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色瞳孔

随便看看吧 / 作者:卡哇伊、 / 时间:2009-10-08 13:06:03 / 44℃
??我想我爱她。却找不到理由。
??或许是太过无聊,孤独,或者痛苦,不管怎么样都好,我知道的只有我爱她。
??萝的就像玻璃,易碎到我不敢触碰,也或许它一直都是碎的,我看到的,只不过是它支离的碎片。
??可是,即使只是碎片。我还是能看到。
??那份像月光一样的美丽。
??却同样也是在月光下破碎的灵魂。
??
??窄小的空间,那彷佛高的遥不可及的铁窗。
??萝的身躯依旧那么瘦弱,她却努力地向上跳着,努力去触碰那根本不可能碰到窗沿。
??纯白色*地连衣裙随着她的动作不断飘动着,偶尔也会露出大腿上白皙的肌肤。
??真是的,一点都不注意,好歹也是女啊。
??刚想开口提醒她,可看到她努力向上跳的样子,我却犹豫了。
??女孩子……?
??很久之前就不是了吧。
??我们,只是实验品而已,在那这个偌大的实验室里,唯一还存活着的两个实验品。
??“萝,别太累了。过来坐会儿吧。”窄小的空间里,即使我只是低语也听得格外清楚。
??萝望着我,眼中好像闪着碧色*的光。在白天好像没那么明显,微弱的月光印在她浅碧色*的瞳孔里,就像是琉璃的颜色*一样,其实琉璃本身是没有颜色*的,只是光透过它而发出颜色*。大概,也正因为这样,才有更多遐想吧
??那样瑰丽的颜色*在她的瞳孔里,一种的美。
??不是中生出的痛苦,而是痛苦中生出的。那种感觉,更加让人感到绝望。
??“才不要休息,小洛你来抱我,我想看到外面。”
??我想看到外面。
??明明听起来那么幼稚还带着任性*,明明只像一个孩子不含任何杂质的撒娇话语。
??却听得,好心痛。
??拖起自己懒得移动的身体,抱起她瘦弱的身躯,在她耳边轻语。
??“萝,太高了,即使抱你也够不到那里。”
??她似乎有些难过,感觉已经有液体在眼眶里打转了。
??我很讨厌女生哭,过去现在都是。因为我讨厌廉价的眼泪,那种眼泪太不真实。
??可萝不同,即使是那模糊的碎片。
??也足以成为我的全部。
??“真拿你没办法呢,站到我肩上来吧。”我从不知道我原本微带沙哑的声音能够那么的温柔,而且是那么的无意识。
??她像猫一样用脸蹭了蹭我的衣服,破涕为笑。
??我蹲了下去,她拖了鞋,颤颤悠悠地踩在了我地肩上,似乎很不稳,我抓住她的左手,萝的右手便扶在了墙上,终于勉强维持了平衡,我才慢慢站了起来。
??萝似乎又轻了不少,是因为最近那些人实验的次数太频繁吗?
??突然我好怕,怕她终于会轻的像纸一样,然后成为泡沫,消失在我的面前。我已经越来越把握不住我们的方向,就像世界正在倾斜一样,谁也无力阻止。
??“啊——”
??思绪还未来得及拉回,肩上的重量明显减少了,而萝,却在向后倒去。
??那种恐惧感包围了我。
??明明自己是那么的无能,却又是那么深爱眼前的少女,我觉得自己就像可悲的傀儡娃娃,明明什么都做不到,却还用那一双眼镜注视着所有的一切。
??我憎恨我自己。那是我那时唯一的感觉。
??在思考这些的时候,我已经比萝先一步倒在了地上,而萝,倒在我的怀里。
??没有疼痛,没有受伤,只有哭泣。
??“小洛,外面有穿白色*长袍的人噢……好恐怖,好恐怖……他们是不是又要带走我去泡在水里?不要……我不要去……”最后的话被呜咽声淹没,窄小的房间依旧安静,只有哭泣的声音,不断回响。
??我没有回答他,也没有资格回答她,无能的我,无法拯救她的我,什么也做不到。
??她一直在我的怀里哭泣。
??眼泪滴在肌肤上的触感,让我想起了萝,那个我记忆里最初的萝。
??她太过安静了,从来不释放自己的恐惧和痛苦,只是独自坐在那个角落里。任由孤独将她淹没。
??即使不说。我也能感觉的到。
??她的心里,那份不亚于这里任何人的恐惧和绝望,那种,深陷于心脏。
??那个时候,大概是我们被抓到这个实验室的第三年。
??有个女孩死了。
??就死在我和萝的面前。
??印象中,只知道她突然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吐着鲜血,她不断抽搐着,鲜红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流下,她的脖子,她的肩头,她的手臂,还有她捂着嘴的双手。
??那些红色*液体经过的地方,全部变成了恶心的好像腐肉一样的物质,似乎渗透了皮肤,进入了血肉当中。
??然后,那些不知道是表皮还是碎肉的东西同血液一起掉落。
??我们都呆在了那里,甚至忘记了叫喊,忘记了避开视线。
??那些,还是孩子的我们。
??侵蚀的速度很快,掉落的碎肉也越来越多,我已经看不清她的脸,只有她绝望、恐惧、疯狂的双瞳深深印在了我的眼中,就像被刻在视网膜上一般,怎么样也抹不去。
??已经有人开始叫喊,或者是呕吐。
??我却像呆了一样看着那个女孩。
??忘记了身体正在不住的颤抖,忘记了周围充斥的叫喊和哭泣。
??那段,太过漫长。
??我看到了她手臂上的白骨,却同时被她的鲜血侵蚀着。
??我一直这样看着,看着她最后无力的挣扎,缓缓爬向我的方向,然后,双瞳失去了颜色*。
??疼痛,将人拉入深渊的疼痛。那是我所有的感觉。
??而萝,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萝,也正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切。
??望着那个已经成为腐肉的女孩。
??用那琉璃色*的眼睛,呆滞地看着眼前地一切。
??那样残忍地无奈,痛苦地绝望,谁都无能为力。
??就这样,那年死了三个人。
??总是在我旁边唠叨的小胖子也疯了,他就那样看着成为腐肉的,没有哭,没有笑。
??然后,疯掉。那样疯狂地残伤着自己的身体,鲜血挂满了他的面庞。
??然后他被带走了。我想,死了吧。
??但愿不是痛苦的死法。
??忘记了悲伤,愤怒,似乎也忘记了死亡的恐惧和与日俱增的身体上的疼痛。
??只感觉到那一双又一双鲜红的瞳孔在窥视着我的,让我无法逃避。
??“萝,我们逃吧。”
??同样-阴-冷的午后,我坐在那个平时专属萝的角落旁。
??像行尸走肉一样,说出了明知道不可能,不带任何期待的幻想。
??“在路边变成腐肉吗……”
??原以为,她不会回答。
??萝的眼睛,已经有了同龄人不该有的沉重与忧伤,我想,我也是吧。那样灰暗的色*彩笼罩着我们所有人的世界,没人能单纯的活下去。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黄莲传说
下一篇:倾城之恋
相关阅读
排行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
端午节
张小娴:幸福总被思念所淹没
蛛丝与梅花·林徽因
冯志:空洞的话
《梦中的孩子》(英:兰姆)
善良的单纯
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林徽因
丰子恺:野外理发处
“艺术的逃难”
赛纳河畔的无名少女
张小娴:美好的性,是阳光下的火炬
[山居笔记]长者
自然
毕淑敏:赔
张小娴:他能抱一个他不爱的人
张爱玲:中国的日夜
赶考的女人
蔡康永的母亲是谁
张小娴:像男人这样的生物
爱情饥渴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