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8-09-25 11:04:53 / 43℃
记得那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每次放学回家,总看到母亲在补衣服。而且几乎每次都是在同一个位置。母亲用一条长板凳横跨在土砖屋的门坎上,廋小的身体靠在门框上,脚边的地上放着一个篾制的小团箕,里面放着线和各色*的碎布片,膝盖上堆放着要补的衣裤。
那时的母亲才四十几岁,头发就已经发白,黝黑干枯的脸上爬满了皱纹,眼睛总像争不开一样,耷拉着,这是常哭的原因。每次母亲补衣服,总是脸颊留着泪痕。那时候,计划生育不太重视,母亲生了九个儿女。儿多母苦,那时的母亲更苦。儿女多,这个的衣服刚补好,那个的衣服又破了,母亲要出工争工分又要做家务。补衣服只能利用中午和晚上。母亲从没休息过,稍有时间就拿衣裤来补,好像补衣裤成了母亲的业余爱好。可母亲总是手里拿着针线,眼唅着泪,一边轻轻哭诉着什么。那时我年小,听不懂母亲说的什么,只知道母亲在哭。有时候,母亲正边补边哭诉着,看到做事的姐姐们和上学的我回家时,母亲会忙用膝盖上补着的衣服擦眼泪,装作没哭的样子,可那眼睛是红肿的。
在我的记忆中,我记得儿时的母亲总是那个样子,一条长板凳,横跨在土砖屋的门坎上,廋小的身体靠在门框上,一边补衣服,一边流眼泪。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大年三十晚上,母亲给我补裤子的情境。
那是我更小的时候,大概还没上学吧,在那个腊二月二十九,母亲要去大山那边探望年迈的外婆,不懂事的我哭着闹着要跟母亲去外婆家,那天下了一场雨。我随母亲回家时,身上穿的新裤子沾满了黄泥巴。为了让我过新年穿干净的裤子,母亲帮我把裤子洗了。可天公不作美,三十又下了一场雨。到了三十晚上,我的新裤子还是湿漉漉的。这是我唯一的没有打补丁的裤子,母亲做给我准备过年穿的。家里的布料,是母亲把买来的白官布放在在铁锅里加些染料染成蓝色*的,虽然布料不贵,但能有一条新裤过年,在那个年月,已是不错的事了,于是,母亲再忙也没忘记把我那条,未干的新裤放在炭火上的篾罩上去烘。三十的晚上母亲最忙。忙着忙着母亲就忘了我在炭火上的裤子早已烘干。等母亲记起,我的新裤子的屁股上已烘烂一大块。此时的母亲不停的责怪自己瞎了眼,晕了头,把女儿的新裤烘烂了,然后,眼里噙满了泪。这个时候,新裤烂了,唯一最快的办法是把新裤补好,因为要另做一条,不仅来不及也没布料。于是,母亲把其它一切紧要的事做好之后,连夜就着昏暗的煤油灯,用同样蓝色*的官布,在我那条新裤的屁股上补一个大大的圆补丁。为了在第二天的大年初一,不让我的上伙伴们讥笑我穿补丁裤,母亲的针子很短很短,短得几乎看不见。大年初一,果然无人识破我的机密。不要说小伙伴,连大人们也未看出来。可是,有谁知道,这个圆圆的大补丁,融进母亲多少的泪?
那些年,不仅穿的是这样,吃的更是艰难。
父亲在世的时候,总爱给我们这些儿女讲母亲削薯蒂子的故事。
听说那时我还没出世,母亲只生了四个姐姐。那时国家处在最困难的时候,对于一个劳动力不足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那时姐姐们也还小,听说她们每次刚吃过饭就说肚子饿了。家里一贫如洗,母亲拿不出任何食物给年幼的姐姐们充饥。一天晚上,趁着天黑,母亲悄悄地提着昏暗的马灯,不告诉任何人走了出去。直到夜深人静时仍不见母亲的身影。姐姐们问父亲,父亲问姐姐们,都不知晓母亲的去向。此时,父女们乱作一团,兵分几路去寻找母亲.。父亲和姐姐们把自家所有的空房子都找遍了,也没发现母亲的踪影。然后,又去了村前的两口井和池塘边寻找,也没有。然后,父亲就说,是不是到更远的地方去寻短见了?后来,父亲领着姐姐们不知怎么找到了村后的一间破屋里,这间破土屋没有门,是生产队专倒烂红薯的地方。父亲和姐姐们看到破屋里显着微弱的亮光,就走了进去。只看见,烂红薯堆里蹲着一个人,马灯坐在烂红薯堆上面,左脚边,放着一个小竹蓝,母亲就着昏暗的马灯光,用菜刀在那丢弃的烂红薯上,削取那点仅有枣大的那个尚未烂掉的薯蒂子。看到此情此境,姐姐们一齐冲过去喊母亲:“妈,你在做嘛咯,咯样晚还不回家。”然后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母亲仍低着头削烂红薯,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掉眼泪。
许多年后,父亲常常讲起这个故事。父亲看到儿时的我们把好端端的红薯倒进潲水桶里时,就要讲这个故事。尤其在改革开放后,看到我们有时竟把白米饭浪费掉,父亲更是心痛得不得了,免不了又要重复一遍红薯的故事。
有一年,妹妹回来过春节,除给母亲带了广东的特产外,还给母亲带了一套好看的夏天穿的花衣裤,母亲死也不肯穿。说这么老的人穿花衣裤像个妖怪,逗人笑。
是啊,记得儿时的母亲穿的衣服总是补丁加补丁。就是难得做一件衣服,布料也是最便宜的白官布染成或蓝或黑或棕色*这些淡颜色*不显眼的。那时鲜艳的市领布要比较有钱的人家才能买得起,穿得出。像我们这样穷人家,母亲很少买,很少穿。直到改革开放后,母亲才慢慢穿那种市领布。
母亲的花衣裤放了许多日子还未曾穿一次,我们就劝母亲,在广东,人家男人都是穿花的,还很大的花呢,现在,时代不同了,男女老少都穿花的了。经我们劝,母亲终于怯怯地穿上。其实,母亲穿上妹妹买的花衣裤,显得比她三十年前还要年轻、好看。
如今母亲已八十多岁了。母亲的衣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大大小小,薄薄厚厚以花色*居多。吃上面,在外劳作的儿女们常给母亲打电话说,要保重身体,想吃什么不要舍不得,如今吃还是有的。
每次,我们问母亲喜欢吃什么菜时,母亲就说:“如今我不想呷嘛咯菜,鸡不想吃呷,豆腐不想呷,鱼更不想呷,就是肉还呷得一些,那要蒸的稀烂。”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母亲和嫂子
下一篇:母亲第一次去旅游
相关专辑:端午节父爱世博会必读元宵节清明节文学常识失恋母爱毕业语文教学春天秋天世界暗恋暑假青春名家写景美文离别写作心得幸福初恋新年夏天自由之声大海六一儿童节忧伤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以国庆节的节目文章
国庆假期散文六年级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文明礼貌从我做起
2008年高考作文全国卷Ⅱ满分佳作:变
国庆节的庆祝活动散文大全
经验与勇气——2013年全国卷高考满分
国庆假日计划散文500字大全
关于国庆的作文2019
国庆节的庆祝活动文章
以国庆节的节目文章
国旗下的讲话稿:团结互助共享幸福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散文
08高考四川卷失误分析:国殇之后,唯有
继承优良传统,铸就新的辉煌
以国庆节的节目散文
06年高考作文上海卷满分佳作:我想握住
2009年高考湖北语文卷作文题目:站在
2008年高考作文江苏卷作文试题
我喜欢国庆节文章300字大全
2008年高考作文北京卷满分佳作: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