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透人生

  不知不觉间父亲已经过世两年了。墓碑上他的嘴角上翘微笑依旧,而在墓前张罗着祭拜的妹妹头顶冒出了好些白发。

  白发总是和愁绪、落拓联系在一起,我按着她硬是给她拔掉。我没有强迫症,这样看上去会好受些。

  回家路上闲聊。厂里已经快发不出工资了,组织职工外出打工,而他们夫妻因为孩子小没有去争取;小孩子没心没肺不太懂事,总是贪玩不喜欢学习,辅导功课比倒三班还辛苦,妹妹打趣说如果不是收入太少要上夜班,上班真的是放假。看着妹妹瘦得几乎只有一层皮绷着,想想一个20年前的985大学本科生,为厂子贡献了青春和智慧,现在如此境地,很是心酸。

  那你以后咋办?我忧心忡忡。

  顺其自然呗。人就是两类,一类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领袖人物或者大奸大恶的匪首枭雄,这类人只占很少一部分,我们明显不是;第二类便是平平常常的普通人,这其中又有少部分对未来有规划还能持续不断地努力上进,可归入精英行列,更少部分天生有缺需要救济或者后天教化不力受到惩罚,我们都不是;绝大多数就是你我这样依靠劳动获得生存,虽然其中也有投机取巧善于钻营之辈,貌似于名利所获稍丰,不过仍属普罗大众,这部分人没什么可歌可泣的成就,在时光岁月中挣扎前行,却是社会稳定之基础。现在虽然辛苦还是有班上的,得空的时候带孩子旅旅游、看看音乐剧、学学乐器、吃吃西餐日料,长长见识开阔开阔视野,自己在网上学学财经看看小说不脱离时代,小日子只要不发生意外还是蛮过得去的。再说了,国家如今日渐强大,就算厂子倒闭,衣食也应该有保障,到时候说不定学的财经知识可以发挥点作用呢!至于孩子,他必须学会自己努力,如果不努力他就要接受做一个普通人的命运,也没有什么可耻的。

  记得以前一位同事听说我没有小孩便开玩笑说我对祖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充满信心,其实妹妹才是,我是对责任的胆怯。

  接受自己的平凡,接受生活的磨难,面对不公与诱惑,不抱怨不追逐,让简朴的生活有草的蓬勃和花的清香。

  她已经开悟了,通透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