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五月的风摇摇晃晃的到了末尾
老家的秧苗正在水田里吐青
水墨山色,林间小道,青屋黛瓦
都笼罩在虚无缥缈的白雾里
都浓缩在湿湿淋漓的小雨里
戴斗笠,挑木桶的农人
也许就是那位曾今吹牧笛的孩童

五月的风追赶着驼铃到了异乡
长坡的枇杷树在掉着皮,果也熟着
西山的月光在那口老井上徘徊
透露出绵绵的心思和无尽的遐想
清晨,婴儿一声清脆的哭啼
唤醒了整座庭院和熟悉的背影
阳光依旧,乡愁又在悄悄地侵袭 

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