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17你有没有觉得爸爸有时候挺暴君的

【回目录】

“晏晏,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赵夏丽拿着报纸,双手直抖,脸上满是害怕的神情,“儿子,你、你不会真的是喜欢男人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赵夏丽就觉得眼前一片黑,整个人几乎都要昏厥过去了似的。

,你想到哪儿去了?”上官晏无奈的皱眉,“我去酒吧是有正经事情要做。”

“什么正经事情!”上官厉一拍桌子,举着手指直指上官晏的脑门,声若洪雷般地吼道,“咱家公司才是做正经生意的,你去同恋酒吧还有理了?说,今天你不说个明白别想出这个大门了!”

“哎呀老公,你声音轻点儿!”赵夏丽被上官厉的吼声吓的一惊一乍的,伸手不停地抚着胸口,转脸又对着上官晏柔声说道,“晏晏,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可是上官家的独苗,承担着为上官家沿袭香火的重任啊,晏晏啊,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喜欢男人啊!”

上官晏闭了一下眼睛,整个脑中都嗡嗡的,特别烦躁,“,你放心吧,我喜欢的是女人。”

“那你去同恋酒吧做什么?”上官厉声色俱厉的再次发问道。

上官晏眨了眨眼,伸手端过一杯豆浆,“纯粹有点儿私人事情。”

“什么私人事情?”上官厉锲而不舍,继续追问道。

上官晏喝了一口豆浆,无奈的叹了口气,“爸,我今年都要二十五岁了,能不能有点儿保留自己**的权利?”

“**?”上官厉的脸瞬间如同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那么难看,“你跟你的父母谈**?”

“欸,老公啊。”赵夏丽见状赶紧起身走了过来,揽住上官厉的胳膊轻声劝慰道,“别上火别上火,晏晏他年纪还小,有话好好说,你不要太严肃了嘛!”

上官厉回头使劲的瞪着她,“他自己都说快要二十五岁了,这还年纪小?想当年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公司都已经上市了,他也从你的肚子里生出来了!”

“呃,这时代不同了嘛,现在的男人不是都讲究什么先立业后成家嘛?而且,这话也是你说的啊,我倒是挺想让儿子早点儿成家呢,也好让我抱抱孙子、孙女儿什么的。”赵夏丽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就是在轻声嘀咕了。

没办法,她这个老公啊什么都好,就是太大男子主义,他决定了的事情,用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不行!”上官厉一瞪眼,看着赵夏丽就说道,“你赶快,让你的那些亲戚、朋友什么的,把d市适婚年龄的女人照片、资料什么的全都收集一下。”

赵夏丽的眼中慢慢露出了欣喜,惊讶的问道,“老公,你这意思是要?”

“给臭小子相亲!”。

周一,尚冠集

“晏晏啊,你怎么又跑去公司了?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和王阿姨家的女儿吃午饭的吗?晚上啊还有你周伯伯的孙女,约的是去剧院看芭蕾舞的表演。”上官晏刚到办公室便接到了母亲赵夏丽的电话。

上官晏一手捏着眉头,白皙俊逸的脸上慢慢浮起不耐烦,“,我光周末这两天都已经约见了四个女人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儿喘息的时间?”

“不行!”赵夏丽在那头说的头头是道,“你爸说了,今年啊必须让你交个女朋友,明年必须结婚,最迟后年必须要生孩子!晏晏,你乖一点,听你爸的话,上官家可就你这么一个独苗,你可不能真的误入歧途了啊。”

上官晏忍着骂脏话的冲动,努力平复着胸口积攒的闷气,才缓慢地开口说道,“,既然如此,能不能找个更好的办法折中一下?”

“更好的办法?”赵夏丽一头的雾水,“可是这人你总要见见的嘛,光看照片不靠谱的,这不光得你看,我也得看,包括你爸爸、你,一定要选出来一个你喜欢、我们也满意的好女孩儿。”

“能不能把她们一次全看了?”上官晏直接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赵夏丽问道。

,我安排我的私人助理与你合作,时间、地点、人选由你们定,我到时候再参加统一的面试。”上官晏说道。

赵夏丽:“……”

感情他把这谈女朋友也当成公司面试员工了?

上官晏说服了母亲后便挂断了手机,随即又拿起桌上的电话直接拨了吴丽丽的分机号。

“您好,这里是尚冠集助理办公室,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听完吴丽丽在那头客套又公式化的标准应答后,他硬邦的抛下了一句话,“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吴丽丽放下电话,拿起笔记本和笔,起身就朝着副总裁办公室走去。

“叩叩叩”敲了几声门后,屋内响起了上官晏平静无波的声音,“进来。”

“总裁,您找我?”吴丽丽轻轻推门走了进去,毕恭毕敬地站在黑色办公桌前说道。

上官晏直接扔给了她一张纸,“你现在到这个地址去一下。”

吴丽丽伸手拿过那张纸,上面是一栋别墅的地址,“总裁?”她瞬间满脸的防备,双手也环在了胸前,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该不会是……让我去那儿出卖色相的吧?”

她抖抖索索、又一脸宁死不屈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可告诉你啊,我这人虽然钱,但是我绝不会出卖自己的**的!”

上官晏顿时满头的黑线,一双漂亮的狭长眼睛似笑非笑的看向她,“如果真的需要助理去出卖色相的话,你以为我会选择你?”

“你什么意思啊?”吴丽丽顿时火冒三丈,“姐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你看不上,还有别人看得上呢!”

上官晏“嘁”了一声,笑得明媚洞悉,“谁看得上?那个同恋男人吗?”

“啪”地一声,吴丽丽一拳砸在了黑色的办公桌面上,她忍着手上传来的剧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准你侮辱我的男朋友!”

“你的男朋友?”上官晏挑了挑眉,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她越炸,自己的心情好像就越爽,说出口的话也就越毒舌,“我看他是别的男人的女朋友吧!”

“你!”吴丽丽举着手指指着上官晏,此刻她已经怒火中烧到完全忘乎所以了,口不择言的就说道,“你这个臭小子!我看你是皮痒欠了是不是?”

上官晏忽然间站起身来,两手插在裤兜里,声色俱厉的喊了一句,“吴丽丽!”

“嘎?”吴丽丽瞬间歇菜,她看着骤然间变得严肃而又正经的上官晏,“做、做什么……”

“废话少说。你手上的地址是我家,我母亲要给我办一个相亲大会,具体的细节就由你去和她沟通一下,你们安排出一个稳妥的时间出来,到时候你再和我一起去参加。”上官晏一顺不顺的看着她,一嘴流利的布置着。

“相亲大会?”吴丽丽眨了眨眼,“为什么要我负责啊?还有,那是你的相亲大会,为什么还要我去参加啊?”

上官晏皮笑肉不笑了一下,语气森然的说道,“你是我的私人助理,这又是我的私人事情,你不负责谁负责?”

他看了一眼吴丽丽,又好心的加了一句,“只要你伺候好我,好处少不了你的。”

好处?吴丽丽眼睛一亮,“那……好吧。”

官大压死人!既然有好处,那就做吧,反正她以前做过礼仪公司的策划,区区一个相亲大会难不倒她的。

“好了,那你现在就去吧,车费回头记得报销。”上官晏一脸和颜悦色的说道。

吴丽丽点点头,恢复了先前的毕恭毕敬,“好的,总裁。”

说完,拿着那张纸就走了出去。

上官晏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又拿出手机拨打了赵夏丽的电话,“喂,,是我。过会儿我的私人助理会去家里和你商讨一下相亲大会的事情。嗯,对,她叫吴丽丽,你有什么需要都和她沟通就可以了。”。

吴丽丽收拾好东西,提起包,刚要推门出发,想了想她又坐了回去,从包中拿出化妆包,给自己上了一个致又得体的妆容。

上官晏那个臭小子那么趾高气昂,上官厉又那么严肃古板,想必上官夫人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自己必须得将自己准备妥当了,最好全副武装,免得到时候一见面就先漏气了。

她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再三确保没问题后,拿出手机边叫车边离开了公司……

三十分钟后,吴丽丽坐着出租车,绕过绵延的大段山路,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上官家的宅邸依山而建,是一座真正的傍山别墅,周围郁郁葱葱,尽管是冬天却仍然有不知名的野花在开放着。

吴丽丽看着别墅两扇大铁门旁流光溢彩的四个字,“上官府邸”,突然觉得好像来到了古代的大观园,而自己就是那个刘姥姥。

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捏了捏手心,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按下了门铃。

“请问您找谁?”对讲机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些苍老,应该是佣人吧?吴丽丽边想着,遂开口说道,“你好,我是尚冠集的助理,今天是来找上官夫人商量相亲大会的事情的。”

“好的,知道了。”佣人说完,话音刚落,两扇大铁门“吱咯”一声便打开了,吴丽丽看着大铁门后空落落的水泥大道,一个人都没有?!

她愣了愣,随即抬脚走了进去。

整栋主体别墅在大道的最后面,而大道两边则是有着瓦青色墙垣的小亭子或走廊,带了点儿古韵古风的造型,风格简约而又大气。

没想到做现代家居生意的上官家族,竟然生活的宅邸是这种反差风格的,还真是让她有点儿始料未及。

从大门口走到最后面的别墅主屋,吴丽丽踩着一双高跟鞋,足足走了十五分钟,而等她到了主屋门口的时候,身穿白色佣人服的佣人站在门口,看到她便说道,“吴小姐是吧?太太在屋里等你很久了,请随我来吧。”

吴丽丽点了点头,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鞋,确认没什么污迹后,抬脚跟着她朝屋内走去。

室内全是漆红木的家具,墙壁上还挂着许多她看不懂的名画,层峦叠嶂的走廊走了进去,客厅别有洞天,她也才看到坐在白色沙发上的美妇人。

她穿着一身雪青色居家呢子裙装,乌黑的秀发挽在脑后成了一个松散的髻,白皙柔美的脸上,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红,一双秀美的大眼睛,更是点睛之笔,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灵动又朝气,这位是?

“太太。”佣人一出口的两个字让吴丽丽吓了一大跳,这位大美人就是上官晏的母亲?这也太颠覆了吧,她看起来不过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

“吴小姐来了。”佣人继续说道。

赵夏丽弯起唇角,看向了吴丽丽。

一身正蓝色羊绒大衣,黑色裤装,脚上是一双驼色的高跟皮鞋,乌黑的波卷发披散在肩上,妆容得体又细致,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更是熠熠生辉,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不过看起来明丽又大方,眼神里也没有时下那些年轻女孩的算计和市侩。

如果晏晏的私人助理是这样子的女人话,那她也就放心了。赵夏丽心中满意的想道。

“上官太太您好,我是副总的私人助理吴丽丽。”吴丽丽走上前去,伸手和赵夏丽握了一下,结果近距离一看更是惊为天人,忍不住就开口赞叹道,“您好年轻啊!”

“哈哈哈。”赵夏丽一听这话就开心的捂嘴笑了起来,她看得出吴丽丽这话纯粹发自肺腑,因为那双眼睛黑白分明的,一点儿也参不得假。

“来来来,坐吧。”赵夏丽伸手示意道,“吴小姐,你想喝点什么吗?”

“哦,给我一杯白开水就好了。”吴丽丽说道。

赵夏丽笑了笑,吩咐着佣人道,“周婶,给吴小姐上一杯白开水。”

“好的,太太。”周婶点头便退下去了。

赵夏丽坐在吴丽丽的身边,一双秀丽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吴丽丽,开口问道,“吴小姐进入公司多长时间了?”

“哦,刚刚满一个月。”吴丽丽回道。

赵夏丽点了点头,又问道,“吴小姐结婚了吗?”

吴丽丽愣了愣,忙开口说道,“我还没有结婚,不过,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哦。”赵夏丽笑了笑,忙解释道,“吴小姐您别误会,我就是随口问问。”

吴丽丽笑了笑,眼底却有一些不自然,因为这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于是她随即便也补了一句,“没关系,年纪大了,也该结婚了呵呵。”

“哦?”赵夏丽歪着头,虽然年近五十却带着一股类似少女的娇俏,“敢问吴小姐今年的芳龄?”

吴丽丽眨了眨眼,不知怎么回事,脱口而出道,“我二十七岁了。”

赵夏丽点了点头,心中彻底的放下心来,开口劝道,“吴小姐这种心态可不行,这女人啊最重要的就是得保持一颗年轻的心态,现在女人二十七岁真不算大,不比我们那个年代了,年纪轻轻就结了婚,都没有机会再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现在想想,心里还是很后悔啊!”

吴丽丽附和的笑了笑,不打算就此问题再纠葛,“上官太太,时间宝贵,您说一下相亲大会的细节要求吧?”

“好。”赵夏丽爽快点头。

佣人刚好也将白开水端了上来,吴丽丽拿出工作时的专业态度,开始与赵夏丽讨论起相亲大会的细节和安排……

四十分钟后,吴丽丽收起超薄电脑,起身站了起来。

“吴小姐,那这个周六,我们就在金地会所见面咯?”赵夏丽笑眯眯的说道。

“没问题。上官太太,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吴丽丽将电脑装进自己的大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欸,你先等等。”赵夏丽举起手示意了下,佣人便走了过来,将一个红包递给了她的手上。

“吴小姐,这个你收着吧。”赵夏丽直接将红包递给了吴丽丽。

吴丽丽吓了一跳,这……是有钱人家的习俗吗?可是……她一脸为难地说道,“上官太太,这个是副总交代给我的工作,我再拿您的钱,这不太好吧?”

赵夏丽愣了愣,随即又春光明媚的笑了起来,搭在她那一张美丽又脱俗的脸上,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讨人厌,“你拿着吧,这个虽然是晏晏给你的工作,不过,毕竟还是我们上官家的私事,这种事情还要麻烦你亲自跑一趟,我这心底啊实在过意不去。”

吴丽丽心底很纠结,理智在拿与不拿之间来回拉扯着,半天后才开口道,“上官太太,我觉得,这钱您还是收回吧,毕竟,我的工作就是为副总排忧解难,这点小事真的不算什么。”

赵夏丽有些感到意外,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便说道,“那好。周婶,替我送送吴小姐。”

吴丽丽背起包,跟着周婶走出了客厅。

门口正停着一辆包的红色敞篷跑车,吴丽丽嘴角微微动,“呃,这是?”

“吴小姐,请上车吧。”周婶拉开车门,请示道。

吴丽丽只好坐了上去。

还好,敞篷跑车将她送到大门口就停下了,吴丽丽满头黑线地下了车,边拿着手机叫车边腹诽道,感情这是因为家太大了,所以安排的一个摆渡车啊,这有钱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吴丽丽一回到公司,便走进副总裁办公室汇报本周六相亲大会的安排事宜。

她说的口若悬河,终于说完后却见上官晏后背贴在椅背上,薄唇无聊的勾扯着,脸上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说完了?”上官晏眼皮一动,回过神,看着她问道。

吴丽丽点了点头。

上官晏将身子坐正,伸手握住了鼠标,视线也回到了电脑屏幕上,“你出去吧。”

吴丽丽趁他不注意瞪了他一眼,随即又捏着嗓子说道,“那我就先出去了哦总裁。”

说着,转身便离开了。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上官晏拿起手机放在了耳边,“喂。”

“上官小弟?”电话那头是韩禛,磁的男声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听说你这个周六要举行相亲大会?行啊你,竟然想出了这一招!够拉风的啊!”

上官晏无奈的闭了下眼,“又是我透露出去的吧?”

这消息流传的也忒快了点,这么快就被大嘴巴韩禛知道了。

“那可不,赵阿姨和我,那可是义结金兰的好姐妹啊,托你的福,我啊,也开始催我赶紧备战下一代了唉。”

上官晏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你韩大少还缺女人吗?再说了,你这不是刚离婚么?”

“别跟我提那个该死的女人!”韩禛的声音突然就变得很冷厉。

“……”上官晏沉默了。

然后,电话那头就被挂断了。

上官晏放下手机,轻轻叹了一口气,怎么他们这几个兄弟,一个比一个的情路还要坎坷?最顺利的应该就属大哥了吧?。

情路顺遂的景慕琛此刻正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夏晓丽与赫连寻汇报着新濠商业圈的投建进展。

大多数时间都是夏晓丽在侃侃而谈,景慕琛专心的在听,而赫连寻却有些心不在焉。

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赫连寻的手机更是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看,一脸抱歉的对景慕琛说道,“不好意思,景总,我出去接一个电话。”

夏晓丽皱着眉看着他,景慕琛却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唇,“没关系。”

赫连寻拿着手机走出了会议室,门关上后,夏晓丽还愣愣的看着房门,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景慕琛抬眼看了一下夏晓丽,颀长的身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冷言说道,“散会。”

夏晓丽瞬间回过神来,连忙开口道歉道,“景总,不好意思,我刚才想事情想的入神了,请原谅。”

景慕琛微微眯着眼,脸上带着一丝森然的说道,“如果夏经理连这么重要的案子讨论会都能分神的话,我倒真有点怀疑夏氏还有否实力继续这个案子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景总,请给我十分钟的时候,我保证调整好我的状态。”夏晓丽无奈,只好继续低声下气的恳求道。

景慕琛拿着笔记本电脑的手终于放了回去,眼神不咸不淡的瞥了她一眼,“十分钟后继续。”

“谢谢景总。”夏晓丽如获大释,看着景慕琛和樊寅离开了大会议室。

她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心中颓然。

拿人钱手短,说的就是她这样子的状态吧?

将电脑切换到用户状态,夏晓丽拿起手机也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却没有看到赫连寻的身影。

她皱了皱眉,顺着走廊一直朝外面的露天台走去,走近那扇门的时候终于听到了赫连寻的声音,她脸上浮起笑容,刚伸手拉开门,却被赫连寻接下来说出口的话震住了。

“陈哥,我用公司的名义帮你把军火顺利运出境了,事先说好的,事成后的一亿五五分,为什么现在又说这5000万我拿不到了?”赫连寻的声音压抑低沉,带着明显的怒意……

“所以呢,现在你跟我说还要再走一批?否则买方不予付前面那一批的款项?”。

“我说过我只做一次就收手的。”。

“**!”赫连寻怒骂一声挂断了手机。

他一手叉着腰,眼眶发红的转过身,推开门大步地走了回去。

挺拔身影经过的地方,夏晓丽缩在茶水间的门后,眼底发烫,双手也兀自抖个不停……

赫连寻走回会议室,推门进去却发现空无一人,不过夏晓丽的电脑什么的都还在,他皱了皱眉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夏晓丽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晓丽,你刚才去哪里了?”赫连寻拧着眉,又看了一眼主位,“景慕琛他人呢?”

“哦,他看你出去接电话了,就说先休息十分钟。”夏晓丽扯了扯唇角,说道。

赫连寻点点头,一脸凝重的收回视线,两眼失焦地看着电脑界面。

“阿寻。”夏晓丽伸手覆在赫连寻白皙瘦长的骨节大手上,声音轻柔地说道,“最近赫连企业发展的还顺利吗?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们是夫妻,最重要的就是互相信任、互相扶持,你明白吗?”

赫连寻反手握住她的纤弱小手,如玉的面庞浮上一抹宠溺的笑容,“傻丫头,我当然知道了。你放心吧,赫连企业发展的很好,不要为我担心了,嗯?”

夏晓丽双眼紧盯着赫连寻浅褐色的瞳孔,无奈却又沉重的点了点头……

半小时后。

“目前开发案的进度还不错,不过在推广力度上,我建议还可以再加大一些。期待你们接下来的努力。”景慕琛站起身来,与夏晓丽、赫连寻一一握手。

夏晓丽笑靥如花的笑道,“多谢景总的肯定,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景慕琛点了点头,收起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却听夏晓丽继续说道,“对了景总,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之前策划好在金莱骑士俱乐部举办的酒会,现在挪到本周六进行了,那儿的风景很不错,空气也很好,可以骑马,也可以看赛马比赛,如果景总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参加一下?”

“哦?”景慕琛挑了挑眉,问道,“可以带家属吗?”

一旁的赫连寻瞬间眼神一动。

“当然可以啦。”夏晓丽笑眯眯的说道,“与会人员名单和邀请函回头我会发一份到景总您的邮箱,来宾都是d市的显要人士,其中很多都有可能会是我们未来的客户,借此机会我们也可以和他们打好交道。”

景慕琛点了点头,似乎也很满意……

下午下班后,苏若晚坐进揽胜,却发现景慕琛开车直接来到了金盛。

苏若晚看着他,“怎么?不回家吃饭吗?”

景慕琛似乎对金盛情有独钟,不知道是因为吃陆自衡的饭馆不要钱,还是因为吃海鲜?

景慕琛解开安全带,说道,“吃完饭待会儿还有正事儿。”

正事儿?苏若晚拧着眉,也只好跟着下车。

景彦希倒是挺开心的,拿着平板电脑坐在那儿像模像样的点着菜,只可惜最后都被景慕琛一句话给pass了,“他点的菜全不要。”

景彦希自觉没了人权,吃饭也伐开心,待景慕琛走进包间内的洗手间后,他就挪着小身子暗测测地和苏若晚说道,“晚晚,你有没有觉得爸爸有时候挺暴君的。”

“暴君”是他昨天晚上刚从电视剧里学会的词语。

苏若晚捏了捏他白嫩的小脸蛋,“不许在背后说爸爸的坏话。”

景彦希斜睨着她,小老头似的叹了口气,“晚晚,我发现,自从你跟我爸爸结婚以后,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了。”

苏若晚端起果汁帮玖玖续杯,边随口问道,“我哪里变了呀?”

------题外话------

家里有个小孩子真是完全没有办法码字啊,所以好佩服那些当的大神作者!

本文读者群103562864,群里只有30多人,求申请求扰哦~看盗版的亲就不要申请了,你申请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但是进来发现不是在看的我又好心塞~写书很累,看书也不算贵,我不强迫你们,也请你们体谅一下我吧,互相理解哦。ps敲门砖为你的读者名哦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