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千千万万次3

两个月后。
尹光年站在A城男子监狱门口,看着沉重的铁门慢慢地打开,一个逼仄而令人窒息的世界展现在他眼前。
他恍惚了一下,然后走进去。
这两个月发生了太多他预料之外的事。
作为始作俑者之一,他每晚都在接受着道德的鞭挞,所以他今天必须来问问,哪怕他完全没有立场出现在那个人面前。
梁起风,他的恩人,因PVC一战爆仓而巨亏,公司倒闭之后,他还非法借贷五千万入市爆炒PTA(即以PTA有机原料作为期货品种的交易),最终倾家荡产,被债主送进了监狱。
而他本应该报答梁起风当年资助自己上大学的恩情,不想最后却一手毁了恩人。
到底是怎么走到了这种地步呢?
他跟在狱警身后,感受着监狱散发出的阴冷气息,心情越发沉重。

玻璃后面的梁起风潦倒消瘦,仿佛一夜之间又老了十岁。
尹光年担忧地看着面前瘦到颧骨突出的老人,梁起风并没对他流露出敌意,反而温和地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坐下,然后拿起听筒。
对上老人磊落清亮的目光,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多事情,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一笔勾销的。
倒是梁起风先开口,笑容慈祥:“我猜得没错,我知道你会来。”
尹光年无法将眼前一脸睿智的老人和在最后时刻冲动得像个毛头小子的梁起风联想起来。他还是不相信,这个聪明了一辈子的人会在最后关头走火入魔。
他皱着眉说:“您欠我一个解释。”
“哦?”梁起风扬了扬眉,“说说看。”
尹光年看着他的双眼:“我相信人一生都会犯一次大错,聪明如您也不能幸免。但梁起风之所以是梁起风,是因为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第二次。”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梁起风一直微微笑着,眼神中带着一丝鼓励。
“您做了一辈子期货,我知道您有自己的一套交易系统,并且严格遵守。起初我最乐观的估计就是与您打个平手,而我最初的打算,也只是与您打个平手。”
梁起风对此不以为意:“你错了,市场如战场,从来都是成王败寇,没有打平一说。”
“您说得对,但这一次您没有敬畏市场,而我胜之不武,请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梁起风沉默了一会儿,笑容有点苦涩:“在我决定与黄征德决一死战的前一天,医生告诉我,我顶多只能再活六个月,是肺癌。”
尹光年被这个消息完全震住,一时之间内心各种情绪涌上来:震惊、愧疚,还有无尽的后悔。
“梁老,我……”
“你那是什么表情?人老了总会死的,我最见不得年轻人的同情了。”梁起风反而成了安慰的那个人,但他收起笑容,沧桑憔悴的脸严肃无比,“如果你想要个解释,这就是我的解释。等你到了我这样半只脚踩在棺材里的年纪就会明白,哪怕知道自己会输,也想跟老天赌一次,赌自己会赢到最后。”
他的神情带着几分得意:“我们干期货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理智也是最疯狂的赌徒。我们不怕输,只怕自己没资本再赌。”
尹光年尽管对某些观点很难认同,但没出声打扰。
“你帮我给黄征德这个老东西带句话,告诉他,找女婿作弊算什么本事!输给年轻人我心里不痛快,我在下面等他,我就不信没有赢他的那一天!”
尹光年却尴尬起来:“梁老,您误会了,我不是黄征德的女婿。想来您也调查过,我的确曾跟他女儿伊蓝交往过半年,而伊蓝的死,我难辞其咎。”
“她就在我眼前,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感觉不知道您明不明白。”他没继续说下去,显然,这些年他还在被这件事深深困扰,“所以黄老先生请求我帮他这一次,我无法拒绝。因为我没有还他一个全须全尾的女儿,我一直心怀歉疚。”
“同样……”他面带愧色地看着梁起风,“梁老,我也亏欠您的。”
母亲从小就教他要知恩图报,如今违背她的教导,地下的母亲恐怕也不会心安。
“当年我刚考上大学,母亲病重,我本来已经打算辍学打工了,如果不是您的资助,我根本不可能完成学业,更不可能有机会去美国深造。我没有资格坐在您面前,没有您当年的善举,就没有我尹光年的今天。”
梁起风难以掩饰已经湿润的眼眶,他长叹一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硬生生把眼里的泪水逼回去:“臭小子,如果觉得亏欠我,就帮我好好照顾我女儿吧。”
一提起女儿,强悍了一辈子的梁起风再也忍不住悲伤,老泪纵横。
“我对不起她。一想到她要流落街头,我这个做父亲的心如刀割。我把梁暖惯坏了,她从小没吃过苦,现在她无依无靠,我在这里愁得每天睡不着觉,将来也死不瞑目……”
尹光年怔住了,他万万没想到梁起风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梁老,我……”
“年轻人,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答应我这个快死的老人吧。”梁起风的声音有些激动,“告诉她别指望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了,从今往后她都得靠自己。你不喜欢暖暖没关系,就把她当妹妹,将来她嫁人,你替我把把关。她要被人欺负了,我闭了眼都不能心安。”
梁起风哽咽起来,一行泪从苍老的脸颊滑落,这样低声哀求的老人让人无法硬下心来拒绝。理智告诉尹光年,这会是个麻烦的开始,但情感上他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
就在这一念之间,尹光年最终下定决心。
他艰难地点点头,君子一言九鼎:“好,我答应,照顾好您的女儿,我会尽力,不让她吃苦。”
“也不要告诉她我生病的事,她越晚知道越好。”梁起风眼眶湿润,干裂的唇微微颤抖,“尹光年,我的暖暖就交给你了。”
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就在同时,狱警不近人情的声音响起:“探视时间到了。”
梁起风眸子一缩,看了狱警一眼,抓紧最后的时间说了一句令尹光年一辈子难忘的警告。
“记住,永远不要疯狂,永远不要逆势而为,过分自信会杀死你。活下来,没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
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许久,令尹光年好半天都不能动弹。
他带着沉甸甸的心情跨出监狱大门,身后沉重的铁门“嘎吱”一声后合上,将压抑到让人透不过气的世界隔绝在身后。
中午的阳光洒在他的肩膀上,却仍旧驱不走从监狱里带出来的阴冷气息。
尹光年好看的眉依然皱着,他还是有些费解。
难道他真的老糊涂了?还是说,要死的人都会不顾一切地疯狂一次?一个深爱女儿的父亲会如此自私吗?
尹光年回头,再看了一眼那道森然高耸的铁门,那里静悄悄的,没有人给他答案。
想起自己在监狱里被迫许下的承诺,他没来由地烦躁,很想抽支烟,摸遍全身才想起自己戒烟很久了,只好站在无人的路上闷声苦笑。
欠下的人情,终有一天,是要加倍偿还的。 

宠你千千万万次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