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随身空间之良田农女 >

第18章 生儿子的秘方(上)

【回目录】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其实大刘这种格的男人未必就不好,以前自己就是不喜欢他,看不惯这种好吃懒做,油头滑脑,编瞎话好色的,觉得像自己丈夫汝贤那样有志向有追求,正直严谨的才是好男人,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可是此刻,她内心居然会有那么一丝掺杂了嫉妒的羡慕,说不清道不明。她羡慕刘嫂和大刘之间,这种打情骂俏的情。也许是汝贤一直以来对她的忽视和冷淡吧,让她内心寂寞失落。

从大刘家回来,老太太就没少在海瑞和陈氏面前念叨。

“瞧瞧人家刘嫂,肚皮多争气!生个小子,虎头虎脑的,聪明着那!”

……”陈氏惭愧的低下头,她不是不想给海家生个儿子啊!但这种事,哪是想生就能生的?

?”老太太一肚子怒气,拍着桌子吼,“生不出孙子别喊我!你们这些个不孝的东西!”

你消消气。”海瑞忙安着老太太,“我努力还不行吗?”

香菜捂着嘴偷笑,你努力?咋努力啊老爹,你都不到我屋里头来,那儿子还能孙悟空似的从石头里蹦出来?还有这老太太,敢情是唐三藏转世?念叨的人头晕眼花,直冒金星。

“这娃子还笑,你笑你笑!”老太太狠狠的瞪她。

“香菜小,不懂事么。”陈氏忙把香菜拉到身后,护着她。

老太太更生气了,指着香菜手指发颤道:“你就只会生这起赔钱货!大了还不是贴人家刘嫂儿子?我是白替人家养媳妇儿呢,你索直接送到人大刘家去得了,还省点米!”

,你说啥呀!”陈氏面色难看起来,说我就行,说我女儿就不行。

“哎呦呦喂……以前都说刘嫂生个傻女儿,现在人就生个儿子给你看看!这是啥?本事!你有这本事没?没有!你看那刘嫂成天价高昂着个头,抱着儿子在村里东家串西家,我在人面前,头都抬不起来了!”

海瑞没奈何,只得又劝又哄老太太,他自己生不生儿倒无所谓,但是老太太想要,他就觉得好生愧疚,觉得必须要一个,才算对老的一片孝心。

老太太越念叨越来劲儿,索一屁股往堂屋门前的台阶上一坐,拍着大腿,嚎啕大哭:“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唷!咱们海家要无后啦!我死了,怎么有脸去见你爹啊!还不如我现在就撞死算了!”

,千万别!”海瑞大惊。

“儿啊……”老太太抹一把鼻涕眼泪,老眼婆娑的道,“你要真是对有孝心,就给生个大胖小子,好让你也在清水村抬得起头来唉!”

“是,。儿知道了。儿都听的。”海瑞认真的跟老太太保证,但这事的确是个犯难的事儿,他拿眼瞟了一下陈氏,陈氏微耸着肩,泣两声,淡淡的把目光转到别处。小香菜抱着陈氏的腿,瞧着她爹可怜又可笑的样儿,有些哭笑不得。

过了年,日子就像村里玉带河的流水,哗啦啦就流走了。转眼又是六年过去了,那个臭小子二蛋也能跟在香菜身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这一年,香菜也六岁啦,能跑能跳,口齿清晰。

而这整整六年,老太太就没停止过折腾,经常去玉峰山的北安庙里烧香拜佛,求些仙方回来,着陈氏喝下去,说是这样就能坏上儿子。还有村里听来的那些个偏方,她都一一做了让陈氏吃,但无论别人说的多神,陈氏喝了一直没啥效果,肚子照样是平平扁扁的。求来的那些个所谓的仙方,其实就是庙里的香灰,拿纸包了,就带回家,冲了水让陈氏喝,也不见效。香灰黑黑的,稠稠的,调出来芝麻糊一样,小香菜初时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经常见她喝,就以为是啥好吃的,嘴巴一馋,就趁许氏不注意,端起碗喝了一口。

“呸呸呸呸……难喝死啦!,水……呸呸……水……”香菜喝了一口,难喝的直跳脚,皱起小眉头,吐了半天,逗的许氏“呵呵”直乐。陈氏一边心疼的喂她喝水,一边好笑道,“傻妞妞。这是香灰,不好喝的!”

,那你干啥喝呢?”香菜不解,“这么难喝的东西!”

“为了给你生个小弟呀!”陈氏摸摸香菜的小脑袋,香菜头上已经长了细细黄黄的头发,摸起来绒绒的,是个小黄丫头了。

“为了生弟弟,就要喝那么难喝的东西,我不喜欢弟弟了!”香菜扬着小下巴,晃着陈氏的胳膊道,“不要生了!”

“香菜姐姐!香菜姐姐!”院子里,传来二蛋气的喊声。

“傻妞妞 ̄去和你二蛋弟弟玩吧。”

“谁要和那个臭蛋玩哪!”香菜小鼻子微皱,小嘴一撅。香菜有个特点,一生气鼻子就会微微皱起,皱的像个玲珑的小汤包。

陈氏怜的捏捏她的小鼻子,笑道,“你前儿吃的那鸡汤谁给你喝的?昨儿那麦芽糖又是谁给你唆的?”

“是我刘姨……”香菜不好意思的笑笑,抓抓头道,“好吧,我去帮她带那个臭蛋!”

“这才乖咧 ̄”陈氏看香菜蹦蹦跳跳的出门找二蛋去了,嘴角漾起慈的笑意。

傍晚的时候,香菜才从大刘家恋恋不舍的回来,小手攥着两个衣角,衣服下摆里鼓鼓囊囊的塞着些小甜果和果脯蜜饯子。

“瞧,,我刘姨给我兜了这么多好吃的……”香菜欢喜的进了院子,脆生生的大声道。

陈氏闻声出来,戳着香菜的额头道,“馋丫头!家里有客人在呢,也不怕人笑话。”

香菜这才看到院子里,坐着她,她爹,还有一个陌生男子,他穿着干净的青布袍子,面色白皙,面慈目善,五官明朗,笑微微的,十分亲和,身边还放了个药箱子。

“怎么玩的辫子都散了?”陈氏一边拿手指把香菜的黄发顺了顺,编起麻花羊角辫,嗔怪道,“小疯丫头似的!”

香菜却只是盯着陌生男子看,眼睛乌溜溜的转,海家一向不怎么与清水村的邻居往来,此人是谁呢?

------题外话------

亲,求收藏!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