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集 > 普希金诗集 >

途中怨

【回目录】

作者:[俄]普希金

有时徒步,有时骑马,

有时乘四轮马车,带篷马车.

轿式马车.运货大车,

我还要过多久这样的生活?

看来,上帝注定了我的结局:

不是在祖传的洞里倒毙,

不是埋葬在父辈的墓地,

而是要在大道上死去.

死在马儿踏过的石板上,

死在车轮碾过的山坡上,

或是被大水冲到山沟里,

或是死在被拆毁的桥旁.

或者感染上了黑死病,

或者被严寒冻得僵硬,

或者被拦路打劫的伤兵

用木棒结果了我的命.

或者正好走在树林里

被凶恶的土匪一刀扎死,

或是在某地的检疫所里

由于寂寞难耐而告别人世.

我为这饥肠辘辘所苦,

这非本愿的吃素还要多久?

总让人怀念雅尔(莫斯科旧日的餐馆.)的蘑菇,

就像怀念冷盘小牛肉?

若是待在原地不动,

在米雅斯尼茨基大街(莫斯科基洛夫大街的旧称,手稿中写为"尼基茨基大街",娜.尼.冈察洛娃即住在这条街上.)上兜风,

闲来无事,思量着购买田地,

想着未婚妻,那才叫其乐融融!

能喝上一杯罗木酒多好,

晚上睡个好觉,早上喝杯茶;

弟兄们,真是在家千日好!

嘿,快马加鞭呀,哈,哈!......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