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母亲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5-27 19:03:08 / 30℃
母亲已经走了十天了。在她离去的这十天日子里我几乎是在辗转反侧中度过的。白日在外时的欢笑喧嚣可以暂时遮住脸上和心头的隐痛,让我忘却另一个世界还有一个孤寂清冷的母亲。但形单影只,铅华褪尽时,我却如何也排遣不了自己的对母亲的牵肠挂肚的思念,还只有58岁的母亲就这样永远的和我-阴-陽两隔,永无重逢之日了。我将无论怎样拨开时空的尘网都无法走进她了,这是一种怎样伤痛和无奈呢。人世间真的有这么痛彻肺腑令人绝望的别离吗?我常在深夜和午后的睡眠中醒来,一遍遍想这个问题,常常想得胸口发堵,眼里滚热。而就在我每一遍翻肠倒肚的苦想后,我不得不承认:母亲,她真的走了,我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来到她的住处。
偌大的一个房子已是人去屋空。再也没有应声而来的开门人了。母亲就住在我上班的学校里,一下课我就会到母亲那落落脚,喝喝茶,她跟我唠嗑一些家常琐事,我跟她说一说工作上的事情。有时候,晚自习迟了,我还会到母亲那去要手电,而母亲经常的样子是,依偎在床头给我和妹妹的女儿在织着毛衣,也看着电视。听到我的敲门声,她就会起身拉开门迎我进来,递给我手电说,晚了,路上一定要小心。
我和妹妹都手脚笨拙,女儿毛衣的事就一直都是母亲代劳的。直到母亲去世时,都还有半截没有织完的毛裤放在她的床头,那是她为我女儿织的,说是今年冬天一定要让我女儿穿上暖活、漂亮的新毛裤。毛裤用的是粉红的颜色*,是小姑娘酷爱的那种。针脚很细密,据说这样会非常贴身而暖活。毛裤是母亲病前开始织的,病后就再也没动过一点针线,她那时已经没有一点摆弄针线的力气了。所以一直到走,母亲都没能织完这条毛裤,而我的女儿,在即将来临的冬日里也终究不能穿上奶奶为她织成的新毛裤了。而笨拙的我们又将怎样能去倚靠一个人而心安理得呢,虽然我们从没有为母亲织过一件完整的毛衣!又该有多少个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想起母亲在床头专心织毛衣的样子而惘惘若失呢?
屋前屋后的园子已经是杂草丛生,营养不良的几种菜蔬夹杂在其中恹恹欲倒,唯有母亲在病中勉强种下的红薯藤却出奇的旺盛,铺满了后边的半个菜园。当时,母亲刚动手术回来,人都还颤颤微微的,却撑着要到地里去种红薯秧,说是几个孙女喜欢吃煮红薯。我当然反对,也不想给她去挖这个地,因为我知道她的真实的病情,只是没有告诉她,我不想母亲在剩下的日子里太劳累辛苦,她本就苦了几十年!母亲当然是不知道她的病情的,她一直以为她会好的,所以她要抓紧时间种下这些应时的菜蔬,免得误了季节让园子荒了是很可惜的。母亲生病前,菜园一直张罗得很漂亮,常受到左邻右舍的夸奖,我们自然也从这园子中受益不少。对于忙了一辈子的母亲来说,任何一点破败和稀荒都会让她不能安生的。所以她不顾我的坚决反对,一遍遍的恳求我帮她把地挖出来。看着她近乎哀求的目光,我背过身,忍住泪,拿起锹,帮她挖起来,再看着她把红薯秧一根根地慢慢地插进地里,我帮她浇了水。看着栽好的秧苗,母亲笑了,很欣慰。接着母亲让我帮她把花生地的草锄了,说再过两个月,我们就可以吃煮花生了,我忍泪默从了。谁料到不到两个月,母亲竟匆匆去了呢。弥漫在我眼前红薯藤是这般的油亮碧绿,无端的模糊了我的眼;花生地里又已经爬满了杂草。再过几天,花生就可以起挖了,母亲却不能亲手起挖了,而我们也再也不能吃到母亲亲手给我们煮出的新鲜花生了。一切消失得这样匆忙而且干净,在无声无息中悄悄灼伤了我们永远来不及设防的心。
母亲走前两天是出奇的平静。杜冷丁的药效暂时抑制了剧痛,母亲要么静静的睡着,要么安详的看着身边的人。几次大出血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去时就在旦夕了,但我惊讶她的坦然:当亲朋好友来看望她时,她没有诉说一句自己的病情和痛苦,哪怕刚才还在被疼痛折磨得手脚发抖,汗湿枕巾。她只是向他们问起家里的一些事情:身体都还好吧,孩子都还听话吧,工作都还顺心吧……叫他们不要难过。给人的感觉是,她不是要永别这个人世了,而只是作一次短暂的别离。她安详的问话使得很多亲朋好友走出病房就掩面而泣。我一生命运多舛的母亲,就是在临去前,都没忘记对他人的关心和安慰,惟独就是没有想到她自己!这真的需要一种怎么的镇定和坚强呢?
我整整一个下午就在陈百强沉缓低回的《念亲恩》中辗转,俯仰。我知道,不管我怎样的徘徊跋涉,望眼欲穿,母亲都不可能回来了。从今以后,陪伴母亲的将是清冷的月辉,寂静的露珠,悄然变换的四季和墓前兀自开落的野花;陪伴我们的将是永远不能抹去的哀痛和长夜梦醒后无尽的追思,以及逢年过节时我们姊妹三再无娘家可回的凄惶。还有多少话能说得出来呢?说出来的话已经湿漉,没有说出的话也将只会暂时隐埋在缓缓堆积的日子坟冢里,在某个不经意时刻它会破冢而出,刺痛我们尘封的心。
不经意读到周国平先生写的一段文字: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上没有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了,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
想起父亲早在二十年前就离开了我们,而今不到六十岁的母亲又匆匆别我们而去,再读到这段文字,我的蓄积已久的泪水,终于缓缓的,缓缓的,滴落在键盘上……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母亲的笑容
下一篇:欲断魂的母亲
相关专辑:忧伤七夕世博会青春失恋清明节暗恋中秋节六一儿童节名家写景美文离别世界幸福古典夏天文学常识元宵节必读国庆节语文教学秋天月亮端午节大海暑假新年自由之声初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读伊索寓言·伊索寓言读后感·钱钟书
2003年高考作文全国卷作文试题
国旗下的讲话稿:孝心无价
2009年湖南高考满分作文:踮起脚尖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作文大全
2008年高考作文重庆卷失误分析:在自
二十一世纪鲁迅的命运——鲁迅杂文读后感
悲伤逆流成河的散文诗
找回精神的伊甸园
错过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学习雷锋从我做起
2008年高考作文四川卷作文试题
《你迟到的许多年》里有哪些表现出色的演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给父亲的情
2009年上海高考优秀作文集锦
春来草自青 (山东)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爱国)
国旗下的讲话稿:两颗种子 两种人生
我喜欢国庆节文章300字大全
国庆假日计划散文500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