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人和恶灵

随便看看吧 / 作者:北顾湘鹿 / 时间:2018-08-09 18:07:11 / 23℃

弱鸡男主是个驱魔人,但他其实是个无神论者,根本不信有鬼。
他驱魔只是招摇撞骗,凭着男主光环每次都能行骗成功。人傻钱多的雇主们都认为恶灵被驱走了,恨不得给他发劳模的小锦旗。但今天这一次不一样,他遇上麻烦了。

这次的客户是个阔太太,她告诉驱魔人她觉得自己的儿子被恶灵缠上了。她总是看到七岁的儿子在自言自语,但儿子却告诉她自己在和一个大哥哥聊天。家里有些物品的位置总会改变,她怀疑是儿子调皮乱放东西,但儿子却告诉她是大哥哥不喜欢他们这么摆。

最让她崩溃的是儿子画的画,他画了一个俊美的年轻人,那人笑起来有些痞气。这张画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儿子非要说这个人就是大哥哥,就住在这栋房子里。阔太太问了左右邻居,没人看过这个年轻人。她认为这个跟他儿子聊天的大哥哥就是个恶灵,肯定是想附身在儿子身上所以请驱魔人把它驱走。

弱鸡男主听她罗里吧嗦说了半天,心想什么大哥哥小哥哥的,这是小孩脑发育不完全。分不清幻想和现实应该去医院。但是作为一个职业骗子,还是要把流程走一遍。于是弱鸡男主装模作样的念念咒,施施法,再和小男孩聊聊天:"小朋友,你说的大哥哥在哪呀?"
小男孩悄悄的告诉他:"他在我房间等你呢。"
弱鸡男主心里冷笑:"小屁孩还挺会吓人。"
于是他到小男孩的房间里,打算表演一番就收工。
他照例点起了招魂的蜡烛,假模狗样的念念有词。突然他听到了背后门上锁的声音。
弱鸡男主心里冷笑:"小屁孩花样还挺多,还把我锁起来。"他去敲了敲门喊外面的人开门,但是没有人回应他。
弱鸡男主突然发现,门是从里面锁上的。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突然身后有人轻笑了一声。
弱鸡男主颤巍巍的回过头,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烛光摇曳,有个好看的少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看着他,嘴里叼着根烟。
"我就是恶灵,听说你找我?"他支着下巴看着弱鸡男主,眼里满是戏谑。
"这不科学,世界上不可能有鬼存在。你的存在违反了粒子物理的标准模型理论和热力学第二定律。"弱鸡男主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你叽里咕噜在说啥?"恶灵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吐了个烟圈。
弱鸡男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我喊你爸爸。"

恶灵笑了,很好看但是痞里痞气。弱鸡男主有一阵恍惚:"恶灵爸爸,你长得好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恶灵懒懒的往沙发里陷了下去:"少套近乎,我不吃这套。"
弱鸡男主狗腿的凑过去给他递烟:"恶灵爸爸,我看你面熟,要不你给我个熟人价就别缠着这小男孩了。"
恶灵散漫的扫了他一眼,爽快的答应了:"好啊,反正这地方我也待够了。"
弱鸡男主美滋滋,没想到一条烟就打发了。
恶灵嘴角一弯:"作为交换,我要你的肉体。"
没想到恶灵还是个衣冠禽兽,弱鸡男主拉紧了领口,警惕的看着他:"我是直男。"
恶灵白了他一眼:"你想得倒美,我是说我要附身你。"

没等弱鸡男主反应过来,他就被恶灵附体了。
弱鸡男主叼着烟走出阔太的房子,对小男孩笑了笑。
"大哥哥再见。"小男孩冲他摆手。

"恶灵爸爸,你能不能出来了?"
"不行,我好久没见太阳了。"
弱鸡男主坐在地铁上,旁边的人纷纷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自问自答。

弱鸡男主这次是倒了大霉。恶灵白天附身他,晚上出来也不放过他,非要跟他挤在一起睡还要跟他聊天。弱鸡男主从来没想到恶灵能这么话痨。更要命的是从此之后他真的能看到鬼。
但奇怪的是,弱鸡男主之后的每次驱魔依然顺利,他也搞不懂为什么那些凶神恶煞的鬼听他闭眼瞎念咒会那么害怕。后来他在念咒时偷偷睁开眼,看到了原因。
恶灵把鬼按在地上打的鼻青脸肿:"我的人你也敢动,是不是想再死一次啊?"

弱鸡男主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恶灵很像他以前的一个朋友。
那时候他才十几岁,是个规规矩矩的好学生。
弱鸡男主十几岁也是弱鸡,所以好学生的弱鸡总是被人欺负。
但他有个混混朋友,考试总抄他试卷的,人很仗义总替他出头。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混混朋友的场景,他被几个校霸堵在小巷子里收保护费。
有个少年骑着拉风的摩托车突然出现,叫他们滚。那些校霸滚了,弱鸡仍缩在墙角不敢动。那个少年从摩托车上下来开始老练的抽烟:"你是不是傻,怎么还不走?"弱鸡看着少年很害怕,他叼着烟,白衬衫领口的扣子一颗也没扣,满脸拽样。少年走到他近前,弱鸡害怕的以为他要打自己。少年只是笑了笑,有几分痞气。他吐了口烟圈:"你别怕,以后我罩着你。"
后来,他真的罩着自己。弱鸡一直是弱鸡,但没有人再来欺负他了。
那个少年最后去哪了呢,弱鸡不知道,高中毕业后他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
弱鸡也曾试图找过他,少年曾经说自己会去参军回来再找他。但弱鸡等到最终,少年一次也没出现过。

弱鸡突然很想念他,也许不是突然,是一直很想念。
于是弱鸡到了晚上问恶灵:"恶灵爸爸,你能不能帮我找个以前的朋友,他长得和你很像很像。他说自己去参军了,他去了吗?"
恶灵侧着身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好像要睡着了:"他去了。"
弱鸡男主很高兴:"那他过得好吗?"
恶灵含糊的嗯了一声:"他参军表现很好。"
"那现在呢,他在哪?"
恶灵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他死了。"
空气开始凝固,弱鸡没有说话。
恶灵叹了口气:"你不用为他难过,为国捐躯他死的很光荣。"

弱鸡沉默了半响,笑了:"他生前那么凶,就是死了也是凶神恶煞的鬼,地狱都不敢收他。"他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
恶灵轻轻拍了拍他:"他现在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他。"
"你怎么知道?"
恶灵叹了口气:"因为我就是他。"
弱鸡怔了怔,一拳把恶灵揍倒:"原来是你小子,你他妈不去投胎,在我这装大爷可劲吓我。"
恶灵火也上来了,把弱鸡按着打了一顿:"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么怂我这么放心得下你。要不是老子罩着你,按着你这弱鸡驱魔的本事你以为你活得过三集?"
原来,弱鸡以前的每次招摇撞骗都是真的遇到鬼,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恶灵在默默的保护他。
恶灵打完解气了,往沙发上一靠开始抽烟。他得意的笑了,笑的痞里痞气:"你之前都没发现是我吧?"

弱鸡笑了,他没有告诉恶灵。在十七盏招魂烛点起来,他在烛火摇曳中遥遥一笑弱鸡就认出了他。十年,他没有变。还是十七岁那个满脸拽样,笑起来好看又痞气的少年。那个在昏黄的灯光下吐出烟圈,笑着说"别怕,以后我罩着你"的少年让他心心念念一记好多年。

恶灵又怎么会知道呢,无神论的弱鸡为什么会去当驱魔人。他明知不可能,此生还是想尽办法要再见你一面。

驱魔人和恶灵

上一篇: 1有人在乎我?那个人总不会是你吧?
下一篇:将心比心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徐志摩《残诗》赏析徐志摩简介徐志摩《沙扬挪拉一首》赏析徐志摩《石虎胡同七号》赏析徐志摩《阔的海》赏析北岛《零度以上的风景》赏析北岛《无题:一切都不会过去》赏析北岛《走吧》赏析北岛《一切》赏析北岛《守夜》赏析一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