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暗恋(校园爱情故事)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7-11 19:09:02 / 75℃

爬到床上躺下,小西摸摸胸口,并不觉疼痛,只是有点麻麻的空空的,想到刚刚正狠狠哭了一场,自己有种恍惚,这么多年了,该来的总归会来,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说起来很早就认识了清木,是在初一吧。那时候小西长的很丑,当然现在她也觉得自己不好看,这也是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追过自己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初一一个班,是前后排的位置,只是小西是个性*格特别内向的女孩子,不怎么和他讲话,整天都会趴在桌子上看书,成绩特别好,总是第一的位置,后来班里来了两个复读生,小西就滑倒了第三名。一次考试后老师念名次,念完前两个,还没有念她时,只听后面清木小声的念道:"第三名,小西。"小西一阵惊,名字从他口中念出来是那么好听,缓慢的又有点油滑的小男生的声音,胸口某个地方柔软了一下,回头看时,午后的陽光透过窗子晃花了小西的眼,恍然间看到他露出一颗小虎牙,朝自己眨眼睛。这是个调皮的小男生吧。日后的学习中,小西还是很少讲话,只是会经常听到清木在后面念道:"小西,拿你的作业拜读拜读。""小西,你橡皮借我使使。"虽然回话不多,但小西每次都是很乐意的递过去的,因为她觉得这个男生很特别。

没想到了初三,他们又分到了一班,此时的小西仍旧是那么内向好学,而清木也因为升学的压力努力学习了。因为位置坐的有点远了,而且估计也都羞涩的缘故,连招呼都很少打了,碰面也是低头匆匆而过。只是每次老师念名次,她总会不自觉想起那句"第三名,小西"的滑稽与可爱,嘴角便会微微一笑。

仿佛是该有这场暗恋一样,那么大的校园,那么多的班级,高二那年,当听到老师点到那个有点熟悉的名字时,她呀了一下,原来他也在这里啊。来到城里上高中,同一个镇上的人已经不多了,碰巧又在一个班,有点小老乡的感觉,本想前去打个招呼的,又给忙碌的学习冲掉了,而且他们的位置又远了些,他已经有点大男孩的样子了,熟悉中更多的是陌生。可是同寝室的一个室友高一是和他一个班的,而且他们俩现在位置也坐的近,总会常常提起他,说他人多么多么好,特别乐于助人,学习又特别上进。听多了有时小西也会不由自主的答一句:"看吧,我们那个镇上的人就是这么好,我也是呢。"室友便答道:"哎哟,还真是呢,甭说你们俩还真挺配。"估计室友本来也只是想说你们俩也真像的,结果这个口误却击中了小西,她低下头去,内向的她是不擅长听这种玩笑的,而小小的心却有点波动,每次去教室也总会留意下那个小老乡。恩,他已经长得很高了,也开始穿白衬衫了,他成绩果然提高很多,排行榜上和自己总不分先后。有时去找室友有事,后排的他也会对她微笑,这时室友会调笑道:"你们俩不是老乡么,咋这么含蓄呀。"小西伸手去捏室友的胳膊,偷偷发现清木的脸上红了一下,这个男生,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腼腆呀。日子继续在室友的夸赞声和排行榜上俩人的不分高下中度过。晚自习结束后,有时从清木身边经过,看到他埋在题海里的认真劲,小西就觉得胸口特别温暖,有他和自己一起奋斗,高中的日子不会那么枯燥。

或许就是机缘巧合吧,后来小西回忆时这样想。上了高三,俩人竟然又分到了一班。而且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的起点似的坐在前后排的位置。此时大家都好像成年人般不再那么羞涩,而且也是这么久的同学了,彼此之间会讲很多话,但更多的是讨论问题。小西总会回头说:"喂,这道题该怎么解答啊。"清木一般会认真的考虑一下再仔细的讲解。而小西此时也变得很好强,总是在清木讲到一半时接过话题说:"恩,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吧,老师好像讲过另外一种方法的。"好像怕别人看穿她那一点小心思似的,她对清木的态度丝毫不会温柔,而且很多时候是故意的不在乎或是强势。不过很快她发现一个问题,清木课间总会跟自己同桌旁边的女生讲话,那个女生是特别活泼可爱的那种,总会听到她开心的笑声和清木热情洋溢的面孔。问同桌才知道他们俩高一就一班,怪不得这么熟呢,小西心底愤愤的想。尽管如此,她并没有表现过什么,仍旧是问问题时一副强势的样子,而且偶尔还调侃下清木和那女生两句:"哎呀,你们俩这么开心聊的啥呀?"那语气,丝毫不会透露出此时的这个女生内心是喜欢着清木的。高三的学习是忙碌而繁重的,她没有过多机会多想,只是每次问他问题时听他耐心的讲解,看着他放在自己书上的干净的手指,心里就会乱一下。也只是乱一下而已,考大学是她现在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已经高三的小西心智成熟而理智,只是对待感情还是有点幼稚的,在他面前,她故意表现的太高傲和不在乎了,以为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两个人的成绩仍然不相上下,只是后来,小西不再频繁的问他问题,她幼稚的觉得问多了怕他有想法,其实只是为了遮掩自己内心的恐慌罢了。倒是清木,课间还是会一直跟那个女生聊天的。潜意识里,小西是不喜欢那样的女生的,成绩不好又爱喧哗,想不通她有什么好让清木这么喜欢跟她讲话。后来课间总是会听到那女生大喊:"清木,你死定了!"不由皱皱眉,回头看看清木却是笑嘻嘻的样子。心里不由的揪了一下,莫非。。。。。。不会的,他那么文静,怎么会喜欢一个如此泼辣的女生呢,她的意识里一直觉得应该是两个成绩好脾气好的人在一起才对。只不过自己好像对他也太刻薄了。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就卷入题海。只是每晚回到自己的小屋,在日志里她才会将这份感情释放,她会写到:"现在有一粒种子在我心中,它要发芽,但我遏制了,希望它只是暂时呆在土里,等到高考结束,它就可以破土而出了,希望它不要霉烂,虽然我遏制的好痛苦,可是我知道现在是万万不可以有这种念头的,这颗爱的种子,希望你安好。"也许是理智惯了,很多时候小西也不会怎么去想的,可是那心头的柔软永远留存着,她一心只等高考的结束。

高考的前一个月,教室里在疯传同学录。小西一向对这是冷漠的,只顾埋头学习。只是她也会想:如果让清木给我写留言,他会写什么呢,会是表达跟我一样的感情么,会给我写长篇大论的话么。每每想起就激动,高考前三天,终于决定让清木写一份。专门去挑了精美的纸张,在晚自习过后人快走完的情况下,轻描淡写的递给清木:"帮我写份同学录吧。""哦,好啊。不过今天太晚了恐怕写不好明天早自习我带给你吧。"从题海中抬起头,清木爽快的接过去答道。那么爽快没有一丝不自在,这让小西失落了一下,不过转而就想他要带回去写那估计会利用晚上的时间好好写写吧。想到温柔的灯光下一个心动的男生为自己写同学录,心里立马暖了起来。第二天早自习,看到那本熟悉的同学录躺在桌上,小西立马冲上去翻开,只写了一张纸,短短的两段话,很朴实的字眼,却透露出诚恳。第一段他写道:小西,咱们大概同班了三年,虽然没讲过多少话,可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女孩子,可惜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太少了,你走上社会一定会吃亏的,这种性*格要改改啊。第二段只有一句话:祝你高考取得好成绩。落款处规矩的留下了他家的号码。小西看了好久,心里溢满了失落,呵呵,让他写同学录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因为这本同学录是特意为他买的,也只留下了他一个人的字迹而已,无非是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写一些特别的话,没有,他没有写,特别是那句"我们大概同班了三年"幽幽的伤到了她,明明是同班四年啊,怎么会是大概,还是三年。他是不喜欢自己的,否则也不会连这个最起码的数字都记错了吧。毕竟已经6年了,经历了太多,或许自己只是他的一个过客而已,走过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尽管自己这里只有他的足迹。细细想来,其实自己也未曾流露过什么,一直忙于学习和好强的性*格,怎肯先低头向他表明心意。看着那认真的字体,或许自己喜欢的就是他这么一点吧,即使对于一个不是很重要的人,他也真诚对待而不是油腔滑调地说一定不要忘了老同学之类的。尽管如此想,可终究没能讨个明白的说法,始终是不肯放弃的,还固执的在心里,缠绕着。

报志愿的日子里一直没有找到清木,一向很理智的小西选择了报自己喜欢的学校。暑假里,装作不轻易的,打听了很多同学,终于从那个常跟清木聊天的女生口中得知清木没有考好转到别的高中复读了,内心十分痛苦,与同学都失去了联系。闷闷地,听到心中某个角落有东西碎掉了,针扎似的疼痛开始蔓延,脚上仿佛生了根,不能移动,过了好一会才礼貌的跟那个女生告别。他落榜了,怎么会,他一直那么努力,看起来那么有自信那么有把握的人,怎么可能发挥不好。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他躲起来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狼狈,他该是多么痛苦多么绝望啊多么孤独啊!感觉仿佛有血冲进脑子里,她奔到公话亭,拨通了他家的号码,过了好一会,他妈妈才接起来,说他不在,每隔好几个礼拜才回一次家,他现在心里很不好受,最后又委婉的说最好不要打扰他。爱子心切,她能理解。说声阿姨再见就轻轻挂断。才用了2分钟,她却感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能打扰他,他要一个人疗伤!跌跌撞撞回到家,日志里她写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的实力,我等你,一年后你一定会考好的。"没有和他商量,就把他放心里,只有一个人在等待,等待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

大学一年的日子过的很清闲,性*格素来内敛的她基本上没有参加那些喧哗的社团活动,能让心里起波澜的也只是偶尔的回忆,回忆那个给她认真讲题目的他,背影陽光而略显倔强的他,年少时调皮的他,青涩时害羞的他,青年时侃侃而谈的他。。。。满满地占据了一颗心。等待,是一生的苍老,她咀嚼着这句话,嘴角露出苦笑。

慌慌张张回寝室,仿佛一年前冲进那个公话亭一样,又是一年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日子里,她疯狂的拨着那个烂熟于心却只拨过一次的号码,是的,这一年里她想过无数次要拨打它,但是他妈妈说过不要打扰他,是的,她不能打扰他,那现在他高考结束了,她可以了吧。又是过了好久才通,一样冷淡的口气,他还没有回来。——那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呢,他考的怎么样啊阿姨?——明天晚上吧,我不是很清楚。——哦,好的,谢谢阿姨,阿姨再见。

明天,明天晚上我就可以打给他了么,明晚我就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了么。那一天的等待是漫长的,她的心溢满了激动甚至是莫名的幸福。第二天晚上,拨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怎么会没有人接?他不是要回来了么?继续拨打,终于在四次后,第五次响了一声就有人接了,屏住呼吸,也就几十毫秒的激动吧,因为立马就听到昨晚那个声音好似别样的笑了一声后说你还是昨天的那个吧,他说今天回来的可是没有回来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如果他回来了我让他跟你联系吧,你先不用打了。呵,是怎么样的情景呢,打了那么久,为什么呢。之后的日子里,她已经抱着一半的绝望在等了。漫长的等待,常常连她都好像失去了力气。

后来网络发达了,通讯工具也日益便捷,一年后,她从同学那里打听到他考上了很好的大学。——那在哪里?那头报出了一个地名。一个与自己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地方。呵,他终究还是离她越来越远了。矜持,她会,可不甘心,她也有。要了他的手机号码,拨过去,那头已是疏离的几乎忘掉了她的名字。寒暄了几句,他竟问了完全出乎她意料的问题,他在打听高三曾跟他聊得很投机的那个女生。原来他唯一记住的就是跟那个女生同班的也有她而已。——哎,毕竟曾经那么相熟,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他在尽力打听那个女生么,原来一直以来都在牵挂着的那个他竭力想知道的却是另外一个女生的消息。呵,这是自己的讽刺么。自己哪里还有立场表明心意。毕竟自己对他来说已很生分,没话找话的尴尬她是不会让发生的,回了句例行公事的常联系就挂断。偶尔,会去他空间看看他的消息,毕竟那曾是那么多年的牵挂,毕竟那是自己最美好年华里的美好。

看到他俩幸福的照片之前,她本是做好了准备的,已是快上完大三的她,从同学那里得知他们俩已经在一起了,不知怎地,她还是希望此话出自他之口,仿佛这样才会痛的彻底些,醒得明白些。假装若无其事的在网上跟他聊天,他满口溢满了幸福,还像一般情侣那样夸那个她多么可爱。呵呵,其实高三她就有预感,只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承认罢了。现在,他兴奋的传了他俩的合照过来,无论怎样理智,都是再无法若无其事的了,她匆匆下了线。嗷嚎大哭,仿佛这么多年的等待一下子变成眼泪喷涌而出,是的,可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了吧。其实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来,自己等的仿佛不是他,而是心中一个固执的愿望罢了,而这场等待里,她始终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个人,从没有让他参与进来,她以为只要原地等,他就可以感应到。他不是神,怎么会发现在他面前那么若无其事的她实则心里翻江倒海呢?是她太幼稚,太躲闪,她是得不起爱的吧?

望了望那满纸篓的餐巾纸,忽然感觉很疲惫,缓缓的,爬到床上去了,想睡一觉……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你若一枝绽放的花
下一篇:彩虹就在你眼前(暗恋一个人的心情)
相关专辑:母爱忧伤世界文学常识清明节夏天自由之声春天必读世博会名家写景美文国庆节六一儿童节新年暗恋幸福写作心得父爱月亮离别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语文教学古典暑假七夕失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北京零分作文:《北京的符号》之“北京房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一蓑烟草任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祝福您,亲爱的学
找回精神的伊甸园
2008年高考作文天津卷失误分析:人之
下雨了作文600字
09江苏高考0分作文《品味时尚给了很多
07年高考作文安徽卷满分佳作:提篮春光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我于咖啡中
2008年江苏高考高分作文:好奇心(九
2008年高考作文宁夏/海南卷作文试题
大事与小事Ⅱ——2008北京高考零分作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散文
2011年高考零分作文《期待成长》出炉
2003年高考作文全国卷作文试题
06高考湖北卷满分佳作:减负中的“朝三
同学关系,同学友谊——2013年高考全
悲伤逆流成河明显的情侣关系
江苏零分作文:《品味时尚 》
2005年高考作文全国卷Ⅰ作文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