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书的故事

我和书的故事

我下了车,从低矮的人行道栏杆缺口处钻过,用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奔向书店。要知道,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宝贵的看书时间。

我推开泛黄的塑料门帘,装成买书者的样子故作镇定地走向那一排最新的杂志。管理人员用怀疑的眼光瞥了我一眼——这里的书可以只看不买,但杂志不行。我上前用目光扫了一遍架子上所有的杂志,很快锁定了那些登了最潮流的现代艺术的杂志。这期又有好多我没见过的,比如什么LudoviCa模块化灯具之类的文章。我凑近了看,在心里一一记下,准备回家就上电脑去搜索相关信息。为了骗过管理员,我故意拿了几本杂志塞到怀里,装作要买的样子,只等他一走,我就再把杂志悄无声息地塞回原位。

这家书店的“便衣警察”特别多,上次我就亲眼看见一位穿哈伦裤的大学生向一位可怜的看名著却不买的小女孩威胁什么“以后再看别来”“这本书要四十几块,卖不出去你赔”之类的话。虽然这家书店的墙上并没有贴规矩,但其实还是有“潜规则”的。比如你如果只看那些新的书,她们虽然不至于像口上说的那样把你逐出店门,但会不停地给你找茬,甚至横眉竖眼地对你。

我找了个颇为隐蔽的位置,选了一本《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坐下。像看这样大部头的书是极有可能会惨遭那位小女孩的噩运的。但我又拿了几本书捧着。像上面说的,这样,管理员便会认为你买书,而不会用那双觅食的鹰似的眼睛盯着你。

我是很喜欢欧·亨利的小说的,喜欢那富有戏剧性的结尾,喜欢那篇《带家具出租的房间》《警察与赞美诗》常常看着看着就沉醉其中。

但沉醉归沉醉,我还是要提防那些管理员捉你个出其不意。在这里看书就像在一座美丽又危险的丛林中散步,你可以欣赏到各种珍奇的植物,但也必须小心各种有毒生物的觊觎。

曾经有一次,我就栽过跟头。因为看得太入迷了,以至于没听见管理员朝着我走来的皮鞋声。结果管理员虽没骂,但我明白她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便知道不能看下去了,于是知趣地放下书,偷偷记下出版社,准备上亚马逊买。

当然,爱书的人一定也是惜书的,我每次看的时候都十分小心,生怕弄脏了手里的书。你问我为什么不去图书馆?是因为儿童图书馆的环境有点嘻杂,而且书不够“味儿”,所以我宁可在这虽然危险,但安静又有好书的地方“蹭”,在这里寻找我的精神世界。