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35每天跑来跟我告白的女人多了去了

【回目录】

。半小时后,张洛雅被送到了市妇产科医院。

手术室外,景老爷子拄着拐杖,苍老的脸上满是焦虑和不安,而一旁的周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染成了红色,那都是从张洛雅身上流下来的血。

夏槿之浑身发抖的坐在他们身后的座椅上,她两眼空洞,脸色发白,心里充斥着强烈的不安,紧张和害怕。

事发现场只有她和张洛雅两个人,尽管她并不是有意的,但是万一张洛雅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知道,自己根本就脱不了干系!

过了一会儿,景邵帆和黎曼婷匆忙的赶过来了。

“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洛雅,洛雅她怎么会突然摔倒呢?”黎曼婷喘着气,着急的问道。

景老爷子皱着眉,眼神不悦的向后看了一眼。

黎曼婷随着他的视线往后一看,惊讶道,“夏槿之?你怎么在这儿?”

夏槿之抬起头,她站起身来,张了张嘴,又不知从何说起。

景邵帆看了一眼夏槿之,又看向了景老爷子,“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景老爷子叹了口气,便将夏槿之下午来家里说要找张洛雅谈事情,然后两个人去了楼上,直到突然发生意外……都详细的讲了一遍。

黎曼婷刚一听完,气得冲着夏槿之就大叫道,“你到底怎么一回事啊?你不知道洛雅她怀了五个月的身孕吗?你怎么能不小心一点儿呢?到底怎么发生的意外?”

夏槿之忙开口解释道,“是她先推的我,我只不过就顺手拉了一下,谁知道她就刚好摔在肚子上了。”

“刚好?”黎曼婷气得要冲上去,却被景邵帆很快的拉住了,她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她为什么推你?无缘无故的,她不可能随随便便跟你起冲突!”

夏槿之皱着眉,“我哪知道她脾气那么大,我不过就是跟她谈了一些我女儿之前的事情。”

“夏槿之!曦文都已经过世五年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放开?”黎曼婷伸手指着她,“我告诉你,如果洛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绝不会饶过你的!”

夏槿之咬了下唇,没有说话。

这时,黎慕晨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大衣,身高腿长的快步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沉肃而压抑。

“阿晨。”黎曼婷看着眼前卓然挺立的大儿子,心里满是愧疚和心疼,如果今天自己没有出门的话,洛雅应该就不会出事的,阿晨也不会有可能再失去他的第二个儿子……

,洛雅的情况怎么样?”黎慕晨反手握住黎曼婷的手臂,开口问道。

黎曼婷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她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

景邵帆叹了口气,说道,“洛雅还在里面做急救手术,阿晨,你先别急,坐下来等吧。”

话虽如此,却没有一个人肯坐下来,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众人的心也焦灼不安着,时间在每一分每一秒中艰难地度过……。

终于,手术室的灯熄灭了,房门打开后,主治医生走了出来,“谁是孕妇的家属?”

一行人忙走上前去,黎曼婷心急的问道,“医生,我的儿媳妇怎么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能保住吗?”

主治医生语气平淡,“孕妇的肚子里面是一个男孩,已经成型了,只是孕妇在摔倒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腹部……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啊……”黎曼婷一听到这话,眼前一黑,身子一歪,整个人差点儿就要晕过去了。

景邵帆一把抱住她,又听到医生继续在那说道,“孕妇失血过多,又刚刚做了刮宫手术,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等她清醒后你们注意安慰她的情绪,千万不要再刺激到她,否则对母体的恢复很不利。”

这时,张洛雅躺在手术推车上被护士推了出来,她双眼紧闭,面如死灰,整个人憔悴的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纸娃娃。

黎曼婷一看到她这幅样子,又想到那成型的男婴,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趴在景邵帆的怀里哭的不能自己。

夏槿之在他们身后,小声地开口说道,“对不起。”

黎曼婷一听到她的声音猛然抬头,她咬牙切齿的就想要冲过去,“你现在满意了吧?自己的女儿死了,就想让阿晨也断子绝孙,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如果曦文在天上知道阿晨没了自己孩子的话,你以为她的心里就能开心吗?”

景邵帆死死地抱着她,“曼婷,曼婷你冷静一点。”

“我又不是故意的。”夏槿之委屈的不行,“谁让她先推的我啊,我哪知道她那么脆弱。”

“你!”黎曼婷气得想冲上去打她。

“亲家母。”景邵帆只好开口,语气带着悲痛和无奈,“我们失去了一个孙子已经够难受了,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拜托你先离开吧。”

夏槿之紧了紧手中的包带,刚想要离开,黎曼婷一把就扯住了她挎包的袋子,“不准走,你把我的孙子还给我!”

夏槿之吓得花容失色,她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黎曼婷,景邵帆也往后拉着黎曼婷的手,“曼婷,曼婷你先放手。”

正在三人互相拉扯之际,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黎慕晨开口道,“,让她走吧。”

黎曼婷一愣,夏槿之夺回包带,匆匆地就转身离开了。

“阿晨。”黎曼婷的脸上满是悲伤,失去一个孩子她固然痛苦,可她更心疼的是自己的儿子,他今年才三十五岁,却已经是第二次失去自己的亲生骨肉……“阿晨,都怪,是不好,对不起你,没能够照顾好洛雅,没能保住你的孩子。”

黎慕晨走了过去,强忍着悲痛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意外。”

黎曼婷趴在儿子的怀里,哭得更难过了……

夏槿之离开了妇产科医院,匆匆忙忙地打车回到了夏宅,她本想走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却没想到一进客厅就见夏成霖和厉雨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放的电影画面。

夏成霖听到动静后回头,下一秒却被夏槿之身上的血迹惊住了,他站起身走了过去,问道,“槿之,你这身上哪来的这么多血?”

夏槿之低头一看,白色大衣的下摆处有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渍,是之前在张洛雅房间里摔倒的时候被沾上的。

“槿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话啊?”夏成霖皱着眉,声音愈发严厉的追问着。

身后的厉雨也站了起来,她看着夏槿之身上的血渍,脸上疑虑重重。

“大哥。”夏槿之这时才后怕的哭出了声,“怎么办,黎慕晨的儿子没了。”

“儿子没了?什么意思?”

“我去找黎慕晨的媳妇谈事情,谁知道她突然生气了,就伸手推了我一把,我当时也没有注意,就随手拉了一下,谁知道她就跟着我一起摔在地上了……她在那儿一直喊疼,还流了好多好多的血……送到医院以后,医生说孩子已经死了……大哥,怎么办?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夏槿之边哭边说道。

“你先别慌。槿之,你告诉我,当时的现场除了你们俩人,还有其他人在场吗?”夏成霖沉稳的问道。

“没有没有。”夏槿之边哭边摇着头,“我们俩在楼上的卧室,当时就我们两个人在场。”

夏成霖又问道,“那他们现在哪一家医院,还有你是怎么回来的?”

“他们在妇产科医院。我打车回来的,黎曼婷不让我走,但是景邵帆让我离开的。”夏槿之老老实实的交代道。

“这样,你先去换一身衣服,我马上带你再过去一趟。”夏成霖思忖了一下,随即说道。

夏槿之摇了摇头,“我不要!我又不是故意的,待会儿如果那个张洛雅醒来以后,万一再一口咬定我是故意推她的,死咬住我不放怎么办?”

明明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学教授,此刻却好像个小姑似的那么慌乱无措,夏成霖看在眼里,无奈又觉得心疼。

“槿之。”他看着夏槿之,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既然因为你发生了意外,我作为大哥就必须带着你一起去向人家赔礼道歉。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为了不闹上法庭,不破坏我们两家的关系,槿之,你今天必须得跟我再过去一趟。”。

苏若晚下班的时候,走出外交大厦却没有看到那一辆银灰色揽胜。

她站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就接到了景慕琛的电话,“待会儿常德会去接你们先回家,我有点儿事情要去处理。”

苏若晚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口就问了一句,“有什么事情呀,那你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大嫂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现在妇产科医院里做手术,我得过去看看。”

苏若晚吓了一跳,“大嫂流产了?怎么会这样?”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等我到了那儿看了再和你说,今晚,我可能会晚点儿再回去。”景慕琛解释道。

“那我待会儿要不要也过去一趟啊?我想去看看她。”苏若晚开口问道。

虽然她和张洛雅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张洛雅也貌似很不喜欢自己,但是流产这种事情,对一个女人来说肯定是很痛苦的。

她是一个母亲,她也能感同身受,不管怎么说,苏若晚觉得作为妯娌,也应该去看看张洛雅。

“不用,你还是带孩子们先回家。大嫂刚刚流产,情绪肯定很不稳定,我怕到时会吓到孩子。”景慕琛说道。

“嗯。”苏若晚想想也觉得对,只好叮嘱道,“那你小心点儿开车,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好。”景慕琛笑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妇产科医院,vip病房。

夏成霖带着夏槿之刚走到病房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张洛雅歇斯底里的哭声,“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啊……”

“洛雅,你别太难过了,你和阿晨都还年轻呢,孩子没了可以再生啊,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好你的身体。”黎曼婷在一旁劝着。

“阿晨。”张洛雅哭着看向了黎慕晨,“阿晨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黎曼婷赶紧走过去把黎慕晨拉了过来,让他坐在了床边上,这才对张洛雅说道,“洛雅,阿晨在这呢,你放心吧,他不会怪你的,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个意外啊。”

“这不是意外!”张洛雅在枕头上边摇头边大叫道,“是夏槿之那个女人,都是她害的!她的女儿和孙子死了,她不想让阿晨过的幸福,所以就想要来报复我,让我也一样没有了孩子!,阿晨,你们不知道她有多恶毒,明明知道我怀孕了,还在那说话刺激我,还故意把我推倒在地上,让我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阿晨,你们要帮我做主啊!”

景老爷子坐在椅子上,他两手拄着拐杖,眉头深锁,苍老的脸上沉重又带着悲痛。

一旁的景慕萱看着张洛雅这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她的眼圈也红了,靠在丈夫的怀里,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而屋外的夏槿之一听到张洛雅的这一番话,脸上迅速闪过了一丝不安,转身就想要走。

夏成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槿之,你做什么?”

“大哥。”夏槿之皱着眉,“我,我想……”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声,“二位在这里做什么?”

夏槿之抬头,就看进了一双漆黑如深壑般的眼眸里。

景慕琛穿着一身深灰色的羊绒大衣,里面是同样深灰色的羊绒衫,英俊疏朗的五官线条仿若刀刻斧凿,而稍稍凹陷的眼窝,使得他的眼神愈加犀利深邃,整个人光是看着就让人倍感压力。

夏槿之无端响起了他之前警告她的那一番话,眼神一动,迅速移开了视线。

“阿琛,你来啦。”身旁的夏成霖开口招呼道。

“伯父。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说话?”景慕琛声音很平静,这话明明是对着夏成霖说的,可夏槿之却觉得如芒在刺。

“哦,这正要进去。”夏成霖解释道,“槿之,走,进去吧。”

夏槿之无奈,只好被夏成霖拉着,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了病房里面……

宽敞豪华的vip病房里,张洛雅还躺在床上不停的哭泣着,她的右手紧紧的抓着黎慕晨的大手,哭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而整个屋子里也始终弥漫着一股凝重悲伤的氛围。

听到开门声响后,众人纷纷转过头来。

夏成霖沉稳地主动开口说道,“景老先生,景先生,景夫人,还有阿晨,对不起,我带着槿之来给你们赔礼道歉了,由于舍妹的不小心,导致了这一场意外的发生,使你们失去了……”

“她不是不小心!”张洛雅在枕头上转过头来,左手奋力的抬起指着夏槿之,怒目圆瞪的说道,“她跑过来说要找我谈事情,还说不能在人多的场合!我跟她一起在楼上的卧室里谈话,谁知她突然就出言刺激我,还把我推倒在了地上,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不想要看我生下孩子,不想让我霸占她女儿的位置!阿晨,爸,爷爷,你们可一定要帮我做主啊,她这个女人好狠毒啊!她是杀人凶手,她杀了你们的子孙,你们快报警抓她啊!”

一听到“杀人凶手”这四个字,夏槿之气得浑身直发抖,忍不住反驳道,“胡说,明明是你先推的我!我只是不小心拉到你了,你自己重心不稳才跌倒在地上的,你不能把责任全部都赖到我的头上啊!”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张洛雅一口咬定,“你特意挑了一个爸不在家的时候过来,知道爷爷身子也不方便,所以你就可以和我单独在楼上谈,好方便你对我下毒手!”

说着,她又看向了黎曼婷,苦苦哀求着说道,“,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好阿晨,我一直都梦想着要为他生下一个可的宝宝。你知道吗?前几天孕检的时候,我都看到宝宝的小手和小脚了,他是那么地可,那么地健康,可是现在……都是夏槿之这个女人!她为了她的女儿,就跑过来报复我,让我现在也没有了我的孩子……”

夏槿之这下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张洛雅这个女人会这么反咬一口,她当时就不应该去找她,就算找也不应该单独谈话,现在她百口莫辩,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还要落得个“杀人凶手”的下场。

黎曼婷看张洛雅那么激动,生怕她再伤到了身子,忙在一旁连声安抚道,“洛雅,你先别激动,这一件事情,我们一定会替你做主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不能再伤到身子了知道了吗?”

张洛雅的眼泪流个不停,可是一双眼睛却一直怨恨的死死盯在夏槿之的身上。

都已经五个多月的孩子了啊,就这么突然没有了,让她的满心期待一下子全部落了空,这让她怎能不恨?怎能不怨?。

黎曼婷费了好一番唇舌才让张洛雅继续躺在了病床上,留下了景慕萱和欧律在那儿陪着她,其他人则一起走到了里间的小屋子里谈话。

房门一关,夏槿之开口就说道,“不管你们信或不信,我真的没有要害她的意思。虽然之前我也曾想过,不想让黎慕晨过的那么逍遥快活,可我顶多也就是想刺激一下她而已……意外发生了我也很难过,我也感到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是她所说的那样、是故意去推倒她的。”

黎曼婷深吸一口气,“既然你说你只是想要刺激她,那么我请问你,你要刺激她做什么?曦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走了我们都很难过,而其中最难过的就是阿晨,他现在好不容易从五年前的事情中走出来了,现在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你作为他曾经的婆婆,作为一个长辈,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这个女婿吗?非要他继续孤身一人才算对得起曦文?为什么你不愿意放下过去?为什么你就不能祝福他?反而还要来一次次的破坏他安静的生活!”

“祝福他?”夏槿之觉得可笑,“好,既然你说让我放下过去,那我们就来把过去当年的事情都一次说个清楚!”

她低头拉开挎包,将那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拿了出来,将之递到了黎曼婷的面前,“这个是我女儿当年大学的时候,写给景慕琛的情书,你看看吧!”

黎曼婷脸上一愣,她看了一眼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景慕琛,半天后才伸手接了过来。

景老爷子一听到这话,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黎曼婷和景邵帆扫了几眼信件开头的内容,就将信纸折了回去塞在了信封里面。

夏槿之看着他们的动作,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当年你们景家遭遇财政危机的时候,若不是我父亲答应投资,你们景家早就宣布破产了,哪里还有如今d市第一商界龙头企业的地位?可当初你们是怎样获得这一笔投资的,你们自己心知肚明!分明就是利用曦文的感情,骗她说是景家儿子和她结婚,谁知婚礼上,新郎却不是景慕琛,而是黎慕晨!”

黎曼婷将信封递还给她,开口说道,“曦文喜欢阿琛的事情,我们在联姻的时候确实都不是很确定。而当时爸提出来要和夏家联姻的时候,阿琛是直接开口就反对的,而阿晨是同意的,所以我们才会答应这一场联姻,让阿晨和曦文完婚。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你所说的利用曦文感情这回事。”

“而且,在曦文嫁进我们景家以后,我自认作为一个婆婆,我从不曾在任何一个方面亏待过她。她嫁进来不久以后就怀孕了,我们全家都很高兴,阿晨提出要带着她出去单独住,我们虽然心中不舍,但也选择尊重曦文的意见。我和邵帆在那以后更是隔三差五就会去黎宅看她,各类营养品,补品从不曾少过。阿晨对曦文的好,我们也都看在了眼里,相信你作为曦文的母亲,她肯定也没少和你说过阿晨对她的体贴关吧?难道这些,你也都会怀疑吗?”黎曼婷说道。

夏槿之冷笑,“我女儿的为人如何,我作为母亲最为清楚,不劳你来提醒。我现在就想来追究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儿子景慕琛,当年明明就知道曦文喜欢她,所以才利用她的喜欢,来达成联姻的事实!也就是说,你的两个儿子是串通好了的。你们景家的这种行为,和诈骗没有什么不同!就算是到了法庭上,那也是要判罪的!”

此话一出,除了黎慕晨和景慕琛,众人都纷纷脸色微变。

景老爷子颤悠悠的开口,“你错了,当年,阿琛根本就不知道曦文喜欢他的事情。是我,都是我,我为了保住景家的事业,所以才跟你父亲说,两个孙子任由挑选。只是后来,阿琛一口就拒绝了,而阿晨却答应联姻,所以才会发生后面的那一系列事情。”

“不是这样的。”黎慕晨突然开口,“整件事情和爷爷没有关系。至于阿琛,他当年的确也不知道曦文喜欢他,而我确实是因为喜欢曦文才会答应联姻的。曦文喜欢阿琛的事情,我也是在她过世以后,无意中从她的日记里才发现的。你如果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太喜欢曦文了,却没有顾及曦文的感受,自私霸道的娶了她……”

“阿晨,你别说了。”黎曼婷心疼的握着黎慕晨的胳膊,她回头看着夏槿之,眼里满是悲痛,“夏槿之,你够了没有,曦文都走了五年了,你到现在还来翻这些旧账做什么?就算你真的要讨一个公道,好,现在洛雅的孩子也没有了,阿晨已经连续失去两个心的女人为他孕育的亲生骨肉了,难道,这样的痛苦和折磨还不够他承受吗?”

“不,不,我不信!”夏槿之一直在那摇头,猛地,她又抬头看向了一旁的景慕琛,“景慕琛!你说,你明明很早就知道曦文喜欢你了对不对?”

景慕琛微微凝眉,“这个事情,我之前已经说过多次,如果你实在仍不相信,那我也无话可说。”

“我不信,我就是不信!”夏槿之疯了一般的大喊着,“你们明明在同一所大学,她还给你写过情书,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

“每天跑来跟我告白的女人多了去了,难道我每一个都要记着?”景慕琛微微勾起一边的唇角,冷言冷语的回道。

夏槿之的身体不禁晃了晃,她伸手按在太上,整个人都有些恍恍惚惚起来。

事已至此,夏成霖叹了口气,伸手握住夏槿之的两只胳膊,抱歉的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我先带舍妹回去,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很抱歉,对不起。”说完,他推开门,带着夏槿之就离开了。

“唉。”黎曼婷也深深叹了口气,“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们进去吧。”

景邵帆扶着景老爷子回屋,黎曼婷也跟着走了回去。

小屋里,只剩下景慕琛和黎慕晨站在那儿。

黎慕晨伸手从衣兜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递了一根到景慕琛的面前。

景慕琛看了一眼黎慕晨,伸手接过那一支烟。

不一会儿,整个屋子里便泛起了层层袅袅的烟,兄弟两人微微低头,沉默的在那着烟,半天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终于,在完了一根烟后,黎慕晨低低地开口说道,“现在知道我当年为什么针对你了吧?”

烟雾缭绕中,景慕琛微微眯着眼,没有回话。

“呵。”黎慕晨笑了一声,“大哥很可笑吧,直到她死了,我才知道,其实她的是你。”

景慕琛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大哥,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黎慕晨又点起了一根烟,他狠狠的低头了一口,边吐烟圈边幽幽地说道,“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而已。”

“误会?”景慕琛眼中带着一丝疑虑。

“对,都是误会。”黎慕晨讳莫如深地笑了笑,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抬脚往门边走去,“你早点儿回去吧,别让弟妹和孩子们担心了。”

景慕琛看着他落寞的身影,喊了一句,“大哥。”

黎慕晨站住,却没有回头。

“我相信,大嫂她最后上的人,一定是你。”景慕琛的声音低低的,却仿若大提琴般的深刻。

背对着他的黎慕晨,脸上微微笑了下,然后他伸手拧开了门把,走了出去。

景慕琛在屋里,一直将最后的一口烟完,最后,他皱了下眉,抬脚走了出去……

俪园。

苏若晚坐在桌子面前看着玖玖那一张已经完成一半的彩笔画,边看边微微笑着。

咪,怎么办哪?时间快来不及了,我怕我画不完。”玖玖皱着小眉,白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愁容。

“没关系啊宝宝,你只要努力了,到时候太爷爷看到一定也会很开心的。”苏若晚安慰着她。

玖玖嘟着小嘴,说道,“可是,我才把爸爸,咪还有彦彦哥哥画上去,太爷爷,爷爷和我还都没有画呢,还有大伯,大伯母,姑姑……”

听到“大伯母”这三个字,苏若晚不禁又想到了景慕琛的话。

张洛雅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看了眼时钟,已经是晚上的9点多钟了。

“好了宝宝,今天我们就先到这儿吧,来,咪带你去洗香香。”苏若晚牵着玖玖的小手,走进了卫浴室……

将两个小祖宗伺候到了床上又哄睡着,苏若晚熄灭灯,关上小房间的门,走回了主卧。

她拿起手机拨打了景慕琛的手机号,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了,“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他低沉又磁的声音,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苏若晚突然觉得他的声音似乎有点儿低落。

难道是张洛雅的情况很不好?

“老公。”苏若晚开口,却只问了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到楼下了。”景慕琛看了一眼时间,“孩子们都睡了吧?”

“嗯,都洗好澡睡觉了。”苏若晚回道,随即甜甜的说道,“那不说了,你快上来吧,我挂了。”

“呵。”景慕琛笑了一声,心情突然好转,“这么急?”

苏若晚无奈的抿了下唇,“谁急啦?我挂了。”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拿起睡衣走进了卫浴室,想了想,又把卫浴室的门给反锁了……

景慕琛停好车,低头在自己的衣服上闻了闻,随即他微微皱着眉头,推门下车。

走出电梯后,拿着钥匙开门,推门而入,玄关处一处顶上的灯正晕黄的亮着,他勾了勾唇角,带上房门,低头换上室内拖鞋。

将大衣脱了扔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走到主卧推门走了进去。

卫浴室里传来一阵水流唰唰的声音,景慕琛走过去一拧,果然,门被反锁了。

他倒也不急,走到室内的沙发那坐下,拿起一旁的财经杂志看着。

过了一会儿,卫浴室里的水声消失了,“嗒”的一声响后,房门被打开了,苏若晚头上顶着巾,身上一套粉红色棉睡衣走了出来。

“老公,你回来啦。”苏若晚笑眯眯的走了过来,白净的小脸因为蒸汽变得粉红,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粉嫩。

景慕琛将杂志放在一旁,伸手说道,“过来,让我抱抱。”

苏若晚粉红的脸变得更红了,她一手还压在头上,另一只手伸进了他的大手上,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他一下子拉了过去,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景慕琛两手搂着她的细腰,虽然外面包着一层棉质睡衣,但是依然显得纤腰不堪一握。

刚低头要往她的脖颈上凑去,苏若晚秀眉微蹙,看着他就说道,“老公,你又烟啦?”

自从她说过不喜欢他烟以后,她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在他的身上闻过烟味了,可是今天,一靠近之下,烟味特别的浓,绝对不止一根。

景慕琛叹了口气,将手从她的腰上松开,“我先去洗个澡。”

苏若晚从他的大腿上站了起来,拿着干着湿发,看着他走进了卫浴室里,却没有关门。

“老婆。”突然,卫浴室里里面传来了他的叫声。

苏若晚内心一震,又带着点儿的甜蜜,回道,“干嘛啊?”

景慕琛其实很少叫她老婆,最多也就是在两人私下里,或者做那种事的时候才会叫她,每次他叫她老婆的时候,都是特别想要使坏的时候,所以他这冷不防的一声叫,多少让她有些害怕又期待,感觉非常的微妙。

“我的浴巾怎么不见了?”景慕琛问道。

“啊?”苏若晚将干巾丢在一旁,不疑有他的快速走了进去,“我刚才洗澡的时候还看到……啊!”

卫浴室内,景慕琛一丝不挂,抱着苏若晚就往浴缸里去。

“老公,我刚才洗过澡了啊,讨厌,身上都被你弄湿了……”苏若晚抗拒着。

“洗过了?那就帮我背。”景慕琛如是说道。

苏若晚:“……”

杯就背,他脱她衣服干嘛?。

两人再回到卧室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苏若晚身上围着浴巾,被他一脸饕餮的抱了出来。

纯黑色大床上,苏若晚看着景慕琛心情很好的样子,这才开口问道,“老公,大嫂的情况怎么样?”

景慕琛说道,“孩子没了,大哥挺难受的。”

“唉。”苏若晚低头,枕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幽幽的说道,“大哥好可怜,第二个孩子也没有了。”

景慕琛抿着薄唇,幽深的黑眸微微眯在了一起。

原本稍稍平静的心情,再度又有些沉闷起来。

“最近发生的事情好多,吴姐怀孕了,上官晏受伤了,现在,大嫂也流产了……”苏若晚开口说道。

景慕琛伸手握住她的手,“没事,都会过去的。过阵子你休个假,我带你和孩子们,去意大利散散心。”

“真的吗?”苏若晚两眼发亮的看着他,随即又叹了口气道,“可是不行,家里出了这么多事,还有吴姐和上官的事情也没有解决呢,这样吧,等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再找时间去吧。”

景慕琛点了点头,说道,“睡吧。”

他伸手将台灯关灭,拉过被子,两人抱得像个连体婴似的,在一起安稳入睡……

张洛雅哭累了以后就睡着了,黎曼婷看着她苍白憔悴的脸,叹了口气道,“阿晨,你今晚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们回去?”

黎慕晨说道,“爸,,爷爷,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陪着她。”

“嗯。还有啊……”黎曼婷又不放心的看着张洛雅,“洛雅流产的事情,张家还不知道呢,你看……”

“那就暂时先不告诉吧。”黎慕晨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让洛雅度过这一段时间再说。”

“好。阿晨,今晚你就辛苦一下照顾洛雅,我们先走了。”

三位老人相携离开了,黎慕晨关上房门,在里面的小屋里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摔东西声惊醒的。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我很累啊,但是不知道亲们看明白没有?阿晨就是个很隐忍,又懂得保护自己心女人的男人,曦文已经死了,所以他不想让她的那些不堪的事情再被翻出来,所以才会自己烧了黎宅,再把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后面我一定要给他安排一个sunshine好女孩儿!

ps昨天小一快被自己蠢哭了,感谢一直支持本文的读者亲们~更感谢昨天送票送钻安慰我的亲们~啥也不说了,我会继续努力哒~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