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5-26 20:07:11 / 45℃
连绵的-阴-雨,驱走了夏日仅存的一点点暑意。22度的气温,一下子还不能太适应。却已经让人感受到了秋天的清凉。
午后的时分,和一位朋友闲聊起我老家的百年老屋的故事(见《失去的不仅仅是房子》);思绪一下子把我带到了两百多年前的那个时代。
也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江南沿江古道上。一个衣着褴褛的少年,头上盘着一条乌黑油亮的长辫。吃力地推着一架破烂不堪的独轮车,车上一边装满了物品;另一边卧坐着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妇人。
妇人虽然穿着朴素,脸上也没有一点点胭脂画粉的修饰;却在简朴中隐隐透出一丝丝华贵的凝重。
独轮车吱呀着缓慢前行,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天虽然凉了,可是少年却是满头大汗。车上的妇人轻声说到:“成儿,让为娘的下车自己走吧!还有七八里地,就到你舅舅家了。”少年举起右手,一边用衣袖轻拂去额头的汗水,一边说道:“母亲放心,孩儿并不劳累;这路不太好走,您还是在车上歇着吧。”妇人看看自己的小脚和崎岖的小道;幽幽叹道:“只是苦了你了,我可怜的孩儿。自从你父亲去后,太委屈你了。”话语未完,已是杏目含泪,泣不成声了。“母亲不要难过,成儿也不是小儿了;想来到了舅舅家里,一切就会好的。成儿定会发奋图强,重振家门的。”少年眼中透出无比的坚强。
杨柳依依,蝉声不绝。就这样,推着独轮车的少年王大成和他的母亲施氏,历尽磨难,千里迢迢,从遥远的苏北海边来到了草长莺飞,青山绿水的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美丽的江南,青山如黛,绿水环绕;大成母亲施氏的娘家就是在这样一个清秀的村庄里。施家在当地也是很有名望的殷实之家。
小时候,大成曾随母亲来探亲;在舅舅家小住过一断时间。记忆里的舅舅和蔼可亲,舅母也是精明能干之人。外公和外婆更是两个慈祥的老人,简直把大成当成手心里的宝贝一样疼爱。想到这,一缕微笑轻轻地在王大成的脸上绽开。
后来,外公外婆相继去世;紧接着,就在一年前,父亲经营的生意失败;加上一场忽如其来的大火烧光了父亲所有的希望。屡受打击的父亲,从此一病不起;不久前的一个夜里,他不舍地紧紧握着大成的手,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母亲在变卖了家产,还清了债务后;毅然带着年仅十四岁的大成,背井离乡前来投靠她唯一的兄长。
终于,看到了舅舅家高大的屋檐,和房前那棵古老粗壮的梧桐树。树下站立着的正是舅舅和表姐施偌。
大成轻吁一口气,很是兴奋。而母亲却是一种近乡情更怯的心情,抬眼望去,已是泪眼朦胧。
匆匆迎上来的舅舅也是潸然泪下,表姐小偌更是泣不成声。
待收拾好行李,入得厅来;见到舅母。见过礼后,姑嫂二人又是一番抱头痛哭。只惹得大成和小偌也跟着悄然落泪。
“好了,好了!都不要伤心了。到家就好;还是先让他娘俩梳洗一番,用过餐后,早些休息吧!一路风尘,太辛苦了。”舅舅见状,连忙劝道。
天慢慢的冷了,大成和母亲已经来到舅舅家两三个月了。舅舅和表姐还是一如既往地关照着孤儿寡母,只是舅母的脸色*就好像是立秋后的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凉了。
眼看就要到春节了。这一日,舅舅来到大成所居的后院,向施氏和大成道别;原来他要前往苏州,年关将至,苏州的丝绸生意是离不开他的。临行时,舅舅抚摸着大成的头对施氏言道:“哥此一去,年末必归,妹妹保重,你嫂嫂赵氏心胸狭窄,口齿伶俐;说什么,妹妹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只管等哥哥回来,再做计议。下人们干的活,你们不要去碰,万一伤到手脚,实在不好交代。”
望着舅舅略带忧色*充满怜爱的眼睛,大成满脸坚强;“舅舅放心,我会照顾好母亲;舅母和姐姐对我们也还是很照应的。此去苏州,一路舟车劳顿;舅舅保重。”
舅舅见到大成如此懂事,不由地长舒一声,转身离去;望着舅舅高大的背影渐渐远去,王大成若有所思。
舅舅离家后;大成只是每日在屋里读书写字;闲时会和母亲一起,去和舅舅家的雇工们去干些杂活。
一天,表姐小偌来到后院;见到大成正和母亲一起在给厨房劈柴;不由心酸地嗔道:“姑母,弟弟;是谁叫你们干这些粗活的。父亲走时,一在嘱咐,让你们不干这些下人们的笨事。一不留神,伤了身子,如何是好?”
言语之中,关切之情殷殷于表。
“他们不干活,厨房烧啥,他们吃啥,就是喂只猫啊狗啊的,也该拿拿耗子看看门啊!”小偌的话被堂屋里传来的舅母赵氏的高声打断。“家有金山银山,也会坐吃山空;再说了,我们施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哪养得起闲人哦!”
“妈妈,你这是说的啥话,姑母和表弟咋是闲人呢,你将他们比做猫狗,你,你,你真是太过份了!”小偌听到母亲如此不讲道理,不由已是梨花带雨了。
“咦,你这丫头,把你养大,到有本事了,敢跟老娘回嘴了!要知道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你懂个啥?也不知道我们施家得罪了哪路神仙,居然会有这么一门子亲戚。”赵氏穿着大红的缎子,走到堂屋后门;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小偌指桑骂槐说道。
“你,你真过分;父亲回来,我当请他评论!”小偌悲愤地转身进了大成的小屋。
“育育育,不得了啊!拿你老子来压人了!难道我怕了他不成,要不是我娘家兄弟照顾着他;哪挣到这分偌大的基业。也用不起这帮闲人来做帮工的。”赵氏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显然已是恼羞成怒了。
施氏见状连声说道:“嫂嫂莫恼,你身子娇贵;不要和小偌一般见识;我们在此,已是增添许多不便,帮做些家务,也是应当。”
“哼,看看你姑母;才是知书达理的女人。那像你,不成器的东西。到敢给我使性*子呢!”赵氏转身回屋,随手“乒”地一声,用力关起了后门。
看着母亲欲哭无泪的样子,王大成心如刀绞。
眼看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大年了!天-阴-沉沉的,铅云密布;午后,北风呼啸着夹杂着雪花;纷纷扬扬的,一会儿,地上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村子里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忙着蒸馒头,办年货了;舅舅说会赶回来送灶的。
每天傍晚,大成和小偌都会在大门外,那棵落光叶子的大树下眺望。
雪地的远方慢慢行过来两个人,小偌兴奋地跳起来;“看,一定是爹爹回来了!”大成也很激动;因为他有个梦要对舅舅说。过了年,他就十五岁了,已到弱冠之年!他想,和舅舅一起去苏州学做丝绸生意。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再去求学赶考了。他要照顾自己的母亲,他要在江南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他不愿意总是看到母亲在舅母面前小心翼翼的样子。
可是,他想起来,舅舅走时带了两个助手;也就是说应当是三人回家,而不是两个啊!
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面前!
正是和舅舅一起去的俩人。年轻的叫赵三,岁数大点的,满脸胡子的是舅舅家的管家,也是舅舅的远方兄弟!名字叫施恩。
“见过小姐和表少爷。”俩人一起举手抱拳为礼。“叔叔有礼!不要客气,我爹爹咋没回家?”小偌一边和大成一起还礼,一边焦急地询问。
“进屋再说吧,先见过两位夫人再做禀告。”施恩好象有啥难言之隐。
细心的大成却发现,赵三和施恩的臂上都戴着黑绸;这是亲人去世的标志。他心中隐隐约约地感到一丝不安。
果然,俩人在见过赵氏后,说出了详情。
原来,在回家途中,他们的船途经常州府附近时,遇到了水匪;水匪凿漏了他们的大船,在和水匪搏斗中,为了救船上的老船家,舅舅不幸受伤跌入江中。待官兵赶到时,水匪一哄而散,匆忙中把舅舅打捞上来时,他已经一命呜呼了。
于是,整个施家如同天塌。一片悲呛之声,直哭得是天昏地暗。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抱狗的女人
下一篇:人鬼一夜情难忘
相关专辑:春天中秋节夏天国庆节初恋世界幸福失恋忧伤月亮暗恋端午节母爱写作心得父爱秋天暑假青春必读六一儿童节元宵节名家写景美文自由之声离别世博会新年毕业语文教学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触摸城市与感受乡村——2008·浙江高
2008年高考作文江苏卷作文试题
被“常识”害死的二傻【2009·广东卷
2011高考零分作文·期待成长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一蓑烟草任
北京高考零分作文 《北京的符号》
2008年高考作文全国卷Ⅱ满分佳作:变
我喜欢国庆节作文300字
关于国庆的作文2019
2008年高考作文重庆卷失误分析:在自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散文
第一场春雨
关于国庆的散文
09上海高考零分作文《不敢“创新”的创
国庆节的庆祝活动散文
2008年高考作文四川卷作文试题
绿叶对根的情意——2009·浙江高考零
2008年浙江省高考满分作文《感受乡村
熟悉——2009四川高考零分作文【熟悉
夏雨作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