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

散文 | 专题 / 作者: / 时间:2010-05-26 22:03:08 / 48℃

爱是什么?

我总是会望着夜里的天空这样问。

天上的那些星星总归是要坠落的,月亮却总是那么挂着。蔓延着的春天,夏天,秋天,一直到冬天。有些感觉总是纠结着整个世界,没日没夜的。

从一个黑暗的地方渗出泪来,一滴,两滴,三滴。

月光照在身上,像是一根根尖利的刺。

我天生就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这点绝对遗传。

我叫蓝倩。我喜欢这个名字,这是妈妈给我起的。她说她希望我可以像童话里的公主那样,幸福的生活一辈子。
我也很喜欢依偎在妈妈的怀里,那种感觉就像在芭比公主的花朵房间里,很温馨也很舒服。

可是我恨我的爸爸。我讨厌他,即使有的时候我会想起,其实他还是爱我的。但我真的讨厌他,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从我记事起,爸爸就很忙。他总是忙着处理很多生意上的事情,然后喝的醉醺醺,回到家就发酒疯。爸爸的脾气很不好,经常摔东西。

大大空空的房子里,却就那样的,经常被切割成几块,留下满地的玻璃渣,像是一个个的钻石,闪着成千上万的光芒。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爸爸把家里摔的一片狼藉,妈妈一个人在一边哭。爸爸用很大的声音冲着妈妈喊,你他妈的再哭我就砸死你!说着手里还拿了一个玻璃杯。我吓得光着脚跑到邻居家给奶奶打电话,说爸爸打妈妈。邻居家的叔叔到家里劝架,阿姨就抱着我,把我脚上的小玻璃渣弄干净,哄着我别哭,然后要我在她家的床上睡觉,叫我先别回家,她去我家看看。
我躺在那张陌生的床上,居然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站在花海里,我跑过去妈妈抱住我,我问妈妈,我们离开爸爸好不好,我讨厌爸爸。妈妈就笑着说,孩子,我们不能离开爸爸。爸爸爱我们,有一天你会懂的。然后我就问为什么。

然后我就醒了。

梦里的妈妈没有回答我。

风从背后吹来,在耳边刮得忽忽地响。沿着耳神经传到大脑,然后又到达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一直以来,我都很叛逆。

这是我的高中班主任告诉我的。

在高一的第一次考试后,他在英语早自习的时候把我叫到教室门口的走廊里。我还听见教室里的英语声很高。有几个高二的女生路过,然后还扭回头来看我。

"蓝倩,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看那些学生看你的目光,你难道就不别扭吗?"

我轻蔑的笑了一下。鬼知道,我为什么要别扭。

"看你手上还有指头上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建议这些首饰最好不要带到学校来。还有你的头发,一个高一的学生,头发烫成这样,还像个学生吗?学校是没有规定要穿校服,可你的衣服我实在是不能接受。还有不要在学校里化妆。你的成绩我也不想多说。你可以选择不让我管你,可是也请你不要给我惹麻烦。蓝倩,我知道你很叛逆,可我还是希望,我的建议你多少听进去几句。"

然后叹了一声气,他就要我回去。

我转身踏进了教室。英语老师站在讲台上,瞅了我一眼。

因为我进教室从来都不会喊报告。

坐到座位上以后,我还是在想老班说的话。想来想去,像是些废话。什么"建议",都是些狗屁规定。我为什么要听呢?然后得意的哼了一声。

但后来,英语老师似乎对我忍无可忍了。

原因是又一次上英语课,我坐在她眼皮底下睡觉,又被她叫起来回答问题。我说不会。她就红着眼睛喊我"不会?我看是根本就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吧!蓝倩,我忍你很长时间了,请你不要太过分!"

我莫名其妙,又不是没有睡过,干嘛这次发这么大火。更何况我昨天晚上玩炫舞玩到今天凌晨三点多,鬼才能不瞌睡。

然后她叫我去教室门外站着清醒清醒,说不想看见我。于是我很听话的拿着干净的英语课本走出教室,顺便把门带上。反正就算我不关,她也会叫别的同学把门关上的,她说不想看见我嘛。我看了她一眼,她扭曲的表情好好玩。哈,好像真的被气到了。活该,要你管我。

教室外偶尔会走过陌生的人。走过。再扭回头来。

再扭回去。

楼道外的树叶在陽光下,被风吹的响,有的落下来,打一个转,飘到地上。一片,两片。

哗啦啦。

哗啦啦。

我站了大概三分钟,觉得好无聊。我把英语书丢在教室门口,往宿舍走。可惜宿舍不让进,我就又绕到操场。

操场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我坐到台阶上,掏出手机,放了一首歌。是仙剑奇侠传的主题曲偏爱。把昨天都作废现在你在我眼前我想爱请给我机会如果我错了也承担认定你就是答案我不怕谁嘲笑我极端相信自己的直觉顽固的仍不喊累爱上你我不撤退我说过我不闪躲我非要这么做讲不听也偏要爱要努力爱让你明白……

听着听着,我就想起了高二的那个男生,应该是叫韩至。第一次见他就是在操场,是在运动会的时候,高二男子三千米比赛,他摔了一跤,在第一圈的时候,是被别人撞的。好像伤的不轻。而且他坚持着跑完了,还得了第三名,整个跑道上他都一直在用左手托着右胳膊。我听见一堆人跟着在喊加油,而且有好多女生都哭着,"韩至,加油!……"

一堆花痴。

摔了一跤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至于吗?有那么催人泪下?无聊。韩至,呵,什么破名字,干脆叫寒至算了。

可是后来,就至于了。听说右胳膊骨折,相当严重,去北京做手术,过了好长时间才回来正常上课。

我没有骨折过,但我知道疼,肯定会很疼。

我听见从教学楼那边传过来的下课铃声,本来不想上课了,在操场一个人好舒服。可后来想起今天早上老班刚训过我,决定还是回去吧,大不了被骂一顿。

如果惹了老班,他又该唠叨了,万一我受不了昏过去怎么办?哈哈。

我起身往教室走。

快走到教室的时候,看见教室门口乱哄哄的。

果然是我的英语书。只可惜很新的一本书已经完全面目全非,真佩服老英,居然可以把书撕得那么破。

夏蝶跑到我旁边,急着脸问我去哪了。"蓝倩,担心死你了,英语老师看见你的书扔在外面,人又不在,气的把书给你撕了,怎么办啊,我一节课都没有上好呢,"

看着夏蝶,我笑了,是发自内心的。夏蝶是我的同桌,也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标准的优等生,全班前三的好成绩,清澈的眼睛,乌黑的头发扎在后面,是个相当听话的好孩子。看着她替我着急,心里真的好暖和。

唯一的朋友,听起来会不会有些可悲呢?可是我不在乎,因为我早已经习惯了。女生中我没有别的什么朋友,这不能怨谁,也从来不是因为什么。我天生就这样。除了夏蝶,我看所有别的女生都不顺眼,哪怕是第一次见面。我就是讨厌,就是看不顺眼,那种敌意是与生俱来的,我并不想改,当然也就不会改。我不习惯装,所以我对别人说话一向都很不客气。当然,没有那个女生敢惹我。因为似乎全年级都知道在117班有个不好惹的女混混叫蓝倩,家里超富裕,长的很漂亮,而且天不怕地不怕。

"没有关系的,"我看着夏蝶的眼睛告诉她,"大不了再去买一本就好了,没事的,再说我被老师批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呵呵。"

她立马笑了。笑得很灿烂,好像之前是她被批,后来又没事了一样。

心里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流出一股暖暖的感觉,像是火山喷涌后的岩浆,把每一个细胞都灼烧的发疼,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真的没有关系吗?这我就放心了。呵呵。"

我看着她傻笑,竟然说了声谢谢。

"蓝倩,我们可是好朋友呢,说什么谢谢啊,对吧?"

对吗?我可以做她的好朋友吗?我配吗?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害她。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和一个那么听话的孩子在一起呢?我只会把她带坏,而且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

后来我和英语老师之间的矛盾似乎很容易就解决了。

老班让我写一份检查交给英语老师,理由是如果我不想每节课都被英语老师罚站,不想惹妈妈生气的话。

当然,我不想和自己过不去,所以我在网上查了一篇类似检查的文章,用A4纸打印了三页,然后交给了老英。她站起来在办公室当着n多老师的面把我狠狠的教育了一顿,还扯到了邓亚萍同志,我基本上是在听故事。

我歪着嘴。

办公室的窗外有一棵法国梧桐,遮住了密密的陽光。

妈妈的脸。

脸上的笑容。

笑容里的疼爱。

疼爱里的。

很多回忆。

算了,少惹妈妈生气。为了妈妈,听废话。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教室里基本上没有几个人了,大家都奔向食堂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晚自习了,我看见桌子上有张纸条:

蓝倩

我等了你好长时间都没回来,我去帮你买吃的了,一会就回来。

小蝴蝶真的是个好孩子呢。

她真的很关心我。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记得有一次我感冒了,全身发冷,很难受,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连晚饭都没吃。晚自习的时候他发现我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就问我怎么了。

"感冒,冷,饿。"

"你没有吃饭吗?这怎么行呢,病了才更要吃东西啊,我去办你买。"她像个生气的小孩子嘟着嘴。

"现在去你敢吗?"

那个时候我们成为同桌刚刚三天,我都没有和她主动说过话。我一向的敌意又犯了。我甚至想捉弄她一下,这个听话的好孩子会上课溜出去帮我买吃的?

我斜着头看她,她想了想,和班长告了假就出去了。

后来她就带着一包藏在衣服里的3+2饼干回来了。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接过饼干打开就吃。

"小蝴蝶,你看,我吃了哦。"

"蓝倩,可现在上课哎,"她惊讶的看着我把饼干放到嘴里。

"我们夏蝶都不怕,我怕什么呢?"

我吃饼干的声音惹来了全班同学的目光。但说真的,我根本吃不出任何味道。包装上写的是巧克力味,可我感冒了。从小到大只要一感冒,我的味觉基本上就会失灵。

我扭过头来仔细看眼前的这个女生,她有一双漂亮而透明的大眼睛,真的像个孩子呢。我第一次发现,小蝴蝶挺漂亮的。

从那次以后我就经常叫她小蝴蝶。有的时候也叫她夏蝶。而且她每次都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像看着我似的。可我经常胃疼,所以有时候根本就吃不下。

放下纸条,我出去找小蝴蝶。

天色*已经暗下来,灰灰的,人来人往的校园让我讨厌。我绕过大路,往花廊那边走。

然后有人拦住了我。

是韩至。

"你是蓝倩?"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上衣和同样不会被老班所接受的那种牛仔裤。黑暗中第一次这么近地去看他的脸,他的脸真的很好看,就像漫画里的男主角。

"找我有事?"

我很奇怪女生口中传说中的大英雄加大帅哥韩至同学怎么回来找一个比他低一届的女混混呢?

"听说你的英语书被撕了。"

"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我讨厌他那种自以为是的口吻。

他把一本书叫到我手里,我看了是本包着蓝色*书皮的英语书。

"我知道你喜欢蓝色*。"

天哪,他给我买了本新的英语书。

"我不要!"

"你必须要!"

又是那种自以为是的口吻。

我把书塞到他手里,大声喊,"我,不,要!"

但后来那本书还是成了我的。

他把书塞到我手里后就走了,消失在花廊的那一边。

空间被划分为两个世界。

世界的那边站着他。

这边,是他的拉长的影子。

心跳的频率已经分不清楚了。在一个叫做肺泡的地方,有两种气体被卡住。

可实际上,我已经有新的英语书了。是妈妈给我买的,就在我的书被毁的第二天。

她来看我了,还买了很多我喜欢的零食。她打了我的手机,但我没接,然后她就在宿舍门口等我。

她靠在墙上,手里装得满满的袋子把手上勒出两道红红的印。

像是刀,割在我手上。

"妈,你来干什么?"我打开宿舍门,进去。

她跟着进来,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过来抱了抱我。

宿舍里好像开出了无数的彩色*的花,舒展着粗大的藤蔓,把我紧紧的包裹起来。

有些说不清的香味,弥漫在我的周围。

像是回到了某年的梦里。

梦里的妈妈对我笑。

"好孩子,照顾好自己。"

没有任何改变的语气,夹杂着疼爱,怜爱,各种各样的爱,还有一些隐隐的痛。

我看见她的面孔,依旧那么美,还是像我小时候那样,一点也不像一个这么大孩子的妈妈。她脱下那件漂亮的白色*大衣,开始替我收拾房间。

我的宿舍真的乱的可以。我不喜欢叠被子,懒。有的时候我会睡到老班给我打电话才从床上爬起来去教室。我买了很多娃娃,都摆在床上,有的还放在上铺的床上。睡觉的时候我喜欢搂着一个大大的兔娃娃。

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所以妈妈花了双倍的钱,买了两个床位,所以这间宿舍就单属于我蓝倩一个人了。我把这间宿舍装扮得很不像样。这间宿舍不大,但有一个小陽台。有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在陽台上看星星,发呆。

学校经常会检查宿舍,然后老班就会把我叫出去问我宿舍为什么又被记差了。我就冲他喊,"看不惯你怎么不去收拾!"

然后他就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我的桌上有台笔记本电脑,是白色*的。那是妈妈送给我的。她说在学校可以偶尔上网放松,但不要经常玩。

听起来会不会有点不可思议呢?但妈妈真的很宠我。我任性*的要求她从来都不烦,她甚至可以容忍我倒着数的成绩而花很多钱让我上全市最优秀的中学,并且在我的书被撕掉的第二天就给我买新的课本。

我知道,这些年我给妈妈惹了不少麻烦。

晚上回到宿舍,我会打开那盏有着淡淡灯光的台灯。我不需要亮亮的日光灯,因为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在宿舍里拼命看书,我会打开电脑,上网,然后到天快亮的时候睡觉,然后迟到。

我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感应器会时不时地亮,我经常用发短信或看电子书在教室里消磨时间,所以离开手机和网络,我是无法生存的。

消磨时间,不正是我所擅长的吗。

上初中的时候我曾经喜欢上了一款游戏叫魔法门,可惜后来因为有一张地图一直找不到,然后就不玩了。也可能是我太笨了吧。我买了很多廉价的游戏碟疯玩。

上高中后又迷上了qq炫舞,说白了就是花钱玩的,花钱买衣服,买徽章。我买了很漂亮的粉色*徽章,花了一百多。

有时候,我会聊天,就用qq聊。我不喜欢去聊天室。偶尔会有陌生人在我玩炫舞的时候发抖动窗口或者是视屏,害我输掉。

当然,要不要搭理陌生人要取决于我的心情

心情好的时候我会客气的告诉他我在玩炫舞,别吵。

心情差的时候我就会骂人,"你他妈的再吵我就把你移到黑名单!"

不过真的会有脸皮厚的人一直发视屏,真是厚脸皮不用交税。

我会告诉他们空间里有照片,去空间看。

我的空间很漂亮,因为我有黄钻,lv6。我的qq号很花钱的,绿钻,红钻,会员,还有炫舞的紫钻,一个月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妈妈每月会给够我生活费和零花钱,所以我会在周末的时候给自己买几件喜欢的衣服,逛饰品店,顺便买些q币卡。

剩下的钱我会攒起来。我看中一款三千多的手机,新款,蓝色*的,很漂亮。我又不想和妈妈开口,所以决定自己买。

我喜欢去学校附近的那家避风塘买蓝莓味的奶茶来喝。我经常喝蓝莓味的,偶尔会买香草或者巧克力味的。不像夏蝶,只喝柠檬味的。有一次她给我买了柠檬味的,差点把我喝吐了,我一直都想不通他她什么会喜欢柠檬味的。

我喜欢在周六的晚上去一家叫做飞派的理发店收拾头发,打的去,然后打的回来。

我还喜欢坐在学校附近那家冰激凌店里吃冰激凌。但是我一向都很瘦,也许是因为过度挑食的原因吧。记得有老师和我说过"蓝倩,你看你这么轻,好像风一刮就会被吹走似的。"我一直觉得这个形容很好玩,好像长得瘦也有罪似的。

月光下的银幕,似乎还有远处的萤火虫,在一闪一闪,带着绿色*的微弱的光。

一眨眼,却只有孤独的月光还在。

是幻境吗?

月光下,心很凉。

可是没有人会知道,我的心有多寂寞。

做一个坏孩子,真的比做一个好孩子要难很多。

没办法。其实大多数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就像我天生注定是无法成为一个像夏蝶一样的好孩子的。老天这样安排,所以我不抱怨。

在很多人眼里我似乎不需要抱怨什么。

可是这一切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或许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傲的寂寞。不仅寂寞,而且痛苦,心里空的发疼。

所以我把小蝴蝶当成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一个学期很快就这样结束了。

我给小蝴蝶打了几次电话,可都没人接,估计回老家过年了。

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我装着样上网查高考满分作文,一边玩炫舞,玩的天翻地覆。然后偶然看见了一篇作文,叫清渠如许。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生活,本如一渠流水,清清的,淡淡的。不要壮阔起伏的波澜,那样会使人疲于奔命;不要五彩斑斓的颜色*,那样只是给人以海市蜃楼般的虚幻。"

好经典。我呢?好像已经在这种海市蜃楼般的虚幻里生活了太久,一直在欺骗着自己,想要努力回避着什么,却又无能为力,然后累得要死要活。算了,是我自己活该,自以为自己很坚强,却一直在掩饰着伤口,装着很坚强的样子。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我又得到了什么呢?我想起一次爸爸喝多了,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要我站到门外,说不想看见我。很奇怪,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希望看见我。我吓得哭了,是不是很没有出息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很害怕,真的,止不住的眼泪把我的恐惧感表达的淋漓尽致,哭到自己几乎要断气的时候,我就在爸爸一声高过一声的呵斥声中,拖着拖鞋穿着睡衣走出门外,然后把门狠狠地关上。我靠着墙蹲在漆黑的楼道里,把头埋在胳膊里,哭的很大声,哭到没有意识的状态。然后声控灯忽然亮了,妈妈走出来,我没有抬头,妈妈也没有和我说话,而是把一袋子垃圾扔掉然后回来,然后就进家里了。妈妈没有把门关上,而是虚掩着,从门里透出窄窄的一道光束,在黑暗的楼道里显得微不足道,我知道妈妈在给我留着一扇门,或许等爸爸闹够了,睡了,我就可以一个人从这条透着光缝的门里进去。

哭累了,我就不哭了,我用睡衣把脸上的泪擦掉,发现睡衣早就湿了一大片,然后抱着膝盖坐到了地上,地上很冰凉。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哭,我也不应该哭,并且以后也不许再流一滴眼泪,无论是因为什么。然后我靠着墙把头抬起来,看见了楼道里窗外远处的红色*霓虹灯,是在一座楼的最上面。我家在顶层,所以可以看到很远。在纸醉金迷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在忙着写什么,而我呢?坐在冰冷的地上,靠着冰冷的墙壁,看着冰冷的月光从窗外射进来。我开始怪妈妈为什么要开着门呢?如果关上,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在这个很舒服的地方呆着,静静地一个人,什么也不用想。门里是个可怕的世界,我不要进去,我喜欢外面的这种感觉。我感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平静,心如止水。反正在这片漆黑锁着的世界之外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那一刻对我真的已经都无所谓了。

这样冗长的假期对我而言,是一种折磨,无休止的折磨,从每天中午我睁开眼睛开始,一直到我的梦里,纠缠不清。

我还是会到公园里的那个滑冰场去滑冰,原因很简单,全市只有那一家滑冰场是露天的,没有黑暗,没有闪闪的灯光,而是太陽光。那里的音乐很大声,很吵,不过节奏很快,有些是劲舞团里的,我以前玩劲舞的时候就很喜欢听这种类型的音乐,经常睡觉都戴着耳机。说也奇怪,在失眠的时候听这种很吵的音乐,却能让我很快地睡着。睡醒之后会头疼。

大年初二,我和表哥一起去玩。表哥也在一中上学,比我只大一岁,叫张凌。他有着一张非主流的脸,常常成为滑冰场里的焦点。就是他教会我滑冰的,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很小的时候我们曾经在姥姥家的同一张床上睡觉,抢姥姥家的唯一一个秋千,然后经常吵得不可开交。但从小到大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死党。我以前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去他家,他会把卧室让给我,一个人睡书房,直到妈妈来接我。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头发留的很长,还有男生那种很帅的斜刘海。当然,他也是花钱才进一中的。但他专长计算机专业,不像我,专长网游和消磨时间。

阿姨不管他在学校的功课,并说计算机专业是有前途的。

就是这样。

记得小时候在姥姥家有大人逗我,问倩倩以后要和谁在一起呢?

我想都没想就很有志气地告诉他们长大以后我要嫁给凌凌哥!

大人们乐得不可开交。

呵呵,现在想想自己那个时候真的是没有大脑。

没有大脑,却快乐着。

我从小就喜欢缠着凌。缠他叫我滑冰,缠他给我买冰激凌,缠他带我去玩。而他则喜欢叫我蓝蓝。我喜欢他这么叫我,也只有他才叫我蓝蓝,并且是在所有人都叫我倩倩的同时。

大年初二的这一天,我求他带我出去玩,然后就约在公园附近的一家网吧,网吧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sky",晚上的时候三个红色*的字母就闪着光挂在网吧门口。公园这一代平时都很繁华,有网吧,酒吧,俱乐部,饭店,应有尽有。我很开心的早早出门,散着步子进了sky等他来找我。

冬日的街道真的很冷清,尤其是在正月。

淡淡的冷的发白的太陽光,在街道上卷起一股股的寒流。

惨白的云,漫无目的地到处晃。

眯起眼睛去看,云却又静止了。

就好像在躲着自己。

当我来到网吧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

该死的,又是韩至。

他穿了一件灰色*的大衣,出现在我面前。我曾经想过要说声谢谢给他,因为他的那本英语书,可后来又觉得是他非要给我,所以就想没有再找他的必要。

可是他总是这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是你?"我一脸的不高兴。

"蓝倩,我有话要对你说!你跟我来。"说着他就把我往外扯。

我讨厌的甩开他,"你干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更何况我在等凌。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凌为我着急,无论如何。

"那好,明天上午九点,我在这等你。我的手机号写在那本英语书的第一页。"

看他做出退让,我搪塞的回答等我回去再想想吧。

他没有纠缠,而是痛痛快快的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一刹那微微僵住。

后来凌就来了,还送了我一块手表,表带上镶着很多水钻,一闪一闪的。他把我的袖子捋起来,帮我带上,很合适,表带一点也不松。因为我很瘦,所以平常买手表都需要把表带去掉一截。可他给我的正好。他握着我的胳膊,说戴在蓝蓝手上更好看了。

然后我就哭了,但我忍住了,没有让他看见。

他只是我的哥哥,别的什么都不是,也不能是。

那一天我们肩并肩地走在街上,绕了好远好远,后来又下起了雪。雪花就搀着灰蒙蒙的天色*飘落,然后把空气染成雪的味道,有点灰尘的味道,却很清凉。我看见雪花落在他的斜刘海上,落在他的黑棉衣的帽子上。我吵着要他陪我玩到晚上十点,可他笑着叫我任性*。然后在天刚黑的时候把我送回了家。冬天的天是黑得很早的,回到家也才不过七点多。

晚上,妈妈煮了从超市买来的水饺,我讨厌。

躺在床上,我开始考虑明天要不要去网吧见韩至。我想起他说他的手机号写在那本英语书里,不过那本书放在宿舍,我从来没有看过一眼。

其实从心里来讲,我并不是那么讨厌他,至少他帅的无法挑剔,至少他替我买英语书。也许是因为凌,我一直都很排斥别的男生。我曾经把匿名情书撕得粉碎,曾把男生送给我的礼物连拆都没拆开就扔进垃圾桶。

可韩至不同。我始终没有办法去选择接受他或者是拒绝他,所以选择逃避。而凌呢,他至始至终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爱缠人的小妹妹,仅此而已。

所以最终我决定,去。我早已做好了和他大骂一架的准备,尽管我知道他不会。

清晨的时候,我就醒了,看表才只有六点多。

我登陆炫舞,然后找到一间可靠的平刷房间,把号挂在那,然后就开始聊天。凌帮我下载了外挂,一个月二十块。我到qq里找人聊天。然后看到了妹妹"为爱而生"。

她是我炫舞里的妹妹,为爱而生是她在炫舞里的昵称。在我们还不认识的时候她就问我可不可以做她姐姐,并且要我送她花。然后我就把我有的花都送给了她。然后每次只要他在线,我一登炫舞首先看到的就是她用私聊叫我的姐,红色*的字体。然后我就赶紧"恩恩!"的回答她,再去找她玩。

她的qq头像永远都不亮,我问她为什么总是隐身,她说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在线。

妹妹是个任性*的孩子。在炫舞里的我有三个很亲很亲的姐姐,还有好多哥哥,但也只有几个经常在一起玩的。所以对于这唯一一个比我小的妹妹,我总是有种爱怜的感情在里面。虽然我没有看过她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孩子,有着怎样的经历,但我总觉得她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有点像以前的我呢。

在炫舞里,我是有很高级别,有漂亮衣服,还有商城里最昂贵的永久徽章的炫舞狂人,是个很乖的孩子,我的昵称叫死阿星。哥哥姐姐们喜欢叫我星儿或者是阿星,听起来很亲切。唯一一次和别人在炫舞里骂,是团队模式,我输了,气的我要命。于是我叫很厉害的糖糖姐来帮我,又叫来了好多级别很高的人来帮我骂架。我的级别是用买的,所以我玩炫舞没有哥哥姐姐们那么厉害,所以挂到树上观看,看姐姐们把那边赢得片甲不留。我在树上得意地和对方开骂,告诉他们本小姐不好惹,哥哥姐姐们就发了很多笑脸,说我真是个小孩子呢。

他们真的对我很好,在我跳任务的时候会一直陪我,哪怕是到凌晨三点。

有一次我和粉姐姐聊,她问我吃饭没,我说在吃泡面。她就告诉我加个鸡蛋,营养会好一点,还要我少吃泡面。我嘻嘻哈哈的说有网友还告诉我吃泡面会吃胖的,姐姐就很正经的告诉我,不光是吃胖的问题,关键是对健康不好,说我应该照顾好自己,不能让姐姐担心。然后我就哭了。即使是我的爸爸妈妈,都不会像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在游戏里认识的姐姐这样,去关心我的生活,去爱我。

我把他们的qq加在一栏,名字就叫"家人。"

有的时候,尽管是你没有见过而且也许永远也不会见到的人,却比一些每天都见着的人,要清晰。

他们给你暖暖的爱,暖暖的关心。

哪怕只是一种伪装。

"姐,"

妹妹在炫舞里叫我了。

我到qq里找到他的头像,回答"在,"

"恩,姐姐在哪?"

"生如夏花炫舞天地2-13号房。"

"哦,我也去!"

"恩。"

"(*^__^*)嘻嘻……"

"陪姐姐聊会?"

"姐怎么了,不开心吗?"

"没,姐姐一会要去见个人。"

"什么样的人啊,"

"说不清楚。"

"哦。姐姐要开心哦。"

"恩,姐要走了,电脑不关,就在那挂着,你先玩吧。"

"恩,姐,8"

"恩,8."

没吃早饭,我就提前去了sky,然后找了一台机开始玩寻仙。由于我平时根本就不玩寻仙,以至于没有什么装备,被欺负的够呛。

在我恼火的不知道要往哪里发泄的时候。

忽然听见有人喊我名字。

我扭过头来,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在我的脸上。

是个女生,染着红色*的头发,画着很浓的妆,像个妖怪。

"要你抢我的韩至!"她瞪着眼睛骂我。

我彻底无语。

抢?我抢走了她的韩至?真是天大的笑话。我站起来,用我的白色*长靴狠狠地踹了她一脚。

"我告诉你,我蓝倩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轮到你来教训我,少在我面前犯贱,敢在我面前耍横,你他妈的真是活够了!他不喜欢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没有敢再说什么,而是坐到地上埋头开始哭,眼泪一道一道的从她脸上流下来,把她脸上的妆毁的够呛。我看见她的寂寞。我本以为她会和我大骂一架,可我没有想到她会哭,哭的我心里发虚。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强的女生有点可怜,因为他的内心其实和我一样脆弱。她的眼泪是真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是装不出来的。

那天我并没有见到韩至,而是在等到他之前离开了。

我就一直呆在家里,呆了好几天,就是不想出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什么或是在躲什么,真的说不清,就是心里乱哄哄的。晚上的时候,忽然很想去外面待会儿,然后妈妈叫我去公园散步,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我累了,不想出去。然后就一个人躺在床上,紧紧的搂着我的兔子,一直到她走了以后,我才从床上起来。

我把台灯打开,一个人听歌,边听边唱,唱的很大声。

一个人在台灯的灯光下,心也是寂寞的。会难过,会期盼黑夜,怀念曾经蹲在门外的那个时候。受不了内心的挣扎,我干脆去外面转一圈。看着楼道里墙上拉长的影子,忽然很安心。外面是个漆黑的世界,只有路灯淡淡的黄|色*灯光,一点也不刺眼,我喜欢这样宁静的夜。碰见妈妈问我去哪,我就说去买冰激凌,然后朝着商店走去。一路上有很多人,而我一个人听着拖鞋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响声,放肆的享受夜晚凉凉的风吹过。

然后买了冰激凌回家。

妈妈说我大冬天吃什么冰激凌,我就不理她,一个人只顾着吃。

就是这样。因为心很寂寞,却偏偏又害怕寂寞。害怕那种放肆的感觉。高傲是演给别人看的,而自己,只有冷冷的寂寞。那种说不清是装出来的还是与生俱来的放肆我一直都带着,甚至有些目中无人。或许有的时候我会有点过分。可我就是这样。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自在。我讨厌和不熟的人说话,因为有的时候不屑于。在家无聊,我就找出很多以前买的字帖,一页一页地印着写。但我的字体是改不了的。我的字写得不好看,很潦草,很小也很瘦,但是我喜欢。

说真的,这个城市对我没有什么意义。繁华落尽,一切就都空了。

晚上又失眠。

很奇怪。每次当我拼命想睡着的时候,却越睡不着。然后又起来上网。

一上去,就看见妹妹叫我。她说姐姐这几天都没有上,想姐姐了。

我笑了。妹妹想我了。说实话,这几天我也想妹妹了,想她一声一声的叫我姐姐,还想哥哥姐姐叫我星儿,叫我好妹妹。我告诉她姐姐最近心情烦,没上,她就说这两天一直在等我上呢。说她在炫舞里买了新的衣服,要我去看。

然后我就去炫舞里看。

是很亮的淡蓝色*衣服,是她自己搭配的,还有透明的翅膀,以前我买过的一种。

手里还有一个棒棒糖。还有脚下的徽章,我认得,叫蝴蝶蜕变。

然后我就忽然想起了小蝴蝶。好长时间都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元宵节很快就到了。

小蝴蝶从老家回来了。我约了她出去玩,就去公园的那个滑冰场。因为是元宵节,所以公园的人特别的多,连滑冰场也很挤。又大多都是形形色*色*的混混。小蝴蝶第一次来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看得出来,她心里有些害怕。

我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想给她安全感。她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一个人。

是表哥。凌也来了,和他的朋友在一起。他显然没有看见我们俩。

"小蝴蝶,你喜欢那个人啊?"

"坏蓝倩,别胡说。"她的脸立刻变得红扑扑的。

"他是我表哥,就是我经常和你说的那个张凌。"

"啊——"

"啊什么,我带你去见他。"

然后我把她拉到凌的面前,让凌陪小蝴蝶玩,说我有事先走了。

我知道就算只是因为是我的朋友,凌也一定会答应我陪她的。更何况小蝴蝶根本就不适合来这种地方。

在离开的那一刹那不是没有哭,只是眼泪流在心里,默默的,没有人看见。

十几年来和我最亲的哥哥,还有我最最要好的小蝴蝶,会走到一起去吗?他们两个都是我爱的人,他们应该得到幸福。这样想,心也许就没哟哦那么痛了。

离开滑冰场,我一个人在公园里闲逛。人多的要命,惹得我全无心情。后山应该没有人,去那清净清净吧。

于是我一个人去了后山。

后山一向都很荒凉,没有什么人。偏僻的小路上还有积雪,覆盖着露出来的枯草。

快到山上的时候,竟然听见了声音。

我寻着地上凌乱的脚印,往那边走。

在一片空地上,我看见了那个在sky曾经说我抢走韩至的那个女生。她穿了一件红色*上衣,然后还有一群人,在围着一个人打。

是韩至!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我求她放过韩至,我问她你不是喜欢他吗,为什么要这样呢。

"停!"她朝着那些人喊,"蓝倩,得不到他我可以毁了他,今天会这样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狐狸精!你记着,是你害了他!"然后他们们就下山了。

我跑过去,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我的眼泪就那么流下来,我看见他头上渗出来的血把地上的雪染的鲜红。他闭着眼睛,只在斜刘海下露出长长的睫毛,浑身狼狈不堪。我用自己的围巾帮他擦脸上的血,然后喊着,希望他可以醒来。

而他,却始终没有知觉。

我一直喊,一直喊,直到连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我想起他的声音,他的背影,他-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些时候。

在那一刻,我真的希望他能够睁开眼睛,喊我一声蓝倩,然后扯着我走。那么我一定会跟他走,不管他要带我去哪。

而现在,我也许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那个女生说得对,是我,是我伤害了他。

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了。我听见风从耳边呼呼的刮过,然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深渊。

我还记得当时公园里放起了烟花,很长很长时间都一直在放,是在庆祝元宵节的到来。巨大的光束飞上天,然后在黑幕里绽放,开出无数的火花,然后又落下来,星星点点,就像一场盛大的流星雨,很美很美。

我就一直那样死死地抱着他。

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灯光,以及,白色*的心情。

再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我没有。

"妈,我——"

"你在医院,孩子,"她把我从床上扶起来,"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我忽然想起韩至的样子,然后就叫了出来。

"妈,韩至他现在怎么样了,他,"

"他住院了。"

妈妈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很平静。我知道妈妈不会怪我或者责备我。床边的桌子上插了一束百合花,从窗帘投过来的光打在洁白的花瓣上,很美很美。

空气里弥漫着医院里消毒液的令人恶心的气味。架子上点滴瓶里的透明液体还在不断的滴。

我把手背上的针头拔下来,要走。

妈妈吓了一跳,"今天开学,但我已经告过假了。"

她显然不知道,我只想去找韩至。

也许他正在医院里的某个地方挣扎,痛苦。

最后,妈妈答应送我去学校。

妈妈去办手续,我跑到登记处,问有没有一个叫韩至的人。

一个懒洋洋的女人抬起头来,"没有。"

像是一声巨响。

我回到病房,一个人坐在床上。这时的我,心里真的好空。我想起了韩至的眼睛,那个干净的大男生,他还好吗?他受伤了是因为我,他流了好多血,是因为我。而现在,他却不在医院。他在哪啊!

"倩倩!"

妈妈叫我了。我提着妈妈收拾好的东西,跟着妈妈出了病房。

踏出病房之前,回头看了一眼。

陽光透过已经拉开的蓝色*的百叶窗,满满的洒在病房里,却不怎么明亮。

走出病房,依然是更加恶心的消毒液的气味。

令人窒息的气氛。

【未完待续】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北回归线划破城市的脸(一)
下一篇:夏维维的爱
相关专辑:母爱元宵节幸福国庆节中秋节古典六一儿童节秋天语文教学暗恋世界忧伤写作心得名家写景美文必读七夕父爱暑假世博会清明节文学常识新年夏天自由之声离别大海失恋端午节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熟悉——2009四川高考零分作文【熟悉
2008年高考作文四川卷作文试题
国庆节的庆祝活动文章
08高考江西满分佳作:灭鼠联盟致人类的
关于国庆的散文
2007年高考作文安徽卷作文试题
国旗下的讲话稿:两颗种子 两种人生
05高考全国卷Ⅰ满分佳作:“爱心永驻”
初秋作文500字
1999—2008年全国各地高考作文题
国庆节的庆祝活动作文大全
2008年福建高考满分作文:人生三境
广东零分作文:老师,你有没有常识啊?
写一篇庆祝国庆的文章
北京零分作文:《北京的符号》之“北京房
我要找媳妇高考作文,2009年高考零分
国旗下讲话学生发言稿(为红领巾增添光彩
国庆假日计划文章500字
关于国庆的文章2019大全
2009年广西高考作文0分大荟萃: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