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小说 > 总裁的替嫁新娘 >

第二十三章不再依赖

【回目录】

寒学山站在病床前,看着躺着的女子,凌乱的头发散在枕头边,憔悴的脸苍白,眼角有泪流出来。[PaoShu8.coM}他心疼的碰碰她的泪,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这个消息的,他立马打电话给梁梓毅,却发现已经关机。他打电话给他的公司,才知道他已经去了贵州那边。找到薛思晨的号码打了过去,是一个叫孟凡的医生接的,说薛思晨昏倒了住在了医院。他才赶忙跑了过看一看。

“爹地。”小声的喊了一声,薛思晨睁开眼,睫上有泪。看见一张焦急万分的脸,是他,Francis.“思晨,你觉得怎么样?你的脚扭伤了,刚刚医生给包扎过了。““我爹地呢,我爹地怎么样了?“薛思晨坐起来,低头找鞋。

“手术成功的,只是还需要观察,医生说伯父头部受伤严重,现在还在昏迷状态。”寒学山有些不忍。

“我要去看爹地。”直接赤着脚,薛思晨一瘸一拐的往外跑。寒学山赶紧抓住她的胳膊:“思晨!”

“你别管我。我要去看我爹地。”眼泪落了下来,薛思晨有些歇斯底里。

“思晨,你冷静点。”寒学山使劲抓住薛思晨的胳膊,看着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子,心里又是一阵痛。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你滚开,滚开。”薛思晨用全力推开寒学山,向外面跑,每跑一步都象是在针尖上行走,痛的她没有跑几步就跌倒在地上。

寒学山走过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力抱起那个处于有些崩溃状态的女子,慢慢的向重症监护室走去,一边温和的说:“现在是不能进去的,你只能在外面的玻璃窗里看一下。你咪也在哪里,如果你都倒下来了,你要你咪怎么办,思晨,你知道不知道。”

抬起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寒学山,薛思晨低下头,胡乱的用手抹了抹脸,自己真的很差劲,总是说要坚强一点,坚强一点,可是遇到事情,却还是那么容易被击溃。是啊,如果自己倒下了,那么咪怎么办。所以我不能。

“谢谢,Francis。”

来到重症监护室前,罗美伊看见寒学山抱着的薛思晨,赶紧走过来,拉住薛思晨的手:“思晨,你不要吓唬咪啊。”

咪,爹地的情况医生怎么说?”薛思晨让寒学山把自己放下来,罗美伊赶紧扶着她坐在旁边的长椅上。

“医生说你爹地他头部受了重伤,属于原发脑室内出血,虽然刚刚已经利用手术取出了不少积血,可是医生说还需要继续观察,也可能有生命危险。”罗美伊说着又落下泪来。

咪,爹地一定会挺过来的,他那么我们。一定会挺过来的。”薛思晨抱着罗美伊的肩膀。

“不知道思雨会不会回来。”罗美伊喃喃道,思雨的出走,对于薛惊天来说,也是一块心病,她曾看见自己的丈夫好几次看着薛思雨的照片叹气。

“对啊,姐姐。姐姐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薛思晨紧紧握住罗美伊的手。

一个装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人跑过来,薛思晨认出是爹地公司的助手倪雷。

“薛夫人,二小姐。外面有不少记者要采访薛先生的身体状况,场面有些混乱,你们一定不要随便出来。”

“恩。我们知道了。倪雷,多亏你了。”薛思晨冲他点点头。

“不过二小姐,你最好还是出来说明一下,不仅记者们关注这件事情,我们公司的所有股东们也想要知道,现在薛先生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我们公司的股票就开始下滑,我想薛先生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现在需要稳住人心。”

“好。需要我怎么做?”

“二小姐接受一下记者的采访,尽量的安抚人心。”倪雷恳切的说道。

才刚刚接近医院的出口处就感觉一阵喧闹,外面的记者正和保安正面交锋着,寒学山握了握薛思晨的手,薛思晨微微一笑点点头。

见薛思晨一出现,记者们立刻像打了兴奋剂一下子就扑过来,寒学山和倪雷还有几个保镖护住了她。

“薛小姐,我们想知道薛先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薛小姐,这样的情况会对薛氏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股东们都想知道,现在薛氏的股票一直下跌,这个情况会持续多久。”

“薛小姐,你的丈夫梁梓毅先生现在为什么不在你的身边,你们是不是发生情变?”

矛头越来越指向她的婚姻,问题也越来越尖锐,薛思晨惨白了一张脸,寒学山皱着眉,护着她。

“各位记者,请不要打听私人问题。现在薛小姐就薛先生的病情给予你们回答。”倪雷接过话头,鼓励的看了一眼薛思晨。

“各位,我真的很高兴你们能来到这里,关心我的父亲。出来这样的事情,我想大家要体谅,我的父亲需要休息。刚刚的手术很成功。现在他需要修养。我想记者朋友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善良的人,并不想打扰到病人的修养。所以我恳求记者朋友们,现在不要在医院门口聚集。给我父亲一个安静的空间。他恢复了以后,即刻召开新闻发布会。”话一说完,倪雷立刻拥住薛思晨向医院里面走。记者们又闹了一会,才陆续的散去。

“你做的很好。”寒学山冲薛思晨点点头。

“谢谢你。”薛思晨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

“你不要怪梓毅。”

薛思晨垂下眸子,一片暗暗的剪影,扯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是吗,呵呵,有什么关系呢。随便他吧。”

“思晨。”寒学山还想多说些什么,被薛思晨阻拦住了:“Francis,真的谢谢你今天,你是梁先生的朋友。你应该明白的。我之于他,不过是多余的人。而现在,他之于我,也是一样的。”

寒学山定定的看着她,伸手抚弄了一下她有些乱的头发:“你真是让人心疼的女子。”

薛思晨有一瞬间的感动,鼻子一酸,几乎想要哭出来,可是她还是忍住了。自己从来都知道,不能依赖任何人的,却总是控制不了,不能依赖任何人,只能依赖自己。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