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一夜贪欢总裁别太猛 >

第972章 父爱如山

【回目录】

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只是希望他好……只是希望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但是她没想到他会这样语出伤人。网

杜雪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不断地摇着头,“我爱你,无论你变的怎么样,我的心意都不会改变,但是我希望你可以重新站起来,我……”

“别说了,我不想听,我要看财 文件了,你抱着小樱桃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杜雪瑶点点头,紧紧咬着下唇,她知道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她更是清楚他对复健的排斥……左立斯曾经告诉过她,在康复之后,他还努力复健了好几周,但是一点成效也没有,久而久之,他就再也不碰那些复健器材了。

其实理由很简单,一向不会受到任何挫败的纪晟泽,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很多令人震惊、倍感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双腿却始终都是无可奈何的状态。

她抱着女儿站在落地窗边,望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些天入梅了,等到出梅之后,天气就会很热……

他不能一直这样坐着不动,这样下去,对他的下身只能是有害无利。

杜雪瑶哄着怀里熟睡的小樱桃,不由得沉思起来……

该怎么办才好?

她深吸一口气,显得有些烦恼。

等到周然带着小王子回来,天色已经渐黑了。

“这小东西太不安分了,在医院里,差点把人家医给咬了。估计只有表哥和表嫂说的听!不过好在挂盐水的时候还挺安分的,现在挂好盐水舒服了之后,又活蹦乱跳的了!”周然把怀里的小王子往地上一放,小王子就到处窜来窜去,跳到纪晟泽的双腿上立即蹭了蹭。

“果然,小王子还是和表哥最好。”周然坐入位置内,看着满桌的菜,随后转头望着不远处的左立斯,“左立斯,你不吃饭吗?”

“我随意。”左立斯一向都不怎么讲究,坐入周然身边的位置后,佣人立即给他添了一副碗筷。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杜雪瑶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字,她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养才能让他努力复健,努力站起来呢?

直到左立斯无意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静,“你打算什么时候继续复健?我看到复健器材已经运进来了,你越早复健,站起来的几率越大,你一直坐着,你的下身会越来越糟糕。(网WwW.GeiLiWX.Com)”在这方面,左立斯是医,没有人比他更懂了,医学上……他左立斯就是全才,他说的话没有一个病人不敢不听,除了眼前这个狂傲的男人。

纪晟泽眉头一蹙,冷淡的出声道:“没有这个打算。”

他此话一出,左立斯震惊了,“你没有复健的打算?”

“没有。”他果断的出声,语气坚定,像是早已做了决定似的。

“这怎么行?雪瑶,你要劝劝他,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必须做复健,必须站起来动,你要是长时间坐着不动,你的下身极有可能会……”左立斯刚想劝说好友,但是却被纪晟泽的话硬打断了。

“做好你的事情就好,只有5%站起来的几率,做不做复健都一样。”纪晟泽放下筷子,转动着轮椅朝着楼下的书房走去,自打他双腿不能站立之后,楼上和楼下都会有一间书房。

看着进入书房的纪晟泽,杜雪瑶原本就没什么食欲,现在更是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我去看看他。”

“别去。”左立斯制止杜雪瑶的举动,“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雪瑶,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请你想办法让他复健!”

杜雪瑶点头,她也想想办法让他复健,可是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她到现在还没想出来办法,她重新坐入座位内,拿起筷子依旧没什么食欲。

周然也沉默了,望了望紧闭的房门,她轻叹了一口气……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等到左立斯离开后,杜雪瑶进入与楼下书房相连的卧室之中……

她洗好澡,趴在**上望着躺在**上看着报表的纪晟泽,她撑着下巴盯着他看了好久好久……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杜雪瑶扑哧笑了,“因为你好看。”她的视线一直落在纪晟泽的俊颜上,从来都没有移开过,她拿出放在一侧的手机,关了静音模式后,迅速连拍了他好几张照片。

纪晟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随后合上文件夹放在**头柜上,那双利眸凝视着她粉扑扑的脸蛋,哪怕是这样,他依然盛气凌人。

“吻我。”纪晟泽话音刚落,手腕稍稍一用力,就将杜雪瑶拉入了怀里……

杜雪瑶眨了眨眸子凝视着他,随后主动伸手环住他的脖颈,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这样浅尝辄止的吻根本满足不了他,他捏着她的下颚,再次堵住她的唇,加深了刚才那个蜻蜓点水的轻吻……

仅仅只是这样,她的一颗心都悸动不已……

“晟泽……”她轻喃着。

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哪里能受得了她这样像是魅惑和鼓动语气的话语?

这一晚……纪晟泽依旧没有放过她……

疲力竭的杜雪瑶,一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等到隔天一早,她在这个男人的怀里醒来,她感受到的是无比的幸福,杜雪瑶伸出手轻轻地描绘着他的轮廓……

“又偷看我?看了这么多年,还没看够?”

杜雪瑶摇头,“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啊!以前的记忆好不容易想起来了,我害怕又会忘记,所以得赶快多看看你,让你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深刻一些,这样我怎么样也不会忘记你了!”

纪晟泽忽的一笑,低头直接给她来了个早安吻。

她笑得很甜,起身拉开窗帘,虽然没什么光,但是雨后的空气依然十分清新。

她带着小樱桃坐入宾利车内,司机驱车朝着雷氏大宅驶去……

才刚刚驶入雷园,杜雪瑶就觉得无比的熟悉。

雷牧萧和童恩惜不知道今天女儿要来,好在是周休日,他们都在家里。

“爸…………”杜雪瑶进门的那一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父母,立即抱着小樱桃满脸笑意的步入客厅。

童恩惜看到杜雪瑶的那一刻,快步走上前,“我的馨儿……”她轻声呢喃着,伸手轻着她白皙的脸颊,“你都想起来了?”

杜雪瑶点头,“想起来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想起了。”她将怀里的女儿递给杜雪瑶,“,纪凝意,我和晟泽的女儿。”

“长得和纪晟泽真是像。”一直不出声的雷牧萧总算是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他低头望着童恩惜怀里的纪凝意。不由得扯动嘴角:“纪晟泽人呢?”

“爸……他……”杜雪瑶一路上都在想说辞,但是一直进入雷园,她也没想到什么说辞,“他不方便来,所以……”

“是不方便,还是不乐意来?”雷牧萧冷冽的语气让杜雪瑶一怔。

“爸,不是的,他……他是腿脚不方便,所以……”

雷牧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蹙眉,语气一如刚才那样冷冽:“要是让我知道他做了什么伤害我女儿的时候,我不会对他客气的。”

“爸,他对我很好,没有做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杜雪瑶急忙出声护着纪晟泽。

“是吗?在国外的时候,他对你好了?没做什么伤害你的事情?”

雷牧萧的话让杜雪瑶哑口无言,原来她在国外的一切,父亲都知道?就在杜雪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从一侧走出来的熟悉声音让她愣住了。

“威廉太太……”杜雪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原来她之前在国外对她这么关照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父亲的吩咐?

“雪儿 小姐,您好。”威廉太太和杜雪瑶打着招呼,“现在应该改口叫馨儿小姐了。”

“威廉太太……你……”

“我是这里的佣人。之前在国外照顾纪少的活起居,也是雷先授意的,他的意思是,按照您的格,您总有一天会找到纪少的。”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父亲的预料之中?

望着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的父亲,杜雪瑶嘴角有了笑意,都说父如山,她这一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为了他,父亲几乎可以说是算尽了一切……所有未雨绸缪的事情,他都做了。

如果她没有回头去找纪晟泽,那么让威廉太太去照顾纪晟泽活起居的这一步棋就走错了……

可惜,这一切父亲都料算的太准了。

怀里的小樱桃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杜雪瑶一惊,立即将视线移到女儿身上,伸手从童恩惜怀里接过女儿,无论杜雪瑶怎么哄,小樱桃依然哭的离开。**贪欢:总裁别太猛!:.uheng.c

“馨馨,把孩子抱过来给我。”冷静低沉的嗓音从一侧响起。

望着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杜雪瑶抱着孩子朝着父亲所在的方向走去。

“爸……”

雷牧萧伸手接过孩子,哄了哄,出了奇似的……孩子没有再哭!

杜雪瑶都怔住了,小樱桃居然不哭了?

望着父亲怀里的小樱桃,她正破涕为笑,乐呵呵的笑着,还咿咿呀呀的想要开口讲什么似的……

“快八个月了吧?”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