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舞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5-26 17:03:08 / 51℃
她叫叶舞,成名于二十三岁。她的成名剑法叫一叶舞秋。这一年,她杀了武林中声名最狼籍的云中盗,她的心,也随之寂如秋天。
初遇师父时她十岁,是个孤儿,师父把她从堆满烂菜叶子的街头领回了枫山派。临走时她回头望街上那帮小痞子,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回来报仇雪恨,总有一天她要将他们踩在脚下,生死不能。
那时秋天,走在枫山道上,西风骤起,黄叶漫天飘摇,如同飞舞的蝴蝶。
那时天很高,风很响。
师父一脸沉静,不知她心底在想些什么。
师父一脸沉静,她也不知道师父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她只知道师父叫云锋,是枫山派的二师兄,人们习惯称他云师兄。枫山派是武林中一个无甚名气的门派,派中向来事少,弟子更寥寥无几。
她本是个性*格乖张的孩子,遇到了师父以后便听话许多。
“舞儿,不可淘气。”秋风里师父对她说,她嘻嘻一笑,从树上跳了下来,纷纷扬扬把手中的红叶洒向师父。
好看吗师父?她仰起脸问师父。
师父点了点头,用手勾了勾她的鼻子,笑着叫了她一声“傻丫头。”
那一年她十五岁,对有些事情还瞢懂未知。
也许自已真的很傻吧,所以才会莫明其妙地听他的话。
她望着空中落下的叶子,心想我要自由的生命,我要潇洒如这飞舞的叶子,谁也别想牵挂住我,阻止我的飞舞,完成这叶之绚烂。
其他人不能,师父,你也不能。
师父,你本来不能的。
秋叶再次飘摇时她就发现一切都变了,师父和他的义女小芙下山了,师父和枫山派的冰师叔常在后崖练剑,师父和常来枫山游玩的路大小姐在一起游玩,师父带着她去前山山门看门楼,带着她在枫山派四处观看,还带着她去看红叶。
她一个人呆呆坐在房顶,肺几乎都要气炸。
师父,我的心情变化,你本来不能左右的,为什么现在却能了呢?
师父,你为什么总是要管其他人好不好呢?
我们只管我们自已不行么?
“傻舞儿,她们都是师父的好朋友,师父心里,只有舞儿一个人。”师父还是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这一次,她感到胸中哽咽,鼻子酸酸的。
师父说话要算话,叶舞永远是师父的徒弟。
师父就是师父,叶舞不可以有非份之想。
她想这是师父你教给我的,为人者,当懂礼仪,知廉耻,不可越其本份。
“儒以文犯忌,而侠以武犯禁。所以舞儿,这就是师父不传授你武功的真正原因。师父要舞儿远离江湖的恩怨是非,师父要舞儿永远快乐。”
师父一席话,感动她热泪盈眶,不,师父我不怕,叶舞就是要成为女侠,成为师父口中的侠骨柔肠,成为行侠仗义的一名侠女。
师父还是笑着刮她鼻子,傻丫头,师父不舍得啊。
她心里甜甜的,也酸酸的。师父你又在考验我的定力了,她想,唉,我快要无法承受了。或者,明日就下山吧。
明日就下山吧。明日就下山吧——
明日复明日,一年时光便又过去。
“师父师父,我新写了一首词,你帮我看看。”她兴冲冲地举着一笺小字飞奔直师父面前。
是一阙减字木兰花,红笺小字,她的武功不怎么样,字却写的秀气。
“随秋早晚,留伴青山长与短。化蝶翩飞,舞到天涯可转回?。飘摇一季,绝壁云深溪水里。回首无言,古道苍苔年复年。”
“好,舞儿的词愈发清丽感人,连师父读了也动心。”师父似乎大受感动。
乍闻表扬,她大喜过望,然顷刻却又无限烦恼。
她望着师父年轻英俊的脸,浓密的眉毛与眼睫,心头如小鹿般怦怦乱跳。
唉,你这个傻丫头,为何总是当断不断呢?
师父的眼神已开始变化,师父的话语已越来越露骨直白“舞儿知道吗,师父一直在等你长大。”
“做什么?”她口中道,眼却瞅着一树即将争然而去的秋叶。近来她发现自已装聋作哑的本事也常有长增。
然而,并不是她想装聋时,便真的可以什么也不听。
师父常常夜半睡不着觉。整个枫山派的人都在传言他为了一个人而失眠。
那个人就是我吧,她想,师父真的对不起了,叶舞不能做违背伦理道德之事,虽然平常调皮了些,但叶舞内心很认真的。
“师父这次是认真的,师父只想关心舞儿一个人。”
唉,师父,不成的。她想,不能害人害已。
她泪流满面。
明日就下山吧。
明日,她这次真的下了山,在枫山一呆便是八年,走在繁华的街道,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城镇俨然,店铺罗列。叟笑童嬉,鸡飞狗跳。她已然有些不习惯人世间的繁华。
初初下山,她便遭了一劫,随身行所带李差点被洗劫一空,幸而她遇到了郑大侠。
郑大侠叫做郑一乾,是江南大名鼎鼎的飞剑大侠,郑一乾,会合张大侠和李大侠。不但是人人称道的大侠,更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
那一夜她住在郑家,第二天张大侠和李大侠便到了。
深宅大院,花厅中。
待三位大侠一席话说出,叶舞的心立时便天崩了地裂了。
“什么,我是你们大哥的叶天南的女儿!”她大吃一惊。
我是大侠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如果我是大侠的女儿,为什么我师父没有告诉我?
郑一乾真会说话,他道:“也许你师父并不知道,当年你父亲坠崖而死,你母亲亦随之殉情,我们赶到你家,你已失踪,那年你八岁,而你师父是两年后收留的你,所以,他不会知道你的身世。”
她怔怔地听着,像在听一个故事。
她是大侠叶天南的女儿,是郑一乾他们结义大哥的女儿。
天呢,这究竟该庆贺还是难过?
“要庆贺,一定要庆贺。”郑一乾声如洪钟。
于是,摆宴拜灵位,认亲戚。沧海遗珠,得而复失。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人人都知道十二年前死去的大侠叶天南还有一个女儿活在人世。不少叶大侠生前的旧交皆前来探望。
宴罢夜深,郑一乾等人带她入灵堂。
“你是大侠的女儿,就要继续发扬你父亲的精神。”郑一乾还是声如洪钟。
“好。”她道,她本来就想做一名侠女。
郑一乾欣慰地点了点头。指着自已和另外两人:“我们三人,你认一位做师父,你一定要先把武功练成。”
师父?她黑黑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不,我已经有师父了,我这一生只要一个师父就够了,他虽然没有教我武功,可是他教给我更多做人的道理。
可是,我不要你们做师父,这样说也似乎太过无礼了吧。
她眼珠再一转,便有了主意,她望着郑一乾:“既然我是叶天南的女儿,我自然要练叶家的剑法,自然要将叶家的剑法和侠义精神发扬光大。”
郑一乾怔了怔,即而道:“也对,你姓叶,那末,就在这里住下罢,你父亲的剑谱正好在我这里。”
她父亲的叶家剑法,最厉害的招式便是“一叶舞秋”。
一叶舞秋,她喜欢这名字,是不是因为她喜欢秋天,喜欢那纷纷扬扬飞舞的树叶呢?
叶家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她用了五年时间,便将剑法练成,除了内力稍薄弱些,她走江湖,行侠义,惩邪恶,俨然已成为武林中名噪一时的新秀小叶侠女。
再次听到师父的消息,是在初秋的街头。空气中散发着烂菜叶子的味道,人潮如织,街道如盘。当她救下那名被人欺侮的女子,女子忽然失声痛哭“舞,原来是你。”
她一楞,好熟悉的声音啊,这,不是五年前常爱去枫山游玩的路大小姐么?
路大小姐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不知已在外漂泊流浪了多久。她本来是一方豪富的女儿,因何会流落致此?
“我只所以落到如此地步,完全是拜云锋所赐!”路大小姐提到这个名字,热泪便滚滚而出。
师父,师父他怎么了?
她的心咯蹬一跳,师父怎么了?
时隔五年,她还是没能忘得了那个常常拿手刮自已鼻子的人,那个名义上是自已师父,实际上却给了她不一样感情的人。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我的倾城之恋
下一篇:窗外
相关专辑:端午节父爱春天夏天秋天清明节初恋幸福母爱名家写景美文古典六一儿童节大海失恋离别写作心得中秋节毕业月亮暗恋必读自由之声新年文学常识暑假世界青春元宵节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2010高考零分作文《与时俱进吃绿豆》
北京零分作文:《北京的符号》之“北京房
国庆节作文700字
2011高考零分作文·期待成长
2005年高考作文全国卷Ⅰ作文试题
我喜欢国庆节作文300字
国庆假日计划作文500字
2005年高考作文全国卷Ⅰ作文试题
找回精神的伊甸园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缤纷成就和
09年湖北高考0分作文《站在___的门
2008年高考作文天津卷作文试题
国旗下讲话——【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
岁月留痕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文章
大事与小事——2008·北京高考零分作
踮起脚尖——2009·湖南零分作文:踮
雕刻心中的天使
09北京高考零分作文《隐形的翅膀》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感恩从小事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