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扬州的诗意,忆扬州赏析

诗词 | 诗词鉴赏 / 作者:腐朽* / 时间:2018-09-15 07:07:26 / 78℃

【忆扬州】

作者:徐凝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尖易觉愁。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译文1】

扬州的少女们无忧无虑,笑脸迎人,娇美的脸上怎能藏住眼泪,她们可爱的眉梢上所挂的一点忧愁也容易被人察觉。

天下明月的光华有三分吧,无赖的扬州啊,你竟然占去了两分。

【译文2】

扬州的少女们无忧无虑,笑脸迎人,娇美的脸上怎能藏住眼泪,她们可爱的眉梢上所挂的一点忧愁也容易被人察觉。

天下明月的光华有三分吧,可爱的扬州啊,你竟然占去了两分。

【赏析1】

《忆扬州》是一首怀人的作品,但标题却不明题怀人,而偏说怀地。诗人并不着力描写这座“绿扬城郭”的宜人风物,而是以离恨千端的绵绵情怀,追忆当日的别情。不写自己的殷切怀念,而写远人的别时音容,以往日远人的情重,衬出诗人自己情怀的不堪,这是深一层的写法。

前两句“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尖易觉愁”,极写当日的别离景象。所谓“相见时难别亦难”,“萧娘”、“桃叶”均代指所思;“愁眉”、“泪眼”似是重复,而用一个“难”字和一个“易”字表达出来,不但不显得累赘,反而有反复留连、无限萦怀之感。当日的愁眉,当日的泪眼,以及当日的惨痛心情,都作成别离后无穷的思念。

后两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在这思念殷切的时候,诗人唯觉一片惆怅,没有可以诉说的人,于是,抬头而见月,但此月偏偏又是当时扬州照人离别之月,更加助愁添恨。虽然时光冲淡了当日的凄苦,却割不断缠绵的思念。这种挣不断、解不开的心绪,本与明月无关,但它曾照过离人的泪眼,好比对人有情,而离别后偏偏照着愁人,又好像无动于衷,这便显得“可憎”。诗人在深夜抬头望月的时候,原本欲解脱这一段愁思,却想不到月光又来缠人,所以说“明月无赖”。“无赖”二字,原本有褒和贬的两重意义,这里因明月恼人,有抱怨的意思。但后世因为惊赏这种扬州明月的新奇形象,就离开了诗人原意,把它截下来只作为描写扬州夜月的传神警句来欣赏,这时的“无赖”二字又成为爱极的昵称了。这也是形象有时会大于作者构思的一例。

古人律体绝句的结尾处,有时用一种叫做“一笔荡开”的方法,往往会产生一种“寄意无穷”的效果。这首诗所不同的,是它不在第四句用,而在第三句时即已“荡开”。说愁眉,说泪眼,虽然作者余情未尽,而其他的事情已不必增添,于是忽然揽入一轮明月,以写无可奈何的情态,体现了构思的险谲。这两句看似将全诗截为两段,实际上则是欲断不断,题中用“忆”字,将全诗连贯起来,依然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别是一般滋味”。本来月光普照,遍及人寰,并不偏扬州。而扬州的魅力,也不是仅在月色。诗为传神,有时似乎违反常理,却能深入事理骨髓。“三分”、“无赖”的奇幻设想,也有它的渊源与影响。(www.lz13.cn)《论语》中有“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勤。”不过这是赞颂周文王的句子,没有半点诗意。谢灵运说:“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而徐凝这首诗中的“三分之二”不但是诗意的,而且是新奇的。这些数目字,都不可以常理而论,而具有很强的艺术效果,致使后世之人对扬州的向往如醉如痴,“二分明月”成为扬州的代称。此后宋人苏轼的《水龙吟·和章质夫杨花》中“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也不逊色。至于“月色无赖”,后世如王安石“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中的“春色恼人”,即运用了同一手笔。

诗人把扬州明月写到了入神的地步,并用“无赖”之“明月”,把扬州装点出无限的风姿,与《忆扬州》的标题吻合无间,使人向往扬州的美好。这也许是诗人有意的安排,这种大胆的艺术构思所产生的效果,令人为之惊叹。

【赏析2】

说是忆“扬州”,实际上是一首怀人的作品,所以诗人并不着力描写这座“绿扬城郭”的宜人风物,而是以离恨千端的绵绵情怀,追忆当日的别情。不写自己的殷切怀念,而写远人的别时音容,以往日远人之情重,衬出今日自己情怀之不堪,是深一层写法。

前两句,所谓“相见时难别亦难”,极写当日别离景象,萧娘、桃叶均代指所思;愁眉、泪眼似是重复,而以一“难”一“易”出之,便不觉其烦,反而有反复留连、无限萦怀之感。当日的愁眉,当日的泪眼,以及当日的惨痛心情,都作成今日无穷的思念。于此思念殷切之际,唯觉一片惆怅,无可诉说之人,于是,抬头而见月,但此月偏偏又是当时扬州照人离别之月,更加助愁添恨。虽然时光冲淡了当日的凄苦,却割不断缠绵的思念。这种挣不断、解不开的心绪,本与明月无关,奈它曾照离人泪眼,似是有情,而今宵偏照愁人又似无动于衷,却又可憎。于深夜抬头望月时,本欲解脱此一段愁思,却想不到月光又来缠人,故曰“明月无赖”。

古人律绝的结尾处,有时用一种叫做“一笔荡开”的方法,往往会产生一种“寄意无穷”的效果。这首诗所不同的,是它不在第四句用,而在第三句时即已“荡开”。曰愁眉,曰泪眼,虽作者余情未尽,而他事已不必增添,于是忽然揽入一轮明月,以写无可奈何之态,可谓诗思险谲。这两句看似将全诗截为两段,实则欲断不断,题中用“忆”字,将全诗连贯起来,依然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别是一般滋味”。

张泌的《寄人诗》:“别梦依稀到谢家,小廊回合曲栏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与《忆扬州》几乎写同一内容。而在写法上,却是春兰秋菊,各占一时之选。张诗的谢家、曲栏,同于徐诗的愁眉、泪眼,意指所思之人。后两句,也同样以夜月寄怀。一个说春月多情,一个说明月无赖。虽语言各异而诗意相同。

无赖二字,本有褒贬两义,这里因明月恼人,有抱怨意。但后世因惊赏这对扬州明月的新奇形象,就离开了作者原意,把它截下来只作为描写扬州夜月的传神警句来欣赏,这时的无赖二字又成为爱极的昵称了。这也是形象有时会大于作者构思的一例。

本来月光普照,遍及人寰,并不偏扬州。而扬州的魅力,也非仅在月色。诗为传神,有时似乎违反常理,却能深入事理骨髓。三分、无赖的奇幻设想,也有它的渊源与影响。三分明月,使人想起谢灵运的名言。他说:“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此后宋人苏轼的《水龙吟。和章质夫杨花》:“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也并不逊色。这些数目字,都是不可以常理论的,而它的艺术效果却是惊人的。以徐凝此诗而论,后世读者读此诗后,对扬州的向往如醉如痴,致使“二分明月”成为扬州的代称。至如“月色无赖”,后世如王安石“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中的“春色恼人”即与之同一机杼。

《忆扬州》是一首怀人诗,但标题却不明题怀人,而偏曰怀地。这是因为诗人把扬州明月写到了入神的地步,并用“无赖”之“明月”,把扬州装点出无限风姿,与《忆扬州》的标题吻合无间,因而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向向往扬州的美好。这也许是作者有意的安排,无论如何,这种大胆的艺术构思所产生的效果,是不能不使人为之惊叹的。(孙艺秋)

【赏析3】

徐凝,睦州(今浙江建德)人,字不详。元和中官至金部侍郎。其诗朴实无华,意境高远,笔墨流畅、自然,为元稹、白居易所称赏。其书法著称于时,据《宣和书谱》载:“徐凝,书有行法,其笔意自具儒家风范,非规规于书者。”其《黄鹤楼》、《荆巫梦思》两诗的墨宝,还被宋代宫廷收藏。他不善干谒,仅游韩愈之门,最终没有成名,于是回归故里,优悠诗酒以终。《全唐诗》存其诗一卷。

扬州,自隋唐以来就是人所向往的繁华之地,无数达官显贵、风流才子都竞相来这里挥金买笑、纵酒狂欢,秀美的自然风光,动人的歌喉舞姿,酣畅的欢聚宴饮,触发了许多文人墨客的才情灵感,写下了无数精美的诗文来吟咏他们心中的这个“温柔之乡”。徐凝也是其中之一,在政坛文坛都寂寂无名的他,却因为这首打破传统的诗作而被更多的人所认同了。尽管后来苏轼大学士对他写庐山瀑布的诗评价甚低,说“不与徐凝洗恶诗”!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首写扬州的诗的确不同凡响——

“在扬州这个花繁柳盛、美女如云的地方,我深爱着一位面如萧娘、貌似桃叶的姑娘,她娇弱美丽,多愁善感,时常为思念离人而双眉紧蹙、粉泪涟涟……而如今,我已远离扬州,伊人不再、孤独难耐的我,常常想起和她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妙时光。虽然,今夜一样是皓月当空、明辉朗照,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夜色有多美,原来,天下明月之美有三分的话,扬州的明月竟独占了二分啊……”

诗人一、二句写人:“萧娘”,南北朝时泛指女子,《南史》中有“不畏萧娘与吕姥,但畏合肥有韦武”的记载,唐人诗歌用以为典之后,成为男子所爱慕的美丽而多情的女子的一般称呼;“脸”指的是双颊;“难胜泪”,意为娇羞、经不起感情的挫折,难以承受离别的悲苦;“桃叶”,借指歌妓或钟情的女子;“眉头”是双眉邻近的部位,人在愁苦之时,总会双眉紧蹙、眉头皱起;“易得愁”,是因多情而善感多愁之意。这两句是“互文”,说的其实是一个人。自己钟情的女子如此美丽又如此不堪离愁,诗人自然会难以割舍、常忆心头了。无限思恋之苦由写人而出,点明了主题。

三、四句写景:“三分”喻全部,三分明月之美其实就是明月所有的美;“无赖”是可喜、可爱的意思,也可理解为蛮不讲理,表面上似在嗔怪扬州独占了明月二分的美,实际上更突出了扬州最典型的美景“明月夜”。诗人以月色为代表,既照应诗题,又引人联想:明月当头,佳人相伴,共浴月辉,你侬我侬……那是多么令人陶醉的情景啊!这真是诗人“忆”的原因。扬州的月夜也许和别的地方并无二致,但因为有自己挥之不去的心上人在那里,有无数美好甜蜜的过往在那里,所以,才显得异常的美丽动人吧。

全诗一反传统的先写景后抒情的手法,先写人后写景,而且在写人之中含蕴深情,在写景之时寓情于景,题为“忆扬州”,却偏偏忆萧娘、思桃叶,以致多数人都误以为这完全是一首怀人之作。

其实,佳人是扬州的人,明月是扬州的月,都是扬州最具代表性的人和物,诗人撷取典型入诗,正是为了表达自己对繁华扬州,以及自己在扬州的那段美好而短暂的时光的深深眷恋与追忆之情——想念佳人越苦,这种情感越深;觉得明月愈美,这种情感愈烈!如果仅仅理解为对心爱女子的痛苦思忆,那么,诗歌的境界就大打折扣了。要知道,徐凝不是那个只会围着女人转的贾宝玉……惜乎哉!憾矣!

余试以诗解之曰:

萧娘泣泪桃叶愁,明月依旧君远游。

诗情三分扬州忆,二分无赖似水幽。(幽:深远、高雅、微秘)

上一篇: 田家元日的诗意,田家元日赏析
下一篇:渡汉江的诗意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终南望余雪的诗意房兵曹胡马的诗意渡荆门送别的诗意渡汉江的诗意忆扬州的诗意,忆扬州赏析田家元日的诗意,田家元日赏析题临安邸的诗意,题临安邸的赏析蜀中九日的诗意,蜀中九日赏析社日的诗意,社日赏析十七日观潮的诗意,十七日观潮赏析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