除了噪杂的车声和喧嚣的人语外,还有一些自然的灵气在。

年轻时,作为一个乡村的农家女,我是多么向往城市的生活,总认为那里是人间天堂,但当我在城里蜗居久了,才认识到人心的隔膜,才感到自然田园才是我真正的精神领到,因为那里不仅有我小时候的回忆,还有这尘世里最真纯动听的天籁之音。

我不知道这是心灵的回归,还是在寻找一种精神的芳园?

作家刘亮程在《遥远的村庄》里,描绘的灰头土脸的农人,淳朴的自然之景,朴实的鸟鸣,带给我们多少美好的乡村记忆。

物质的富足,带来精神的失落。现在,我住进了宽大的房子,衣有美服,食有甘味,但寂寞常会不请自来,孤独常伴左右。所以,在喧嚣的人世里,我总是在努力的寻找,给心灵一个支点。

越来越喜爱自然本真的东西,喜爱走近大自然,喜爱在文字里放牧思想。

刘亮程在《与虫共眠》一文里写到:“我们这些聪明的大生命却在漫长岁月中寻找痛苦和烦恼。一个听烦市嚣的人,躺在田野上听听虫鸣该是多么幸福。大地的音乐会永无休止。”

是的,倾听虫鸣,生命简单到只剩下快乐。 

夜聆虫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