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叔和猎枪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5-26 08:16:03 / 41℃
??郝叔是我家几十年的老邻居,郝叔真名姓郝元,郝叔和父亲在一个矿上工作,郝叔没当过兵,却有一手好槍法。就这点竟让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父亲对他刮目相看。
??这年秋天,我生了一场大病,在家休息了好长一段日子,功课拉下了不少。为了不担搁第二年中考,父亲带着我上城里看中医。中医说,这病不是大病,只是体内伤了元气,需要药疗和食补。中草药好找,这年头什么都凭票供应,谁家一个月能吃上几顿肉?这食补就别提有多难了。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
??一天,郝叔到家里,同父亲嘀咕好一阵。最后,他诡秘地笑道:“钟师傅,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你们天天都有肉吃。”
??郝叔走后,父亲却坐在门外大口地抽闷烟。
??“郝叔说的这些是真的吗?”父亲抬起满是皱纹的脸,眼里充满红红的血丝。抚摸着我的头,长叹了一口气。
??原来郝叔想借矿上民兵队部的槍去打山鸡。父亲是队上槍械保管员,父亲不同意。
??没过几天,郝叔还真提了一只山鸡到家里,父亲先是一愣,再看山鸡中槍部位,脸上立刻挂满笑容:“你小子真行,槍法远远超过老子了。”
??郝叔颇为得意:“钟师傅,我那支猎槍还挺好使,不比“56”式半自动步槍差,吃得时候注意点,别把铁沙子吃到肚里去了。”
??郝叔那杆猎槍是祖上传下来的土火铳,槍管足有四尺来长,连上乌黑的桃木槍托,竖起来比一个人还高。每年秋天,林子里山鸡成群聚在山头。矿上的几个像郝叔这样嘴馋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会在一起,上山打山鸡。小辈们只要眼见大人们肩上扛着这玩意,都欢蹦乱跳地尾随。郝叔是我家的常客,只要在弹药有剩余的情况下,也会让我放上一槍过下隐。
??有一天,郝叔来家里找父亲,说是想要些槍“料”。其实,他想要的是开山炸石时没有爆炸而废弃的“哑炮”。因“哑炮”里取下的烈性*火药比普通黑火药好,可加大铁沙弹的有效射程。
??父亲板着脸,沉默许久。
??“小郝,你别为难我。矿上有规定,废弹药要集中销毁,再说这炸药里的火药威力强,稍有不慎,槍会被炸膛的。”
??“钟师傅,全矿上就你死板。”郝叔叔两手撑在腰上。
??“看看你家钟明,瘦得跟猴似的,前些日子,要不是我上山打山鸡,你儿子的病能这么快好吗?”
??父亲没吱声,看看我,又瞅了一眼身边的郝叔。
??“小郝,我们是几十年的邻居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这我知道,你不就是怕别人背后说你揩公家的油水嘛,死要面子!”郝叔不客气地白了父亲一眼。
??“不是,我担心……”
??“好了!钟师傅,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郝叔咆哮如雷。
??“不给,就是不给!老子今天也豁出去了!”父亲生气地把手上的瓷杯狠狠摔在地上,从椅子上窜起,脖子上的青筋道道鼓起,两眼直噔着郝叔。
??“榆木脑不开窍,好像要割你的肉一样,没有你的“哑炮”,老子的槍照样响!”郝叔气呼呼地走了。
??接连两个月,都没有见郝叔来过家里,有次周日放假回家,无意中在父亲面前提到郝叔,父亲先是沉默,最后说:“这人太倔,不是我不讲人情。而是……”父亲端起瓷杯看看我。
??“唉!”父亲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头,我不知父亲为何这般欲言又止,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南方的冬天来得迟,农民地里的黄豆收尽时,山头那片林子里的山鸡却叫得欢,还有成群结队乌鸦出来觅食。
??一个星期日,矿上的几个爱玩槍的年轻人早已按捺不住,自发地集中在山头上,一人前去报喜。郝叔听了心中大悦,从墙上取下那杆猎槍,兴冲冲地往上山赶,临走前没忘记叫上我一同前往。
??我和郝叔来到山头的林子里,突然,眼前上空中黑压压的一片。
??“是乌鸦!”郝叔眼尖,嘴里喃喃自语:“今个儿要大开杀戒了。
??“嘿……嘿!钟明,快趴下!”郝叔身体帖在树皮上,两眼死死盯着树寇。
??“郝元!你还愣着干啥?”几个年青人迅速向这边包抄过来。
??“快放槍!快!”人群中一个绰号叫“大头”的人喊叫着。
??郝叔心急地从腰上取下装火药的竹罐,猛地往槍筒子里倒火药。接着又倒入黑乎乎的小颗粒状的东西。
??“郝叔,这是啥东西啊?”
??“是铁沙粒。今让你开个眼界。”说完,扳开槍托上的撞针,帖上一张红色*底火纸片。
??“郝元,你动作快点!树上的乌鸦要飞走了。”
??郝叔举槍朝树上瞄了瞄。
??这时,不知从哪儿又飞来一群乌鸦。郝叔犹豫了一下,放下槍,往槍筒里又倒了些铁沙粒和火药。
??“哎,郝叔,火药是不是多了?”我说。
??“你毛孩子懂个球!不放多点,铁沙能飞上天?没看到这么多的肉在树上?要有肉吃,就得多放点。”
??说完,往槍筒里又加些棉花作为填充物,用木扦杆轻轻地插进槍筒,把槍筒里的火药和铁沙压得实实的。
??“郝元,你还在等啥呢?”离他十米之外的“大头”有些不耐烦了,“快点放槍啊!这一槍下去,少说有有二三十只下来,咱哥们等着吃肉呢。”
??“你们几个都给看好了,我要放槍了!”郝叔右手食指轻轻地扣在猎槍的扳机上。
??我扭身背对郝叔,双手捂住耳朵。
??只听见背后一声巨响,几乎同时听到“哎唷”地一声惨叫,郝叔痛苦地蹲在地上,鲜红的血从手背上流出。
??“不好!准是槍膛炸了!”
??众人纷纷跑上来。郝叔的那支槍早已断成两截。
??“快送医院!”
??“大头”一声号令,大人们相互轮流背着郝叔往医院赶。
??第二年开春时,郝叔红着脸来家里。
??“后悔当初没有听您的,一时太贪心,槍筒里下药太多。”郝叔看着自已仅剩下一只指头的右手苦笑道。
??“活该!如果当初把“哑炮”给你,你今天还能来见我?好在槍膛里的火药是普通黑火药,否则,你准没命。”父亲说,“做人不能太贪,知足者常乐。”
??自从猎槍炸膛之后,大家不再叫郝叔全名,直接称呼他“六叔”。起初他还无法接受,时间长了,他觉这个称呼挺好,六是个吉祥数字。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天上一朵雨做的云
下一篇:树叶飘落的那天
相关专辑:夏天忧伤暗恋名家写景美文离别幸福初恋月亮元宵节新年世界父爱端午节自由之声古典必读大海青春文学常识国庆节六一儿童节七夕中秋节语文教学毕业世博会失恋秋天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2008年高考作文重庆卷失误分析:在自
国旗下的讲话稿:孝心无价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我于咖啡中
北京高考零分作文 《北京的符号》
2009年上海高考优秀作文集锦
勇于承认错误——2013年山东高考满分
二十一世纪鲁迅的命运——鲁迅杂文读后感
2009年高考湖北语文卷作文题目:站在
2008年江苏高考高分作文:好奇心(九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安全重于一切
悲伤逆流成河讲的什么
2009年上海浙江作文:绿叶&nbsp
悲伤逆流成河的散文诗
2008年高考作文天津卷失误分析:人之
国庆假日计划散文500字
《经验与勇气》——2013年河南高考满
2009高考湖北优秀作文:站在我家的门
高山与大海
第一场春雨
国旗下的讲话稿:两颗种子 两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